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95章 唐新战争五
    “众臣。”

    黑齿常之遥望这员熟的不能再熟的新罗战将,左手勒住缰绳一拽,刀背一拍马屁股,率跟随在身后的三百余骑朝新罗中军杀去。

    身高七尺余的黑齿常之手持长柄大刀在新罗军阵之中纵马奔弛,手中的长柄大刀左右横劈竖砍,硬生生的在密集的新罗步卒中杀出一条血路直逼众臣而来。

    “将军,一员唐将冲咱们来了。”众臣身边的亲兵提醒道。

    “是百济的黑齿常之,没想他竟被唐人调到这来了。”众臣一眼认出,冷笑连连,“既然是老冤家,今日就在此与他决一生死。驾,随我去斩了黑齿小儿。”

    众臣一夹马腹,控马直朝迎面而来的黑齿常之奔去,所随兵马亦紧紧跟随。

    “杀!”黑齿常之大吼一声,挥刀与冲上来的众臣相战,两人身后的将士亦迎面冲撞在一起,各自挥着手中的兵器凶狠的与敌方撕杀,不断有人一招不甚被对方一刀斩中身躯落马而亡。

    黑齿常之双手持刀大喝一声,手中的刀从下往上朝众臣的身躯斜劈,诺是被劈中,众臣必将被开膛刨腹。

    众臣手中的长枪急忙横握往下一压,枪杆堪堪挡下劈来的刀锋,但其座骑的前肩瞬间划开一条五寸长的口子,吃痛的战马仰天长嘶,迈动四条腿狂奔而去。

    座骑受惊发狂突奔,双手握枪与黑齿常之大战的众臣大惊,后背暴露给一脸冷峻的黑齿常之。

    见此好时机,黑齿常之急忙回身一刀,意图一刀砍在众臣的后背,将其斩落。

    众臣慌而不乱,在黑齿常之长刀劈来之时,坐立的身躯突然前倾趴在马背上,手中的长枪则立即回刺。

    黑齿常之见没劈中,对方长枪亦回身而刺,腰身往左侧一歪,堪堪避过众臣的枪头。

    两人皆未能斩杀对方而气恼,连斩欺身而来的敌方将士再次策马冲杀在一起。你一刀我一枪,双方你来我往连斩数十回合,各自身被数创。

    此时,新罗先锋副将义官所率三千骑兵冲入战场,新罗军势复振。

    以在新罗军阵之中连续冲杀七八次的秦景倩见新罗骑兵加入战场,反冲几方骑兵,止住了濒临奔溃的新罗军侧翼。

    秦景倩大恨,持起马槊喝道:“众将士随某来。”

    手持马槊的秦景倩朝座骑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吃痛的战马迈开铁蹄在新罗军阵之中狂奔,其身后的九百余骑兵亦狠狠的将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紧随自家郞将纵马突击。

    早以被唐军骑兵冲的阵形散乱不堪的新罗军阵,面对打马而来声势震撼的唐骑兵,新罗步卒有的在军官的指挥下结成小阵准备对抗,但更多的士兵慌乱无序,胆小的惶恐不安向后溃退,胆大的持着手中兵器一脸坚定的迎敌。

    待秦景倩率众骑一冲而过时,无军官指挥结阵的新罗步卒被唐军槊刺刀砍死伤一片,即使结成阵形的新罗步卒易是被一冲而破,百人队能活下来的不过数人尔。

    新罗步卒在唐军铁蹄的蹂躏下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一个接一个被冲至的唐兵挥刀劈倒在地,侥幸躲过唐兵的刀、槊,亦被对方的战马踏在地上踩成了肉泥。

    负责攻击新罗军左翼的李文柏瞧见秦景倩挥军冲向新罗大队骑兵,心知秦景倩没能在第一时间打跨对方骑兵,必将陷入重围。己方主力尚在主将黑齿常之率领下还在马踏新罗步兵大阵,一时也抽不出人上援。

    李文柏立即引军从左翼包抄新罗骑兵,配和右翼的秦景倩实施左右夹攻对方。

    两侧均有唐军冲杀而至,义官不得不令全军分作两股迎战,对于中军的支援,只得先打退唐军在说。

    双方骑兵一手紧拽马缰,右手则挥着沾满鲜血的刀、枪,大喊着冲、杀朝对方迎面对冲。

    两军将士的座骑被战场上双方将士拼杀血战的气愤所感,毫不迟疑主人的指令迈动四条腿使出毕生最快的马力向对方冲击。

    待两军骑兵交锋之时,数以百头的战马头部咚的一声相撞在一起,当场立毙,马背上的士兵在惯性的强大作用下从马背上率了下来。落地的士兵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刀,冲向离自己最近的敌人。

    这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只有打赢了才有可能接受对方的投降,一方未彻底溃败之前,双方只有杀死眼睛所看到的任何一个敌人。

    翻开人类自诞生文明以来的几千年历史,是一篇赤裸裸的自相残杀的战争史。

    五千年以来,地球上不知多少个人类的文明、种族、民族在自相残杀中被消灭、被摧毁、被灭族。

    人类的自相残杀就是一幅生动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胜者获得所有的生存资源,促进自己民族壮大,文明、科技的进步,失败者将失去一切。

    能存续至今的民族,在其起家阶段没有哪一个是仁慈的,各自的祖先都是沾满其他民族的累累鲜血起家。

    人类自相残杀的战争史会随着人类各民族的文明进步而结束吗?

    当然不可能,战争只会暂时停滞,永远不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