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五章 连胜三场
    石飞吐了一口浊气,看着被一个古怪装备收走的红皮,对红皮人的力量有了一丝断定。这个大陆,论起来,惨败在自己手下的红皮不过是无冬大陆武动境二层的人,虽然力量大,但石飞却没有在意。

    失去了修为,可石飞几十年的战斗经验和技巧还在。每一次出手都会打在敌人的必救之处或者名门之上。

    而这个世界的规则根本不允许石飞去怜悯对手,因为他们以成为奴隶而活着,而不是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家园。

    一个两只脚的怪鸟呱噪着石飞听不懂的言语,走上了擂台。这一次石飞不敢再赤手空拳上阵,而是选择了一把弩箭,毕竟没有人告诉自己这怪鸟会不会飞。

    怪鸟的翅膀上缠着一圈红色的识别带,而看着场上的情景,魔罗甚至开始为石飞打气,这个家族是魔罗的死对头,一直想着侵吞魔罗家族。

    “哼,赢了一场就自以为是,还想着当镇长,这样的垃圾货色来再多也是送。”一个穿着大红袍的紫皮男子幽幽的说道,颇为不屑的看了魔罗一眼。

    “哼……”男子的话让魔罗为之一怒,但是魔罗却不敢多说什么。这男子的奴隶大部分都是在战场上得来的,而不是魔罗这种西拼八凑弄到一起的。

    “此鸟名曰冰焰兽来自极北之地,擅长冰焰,一个只知道拳脚功夫的家伙还想赢,我劝你趁早将他叫回来,免得死的太难看。”红袍紫皮看着不敢多说话的魔罗越说越兴奋,擂台上的石飞已经装填完了弩箭,蓄势待发。

    正如石飞所料,冰焰兽在听到开始的时候,已经拔地而起,离着地面有三四米的距离,如果不是石飞早有准备只能是被动挨打。而冰焰兽就好像戏耍石飞一般,在石飞的左边吐出一口寒冰,右边下上一阵冰凌。

    石飞竭力的躲避着冰焰兽的吐息,可是越多范围越小,一个不慎被冰焰兽一口吐息吐在了身上,单薄的外衣上挂上了冰霜。刺骨的寒意让石飞打了一个激灵。

    “跑啊,再跑啊。”冰焰兽戏虐的看着石飞,一对鸟眼蔑视的看着四周,好像他就是擂台霸主一般。

    已经无处可躲的石飞看着满是冰霜的擂台,心中一动。一双溜冰鞋出现在了手中。

    “那,那是什么鬼东西。”看着在冰霜中来去自如的石飞,红袍紫皮不敢置信的揉了揉双眼。石飞就像冰霜上的舞者,溜冰鞋在冰面上潇洒的行走着。

    石飞的动作越来越快,冰焰兽被石飞的动作转的晕头晕脑的,待在擂台的上空不断的喷吐着刺骨的寒冰气焰。

    看着已经方寸大乱的冰焰兽,石飞脚下速度陡然加快,一个跳跃,出现在了冰焰兽的背面,溜冰鞋一个止步,石飞头也不回的对着冰焰兽就是一记手弩。

    “着。”石飞轻喝一声,弩矢离弦而去,精准的射在了冰焰兽的喉咙部位。

    力大势沉的弩箭洞穿了冰焰兽的喉咙,从另一端飞出,弩矢趋势未尽直直的落在了看台上魔罗的脚边。

    “哈哈,冰焰兽,极北之地。”魔罗狂妄的笑着,眼睛却阴翳的看着石飞。石飞这一箭摆明了就是要威慑自己,可是被一个奴隶这么威胁,魔罗抹不开面子,只能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而对象就是冰焰兽的主人红袍紫皮。

    “哼……”红袍紫皮人一甩衣袖,面带怒容的离开了观测台,将正阴晴不定的魔罗留在了观测台上。

    古怪的装置再一次出现了,擂台上的冰霜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伴随着冰霜一起消失的还有冰焰兽的尸体。

    这个世界的物种,极端分化。武力强悍者可硬撼山岳,气机悠长者可改天地颜色。石飞不断地注视着其他的擂台,无数落败的奴隶被古怪的装置收走,石飞知道这些落败者恐怕都已经被古怪装置弄成了肉泥,喂了狗。

    就在石飞胡思乱想的时候,第三个攻擂者出现了。这是一个黄的耀眼的黄皮人,胳膊上系着一根灰色布条,代表的那个家族石飞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必须死。

    黄皮来自于常秋国,常秋国子民以速度名动无冬大陆。这些资料现在的石飞并不知道,但是战场上瞬息万变,随时调整战略石飞却运用自如。

    黄皮的动作很快,快到石飞肉眼看不到黄皮的身影,石飞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两耳竖起感受着风的声音。

    “找死啊,闭上眼。”

    “就是,还以为魔罗家族找到了什么好的奴隶,也不过如此。”

    “谁说不是呢,刚才魔罗可是在紫霄面前嘚瑟的不得了,这下有的他哭的时候了。”看客永远是看客,这话不是随便说的。长着一张嘴,什么都不懂却胡乱喷的人大有人在,而紫衣国的看客更是如此。一张口灿莲花的大嘴将刚刚连胜两场的石飞说的一无是处。

    而听到对话的石飞不禁莞尔一笑,一群还停留在奴隶社会的人还真是热闹。

    就在这个时候,石飞一个鹞子翻身,炮拳轰出,落在了黄皮的双手臂弯上,吃痛的黄皮,双手一松,两把匕首掉在了擂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不,不可能。”黄皮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