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技变 > 第一章 五个消息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连绵起伏的山脉中,白雪皑皑的山坳里,一个凸起的大雪包并没有引起登山游客的好奇,一连串的脚印在雪包之上迤逦前行。

    “厚积薄发,深山内,万众一心。西风啸,笑看西风,仗剑劈浪。卧薪尝胆三十载,出山之日数冬夏。

    难彷徨,废了好时光,空呐喊。金州恨,莫敢忘。仙技战,何时变。纵狮蝎长驱,楼兰古城。天下术修出我辈,仗剑崖顶笑西风。仇未报,隐居子午殿,空自怜。”一首《满江红》在雪包之下,四季如春的宫殿之内,一个白衣青年的口中缓缓颂出。

    “成乾,好雅兴啊。”一身素衣打扮的石飞,踏着落英缤纷的道路走了过来。

    “主公。”季成乾双手施礼,看向了正走过来的男子。

    “飞,阁主。”赵佳宁和张涛徐子墨等人瞥了眼身边的季成乾,立即改了口。

    “自己兄弟,称呼无所谓。看样子兄弟们都已经有所成就了。”

    石飞话音刚落,张涛暴起,一拳砸在地面上,原本落满枝叶的地面上树叶纷飞,以拳头为中心的地方,一道道规则的线将土地变得龟裂开来,一直蔓延到三十米开外的地方。

    接到张涛眼神的赵佳宁,丹凤朝阳枪舞出一个枪花。大繁至简,在半空中犹如游离的箭矢,穿过繁多的枝叶,将红色的枝叶串在枪尖上。丹凤朝阳枪忽然被赵佳宁松开,枪尾陡然上升,一些较大的树杈被枪尾挑了出来。

    徐子墨摸着并不长的胡须,羽扇轻摇,红叶从丹凤朝阳枪的枪尖上有规则的落在了龟裂的地面上,红叶上面是赵佳宁枪尾挑出的树杈。

    个头不大的阚将远单手握拳,轻轻一挥,一股火苗从红叶低下冉冉升起,七岁的稚童小风狠辣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一阵风吹过,点燃了落在红叶上的树杈。

    “合!”季成乾轻轻的说道。龟裂的地面竟然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而燃起的火势却没有变弱的迹象。

    “你们,你们不厚道。”阚泽一脸的不悦,虚空一抓,一只隐藏在远处的雪兔被阚泽抓在了手中,手术刀泛着点点白芒,瞬间将一只足足三四斤的雪兔剥个干净。

    “好啊,开荤不喊我曾二,你们真是够可以的。”不等阚泽将雪兔的内脏清理出来,一只判官笔直接洞穿了雪兔的身体。

    两只烧烤架被早已经走过来的罗兴盛驾了起来,李翠娥就地打开包袱根本不理会还在半空中飞行的雪兔肉,打开油盐包,一小瓶油已经泼了出去,点滴油星的落点恰恰是刚刚落在烧烤架上的雪兔肉上。

    “没有我们后勤,你们还不是没有烤肉吃。”李翠娥笑着说道。

    听了李翠娥的一番话,众人相对哈哈的笑了起来。确实没有二人的烧烤架和油盐包,这烧烤还真不行。

    “妹子,有你的油盐包也不行啊。”张文远看了看在场的众人,不由得说道。

    “是啊,这么多人,一只兔子可不够啊。”就在这时,一只熊的咆哮声传了出来,吴文轩正坐在一只挣扎的雪熊上面,向着众人狂奔而来。

    阚泽手起刀落,一刀落在了狂奔的雪熊勃颈处,挣扎的正欢的雪熊“哐啷”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阁主,有个叫曹治长的说要见你。”一个愈加凝实的灵魂体出现在了石飞的面前,此人正是雨自怜。

    “这小子还真是会挑时候。”曾二愤愤的说着,人却已经翘起叫来看向了宫殿的门口。

    “我说怜儿啊,你等等老头子。”一个幽怨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他的身边跟着的正是已经年轻了许多的曹治长。

    “爷爷。”小风飞奔着扑了过去,直接抓住了已经有了实体的老人。

    “风大叔,看起来修行不错啊,怎么打算给小风找个奶奶了?”石飞打趣的说道。此话一出,灵魂体的雨自怜俏脸一红,手一挥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灵虚境,看来大叔还要加把劲啊,要不然娶个境界比你高的,可有你的受了。”石飞显然没有放过大叔的打算,而是继续调侃着。

    这三年来,混沌子午殿中一直弥漫着一种气息,这气息很不好。就连主事人石飞都躲藏在藏书室中三年没有走出藏书室半步。

    这三年石飞也不是一无所获,一味地低沉。可以说是饱览群书,将有关术修界的各种书籍尽数浏览了一边。藏书阁的书,何其多。大家可不要忘记混沌子午殿中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分之一。三十年全部用来研究一屋子的藏书,就算不精通,泡在书海中石飞也是术修界的理论大师了。

    “老曹,你这炼体才凝神境,不行啊。”石飞看着正拍打着身上积雪的曹治长说道。

    “奶奶个腿的,你们在这里吃着烧烤喝着美酒,老子都要跑断了腿了。有五个消息,有好有坏,听那个?”曹治长一把抓起篝火上尚未烤熟的雪兔,茹毛饮血般吃了起来。

    “喝口酒暖暖身子。”石飞嘴上虽然没说什么话,却将一坛酒递了过去,同时按住了想要训斥曹治长的季成乾。

    在石飞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