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41章 种田十年?
    人命是可以买的吗?在五岳大陆上是可以的。包括三山坊市你都可以看到公开售卖奴隶的铺子。

    剑如蛟不是奴隶,但是在剑家很多人的眼里他却是个奴人,身份高不到哪里去。当然,这个奴人很妖孽,很不一般。而且剑家也不是做这种买卖的。如果换个人敢这么跟剑家说话早被当成是在故意羞辱剑家被一巴掌拍死了。因为贩卖奴隶被当做低贱的行当。

    不过说这话的人是玉钟灵那就大不一样了。她代表的是玉府,不是剑家惹得起的。

    身份地位不一样,同一句话说出来给人的感受也不一样。就像现在,玉钟灵一句话说要“买”下剑如蛟的小命,剑啸天和剑明心都没有认为是在故意羞辱他们,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玉钟灵的诚意,甚至他们还感受到了对方语气里的一丝丝急切。

    四间三山坊市的店铺!要知道当初剑家为了盘下一间灵草铺足足付出了一千万金的代价,还托了很多关系才搞到手。而且现在看来这么大的代价却依旧是稳赚不赔的。那间店铺已经成了剑家重要的收入来源。

    现在玉钟灵为了一个剑如蛟居然愿意付出至少价值四千万金的代价,不得不说,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故意逗他们玩儿。更谈不上羞辱。

    见两人不说话,玉钟灵心道自己刚才有些急了。本不该表现得如此急切的。

    果然,四间店铺的冲击力是在太大,剑啸天就不说了,他其实很能理解玉钟灵为何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换取剑如蛟活命。真正觉得脑袋里一片轰鸣的是坐在旁边的剑明心。

    这个一直以来都恪守家规,只从本心的老头,第一次感受到莫名的冲击。原来自己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所谓“妖孽天才”在别人的眼里居然珍贵到了如此程度。而且还是在地位比剑家更高的玉府眼中。

    剑啸天打了个哈哈,故作随意的道:“玉姑娘说笑了。剑如蛟乃是我剑家精英阁的弟子,就算犯了事儿也是会有考量的。刚才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我们剑家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就将弟子处死呢?更谈不上拿弟子的性命跟玉府做交易了。哈哈哈。”

    心态不稳的剑明心再没说一句话。坐在边上似乎神游太虚,神情木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剑啸天好说歹说的将玉钟灵给送走。他才回过神来。

    “家主,一个目无家规的人,即便足够天才,难道就能保证日后真能为我剑家所用吗?”剑明心悠悠的问了一句。

    剑啸天叹了口气。沉默了良久说道:“能不能为我剑家所用,我也不知道。但是谁又能说他就一定不会为我剑家出力呢?对半的机会罢了。这都不敢搏一把?

    再说了。我至今也不是太相信剑如蛟会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去杀李昊。因为李昊虽然跟他有仇,但是现在对他并没有威胁。要报仇的话他可以再等等,等他的实力达到我剑家也不敢忽视的地步再动手不是更好吗?

    很多事你不知道,我也不好给你说。但你要明白,在这个家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剑如蛟成长起来的。

    行了,话我就不多说了。明心长老你自己考虑吧。”

    剑啸天心里很高兴。跟剑明心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很了解对方。玉钟灵闹出来的这一幕肯定对他的冲击不不然绝不会问出刚才那一番话。这说明他心里的固执开始动摇了。一个人一旦开始动摇就会学着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得出的dáàn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不管怎么变,只要能保住剑如蛟的小命那剑啸天就满意了。至于其它,走一步看一步吧。

    剑啸天猜得不错。剑明心的确被动摇了。一路走回刑堂,他一直在考虑处死剑如蛟到底值不值。

    三日后。剑如蛟从牢房里被带了出来。这几日他一直在想到底怎么给自己脱罪。但最后的关节点还是卡在他完成任务之后“消失”的那一段时间上。没法解释也不能解释。除非真到了生死关头。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决定自己的下场会如何。因为就算剑家不出处死他,可荒丹诀一旦暴露,“亡煞宗”的人就可能追索shàngmén。到时候他作为“吕红衣的同谋”可是说不清的。

    而走在前面的秦默心里也在纠结。他纠结的是两天前,剑明心长老和剑白笙堂主一起找到他,问了他两个问题。

    “李昊是开脉境中期修为,而且只唤醒了不到二十条先天血脉,且终生止步于此。而剑如蛟在出任务的时候已经是开脉境后期修为唤醒先天血脉至少七十条。再加上剑如蛟习练的手段和拥有的剑意,他跟李昊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偷袭之下李昊真的能够在中剑的同时捏断剑如蛟的木剑吗?”

    两天来这个问题一直在秦默的脑中回荡。的确,实力差距如此之大又是偷袭的情况下,一击必杀才是合理的。李昊的实力按理说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才对。

    这么说来剑如蛟当真是被冤枉的?可单凭这一点也不够推翻之前的判断啊!

    再一次回到刑堂的大殿。这次大殿上的人多了一些。居中的那位老者剑如蛟认识,知道是主管刑堂的八长老剑明心,旁边的那一位猜测应该是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