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06章 身不由己
    剑如蛟只感觉一股伟力传来,那气劲上的力道磅礴得让他毫无反抗之力。就像一座山,完全不可撼动。即便是他全力催动的生死剑意也一样毫无办法!

    眼见不敌,剑如蛟就要脚底抹油。这女人太恐怖了,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想走?晚了。”

    女人的话音刚落,剑如蛟便发现一股力量瞬间压在他身上,让他不能动弹。甚至体内的天地元气都被堵住根本祭不出来。

    见制住了剑如蛟。那女人便专心的对付仓晨。血雾越来越浓,而仓晨却如同一个被扎破了的气球,迅速的蔫瘪,最后呜咽一声倒在地上,死了。浑身肌肉萎缩,表皮干涸,形如干尸。

    剑如蛟看得浑身冷汗。暗道:这女人什么来头,这特么的直接能把活物吸成肉干?

    惊异的不单单是眼前变成肉干的仓晨。那女人的变化也是惊得剑如蛟心头直跳。

    前一刻还是一副残破的腐尸,十来分钟过后,那女人身上的腐肉居然不见了大半。虽然依旧看着很是凄惨,可好歹像个活人了。

    手段之神奇,剑如蛟闻所未闻。

    血腥味飞快的散去,或者说被女人吸进了体内。地上的仓晨干尸却无意证明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剑如蛟的幻觉。

    女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身上,似乎并不是很满意,眉头深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修行?之前趁我重伤杀我夺宝的那两人你是不是认识?”

    一串问题问得剑如蛟额头见汗。他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之前的确是过于明显了。一旦让这个诡异的女人知道谋害过她的其中一人是他的熟人的话弄不好他的小命就会被拿来泄愤。可要是否认,又如何自圆其说的解释他之前的异样呢?

    “回前辈,小子叫剑如蛟。那布阵之人如果小子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剑家的一位高手。”

    “剑家?修士世家?哦,你姓剑,那人也姓剑,是你的家人?你们都是剑家的?”

    “小子的确是剑家的。不过却不是家人,小子是被剑家买去的奴人,前些日子才解除的卖身契。”

    女人慢慢的走到了剑如蛟跟前。身上的恶臭不减,很是难闻。不过此时的剑如蛟却不敢表现出厌恶,反而一脸讨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那另一人又是谁?”

    “那王德义应该是王家的人。不过那人我也只是听说,只知道名字。”

    女人扯了扯嘴皮,似乎是在笑。突然挥了挥手,剑如蛟便浑身如遭雷击,根根汗毛炸起,全身肌肉不由自主的痉挛,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酸、痛、痒齐至。眼睛一下瞪圆,牙关紧咬,强制自己不要丢脸的叫出声来。

    “这叫“万蚁噬心”。是我黑煞宗惩戒弟子的手段。受罚之人会如同被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生不如死,可又偏偏死不了。寻常修士两三个小时便会失去理智成为废人。心智坚定之辈能抗个小半天。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

    “前,前辈。小子之前冒犯,恳请前辈高抬贵手饶了小子这次。”

    “饶了你?你之前不是要把我倒阴沟里吗?现在知道求饶了?你肯定没想到我既然可以短时间内便吸够足够行动的血气为何却要等到现在吧?

    呵呵,之前我的伤势太重了。没有把握在你发现前恢复自保的能力,只能小心翼翼的将吸食的速度放到最慢。其实当时你要是再晚一点用那些藤绳拉开我和仓晨的距离,限制住我继续吸收血气的话,在你们到达伏牛山之前我就已经能恢复到现在这种程度了。

    不得不说你小子当真是极为谨慎,脑子也好使。不过现在如何?还不是乖乖的中了我的圈套?五分钟的时间在你看来无关紧要,对于我却是“垂死”和“重伤”之间的区别。”

    “前辈,饶了我。”剑如蛟还在求饶。后者却笑眯眯的不予理睬。

    “你一个小小开脉境的蝼蚁也敢三番五次的威胁我。岂能不让我出一口气?四个小时,四小时之后你要是还没变成废人或者白痴我便解了你身上的手段。要是你自己挺不住可就怪不得我了。”

    话音刚落。女人挥手将地上的仓晨干尸一巴掌拍成飞灰。然后封住剑如蛟的口舌,提小鸡一样提着剑如蛟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这片林子里。

    没体会过的人根本不会明白剑如蛟此时的痛苦。每一块血肉,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哀嚎。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他之前受过的所有折磨。

    开始的时候还强制自己保持清醒,到后来,整个人都被剧烈的疼痛、酸麻、巨痒折磨得神志飘忽。要不是每当他要彻底迷失在这无边的折磨当中时,体内的金色小剑总能冒出来振奋一下他的神志的话,他估计自己早就被生生痛死了。

    三个小时的时间,剑如蛟根本没意识去分辨,他甚至觉得似乎是过了一天,或者是一年。

    等剑如蛟发现身上的折磨渐渐消失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山洞中,正躺在地上。离他五米的地方那个女人正在盘膝打坐。

    “不错,你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