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59章 挺进百强
    剑墨仓的兵器很诡异,是一根似兽爪一样的长兵。粗如儿臂,长约一米六。舞动间有股诡异的阴冷气息从兵器的尖端涌出。像是枪法又颇为不同。

    剑如蛟起初跟剑墨仓硬碰了两下,惊异的发现,每次兵器相交,剑墨仓的兽爪兵器上就会渡过来一缕阴寒之气。这种寒气如针似芒,居然可以顺着他的秋叶剑钻进他的体内。

    仅仅一瞬间,剑如蛟便感觉自己体内的天地元气在这股寒气的搅动下变得僵硬无比,运转不畅。心下大骇。连忙鼓荡体内的天地元气想要将这入侵的寒气驱离出去。可那些寒气却极为顽固,片刻间根本没办法办到。

    就在这时,那些游离在剑如蛟体内的金色小剑忽然离开了它们固有的运转循环,像是见了腥味的猫,一窝蜂的朝那些侵入的寒气扑了上去。一片绞杀之后,那些寒气便全部消失不见。

    搞不明白金色小剑为何突然如此,不过对于剑如蛟来说却是意外之喜,一下解决了他的大麻烦。

    看台上,几个剑家大佬纷纷侧目。

    剑晨一脸惊讶的朝剑啸天说道:“家主,那剑如蛟现如今的修为居然到了开脉初期巅峰?这才多久?我记得一月之前他还只是一个武者吧?”

    关于剑如蛟的事儿,剑啸天早就听剑钢说过了。他当时比剑晨可惊讶得多。因为剑如蛟从武者到开脉初期巅峰用的时日根本不是一个月,而是短短的十日不到!

    “那小子是有些天赋。对了,倒是剑如蛟的那个对手,叫什么来着?居然修的是阴气。他从哪儿得到的修行法门?”

    剑啸天身边的大长老剑严插话道:“家主,用阴气的那少年叫剑墨仓,是旁系子弟。两年前有些际遇得了阴气修行的法门,成了阴修。这事儿他们家之前上报过主家的。”

    剑严这么一说,剑啸天似乎也想了起来。点头道:“对,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这阴气法门很是诡异,凝练出来的阴气可以侵蚀天地元气,同境界之下很难防范。但看起来这剑如蛟似乎并没受剑墨仓的阴气影响啊?”

    剑如蛟可不知道剑墨仓是所谓的“阴修”,他只知道在金色小剑的帮助下,他可以无视那些诡异的寒气。手里的秋叶剑挥动不停,一片片元气幻化的落叶夹杂着太极剑意志,风卷残云的卷向剑墨仓。

    剑墨仓此时的心情憋屈中更带不可置信。他成为阴修之后,同境界之下想要赢他极难。就算胜过他的人也是险胜。全因为他修行的阴气可以入侵对手体内让对手天地元气冻结。这也是阴修最大的依仗。可是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剑如蛟似乎被他的阴气影响了一下,后面几乎就是直接无视了他的阴气入侵。这怎么可能!

    更让他难受的是对方席卷而来的那一片片落叶剑诀。他也修习过落叶剑诀,可什么时候落叶剑诀变得这么诡异了?飘忽不定不说,每一片元气幻化的落叶上都蕴含着极其庞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还是旋转的,不停的拉扯他手里的兽爪长兵。甚至他的阴气也在这些落叶间受到了干扰。空有十分力,咬牙也只能发挥出来六分。就好像身陷一磨盘中一样,一点一点的被消磨掉力量。

    这就是剑如蛟这些时日里不断将太极剑意志跟落叶间发融合之后产生的奇异效果。他自己称之为“太极磨盘”。

    “噗呲!”剑墨仓握兵器的右手突然一痛,还没等他反应,另一只手也是手腕的位置再次传来被割裂的痛感。兵器一下拿不住了,掉在地上。正要后退,脖子上接着就是一片凉贴了上来。

    “二十三号剑如蛟胜!”

    剑墨仓愣愣的看着剑锋从自己的脖子上移开,才敢大口的喘气。输了,输得心服口服。不过心里却有些黯然。冲着剑如蛟拱了拱手,然后捡起自己的兽爪长兵头也不回的下了擂台。

    剑如蛟也深吸了口气。他虽然赢了,可却有些侥幸。要不是体内的金色小剑帮忙,他想要赢下这一场至少要付出点代价才行。剑墨仓的那种可以侵入体内的寒气实在是太诡异了。

    场下。参与了赌局的人,几人哀叹几人狂喜。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剑如蛟三个字,已经不再是无人知了,反而在很多人眼里这三个字已经跟那些剑家的翘楚们有了相差无几的高度。

    比起看台下的喧嚣,看台上的一众大佬们也没有多么淡定。最激动的是坐在剑啸天右边的二长老剑晨。

    “家主。这剑如蛟当真是天赋异禀啊!不但修行资质堪称妖孽,对剑的领悟更是我生平仅见。一门品级不过一品的落叶剑诀他居然可以将剑意融入进去,产生的威能远超落叶剑诀本身。这种为剑而生的天才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啊!请家主允许,我愿收此子为关门弟子,定将生平所学悉数相授!望家主成全!”

    其余的长老也看着剑如蛟眼热,这种修行妖孽谁都想抢过来传承自己衣钵。剑晨开了口,自然都不远落于人后,纷纷开口表示自己也愿意收剑如蛟为关门弟子,倾囊相授生平所学。

    唯独只有大长老剑严眉头深皱,眼神飘忽。似乎在想着什么。对周围的抢徒大戏视而不见。

    剑啸天笑容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