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54章 花异戒
    耳畔传来闹铃声!

    我睁开眼睛,随手掏出枕头下的手机,果然是早晨六点钟,日期九月十九号,阴历七月二十九。

    回归到这个时间节点,不出乎我的预料,但多少有些不自在,因为,在过去的那个时间循环中,我做了很多事,又是扩大影响力的发出两道热点新闻,又是费劲巴拉的去邙山,想要探查墓葬局和鬼域内部动态,做好刺杀曾秀倾夫妇的准备。

    奈何,计划没有变化快,我这样一个阅历丰富、有着两辈子人生经验的怪胎,竟然被西王变化的‘老西’戏弄的团团转,幸亏这是时间循环局,不然,黑白无常岂不是都被灭掉了?而我本人也成了对方最有价值的俘虏。

    想起那些画面,我就气得不得了!一见如故的老西?好嘛,竟然是曾秀倾的鬼夫,这世上还有比这件事更让人无语的吗?

    洗漱一番,穿好衣物,在窗前看着黑沉沉的天空,点燃一根烟,心情很是疲惫,想要放松一下。

    我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想改变任何剧情,所以,按照正常剧情发展,不久后就接到了林妍薇的电话,说是要过来。

    此时我的心灵受伤了,需要恋人的安慰,所以,就按照原始剧情那样儿的回答她。

    走出后门前,和黑白无常说了几句话,看到她们安然无恙的,我松了口气。

    白无常的死让我明白了她不可能是叛贼,哪一个叛徒会将自己的性命搭上?

    同理,夏萍也不是对方眼线,荒老岭事件中给美女鬼王通风报信的不是黑白无常,不管推理过程是否符合逻辑,这都是我此时的判断。

    确定了这一点,疑问随之而来,不是她俩中的任何一个,阴司中的叛徒是谁?总不能是平等王吧……?

    等等,为何就不能是他?就因为他阎罗王的身份吗?

    一个激灵!正身在外头的街道中,大雨忽降,我却想到了这么个恐怖的问题。

    平等王知晓我计划的一切,难道,他里通荒老岭……?不是不可能的啊,荒老岭作为新出现的鬼域,要说暗中没有更厉害的大人物支持,似乎,说不过去。

    十殿阎罗中的平等王要是暗中支持着荒老岭,甚至,这本就是他为自己建设的后路和基地呢?

    “轰咔!”

    一道闪电当空劈下,将我神游物外的魂儿炸了回来。

    苦恼的摇摇头,这想法真是太吓人了,阎罗王这个身份就能让我产生强大的信任感,但是,真的值得相信吗?对平等王的信任开始减低。

    大雨和雷电中,计程车开来,我摇摇头,打着大黑伞上前迎接林妍薇。

    和记忆中的‘老剧情’一模一样,恋人下车,跟着,我被司机和车内的两个小姑娘认出来,因为尊重‘剧情’,所以,我还是没有幻化样貌的状态,自然会被认出来,水到渠成,林妍薇先回棺材铺,我上车和三个粉丝说话。

    和原始剧情中的一样,我被拉进后座,挤在两个散发幽香的小姑娘中间,给她们签名、合影,最后要求她们删除有关林妍薇的照片。

    关于这段‘剧情’,最后我的印象还是停留在那幅场景,沙宣发的小姑娘鲁雅塞给我小花伞,我顺眼看了她拿着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六点四十三分。

    屏幕画面是阴海乱葬电影截图,鲁雅拿着电话的手很漂亮,食指上戴着一枚牡丹形态的金戒指,很好看!

    我按照‘剧情’,悻悻的收回目光,推开车门走下去,撑开小花伞的同时,身体却猛地一僵,然后,快速转身!

    大雨中,计程车已经开出去了,留给我一个模糊的影子。

    “不对,不对头!画面不对!”

    我僵直的站在雨中,后来,干脆将小花伞扔在地上,任凭大雨拍在身上、打透衣物,冰冷森寒的感觉在心头弥漫,却顾不上这些。

    伸手,将落到眼前滴着水的乱发扒拉到一边,呢喃的说:“不对啊,很不对头,到底哪里不对头?”

    努力的回想刚才的一幕幕,脑袋中,似乎拉开‘两面屏幕’。

    其中一面播放的是第一版老剧情,另一面同步播放的是最新版剧情。

    按照老剧情本色出演,基本上,两个屏幕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我被拉进车中……,和两个小姑娘的对答是一致的,和司机的说话也是一致的,那么,因何刚才感觉不一样呢?哪里不一样……?

    原来,这里不一样!

    我站在雨中,宛似被施了定身法,直直的看向定格的画面。

    这是我在车中最后的那一帧画面,眼睛看到沙宣发小姑娘鲁雅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时间一致,都是六点四十三分,但是,有不一致的地方出现了!

    那就是,鲁雅戴着的金戒指不一样了!

    ‘老剧情’中,也就是时间循环第一次之前的正常剧情中,鲁雅戴着的金戒指是‘蔷薇形态’的,但刚才发生的新剧情中,沙宣发小姑娘鲁雅戴着的戒指是‘牡丹形态’的!

    戒指不大,一点儿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