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08章 符启之门
    我的脸霎间滚烫起来!

    心头砰砰砰的狂跳着,暗中嘀咕着非礼勿视,急忙将头歪到一边,引的蓝莲没心没肺的咯咯笑,这笑声充满调侃的味道。

    气恼的不得了,我竟然被一具女尸调侃成这般模样,真是丢人到家了,好在老子道心坚定,既然记起来和小师妹是一对了,那就要守身如玉,为小师妹守节……。

    呸呸呸!这话听着真是别扭,像是缺货妇女才喜欢说的,我是个纯爷们,应该说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多牛,听着还特有气概!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蓝莲,你有什么办法帮助我们脱离困境不?”想了一下,不能总是吊在这根绳子上吧?时间短还成,时间长了呢?

    “小方,依我看,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是迫使我俩落到井底的节奏,估计,这绳子都跟着相应的变长了,我俩向上爬,也许,始终是这个样子,就是爬不上去,但要是向下的话,即便变深了许多倍,还是能落到井底吧?我是这么觉着的。”

    蓝莲闻听我的话之后,倒是很认真的给出了这么一番回答,说实话,听起来很有道理,我看看上方始终那么大点儿的井口,叹口气。

    既然这道阵法亦或是禁制,入内之后就别想爬出去了,那就只能向下了,落到井底之后,估计就能找到办法了,不管上辈子的自己布置了什么,总会有痕迹可寻吧?

    想到这里,不再犹豫,示意蓝莲跟着我一道向下,尸姑娘嘿嘿一笑,跟着我继续向下。

    鬼知道用了多久呢,我感觉有好几个小时了,但不太确定,因为,手表莫名的停住了,时间上只能凭着感觉去估算,但我知道,凭着感觉在这样古怪的井内估算时间,是最愚蠢的行为。

    空间不停的改变,天知道时间还准不准?亦或是说,手表停止,代表井口之外的时间也停止了?在我下到井中的一刻?

    嗯,都有可能,一切都是未知数,这口古井愈发的神秘了,到底隐藏着什么?好奇心被挑起来了,现在,让我回头向上,我还不乐意呢。

    终于,脚踏实地了。

    我俩先后落到井底,抬头去看,上面的井口就是个小光点,这到底是多深啊?数千米,还是万米?阴阳眼看去都是小光点,普通人啥都看不见了吧?真是邪门的紧。

    井底的泥土龟裂着,看样子缺少水分,空间倒是比我预想的大了许多倍,阴阳眼看穿黑暗,能将井壁看清楚,发现井底周边的井壁布满诡异的符文,一定是前世的自己留下的东西。

    但我看不懂这些符文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伸手在历经数百年岁月的符上触碰着,似乎,隔着数百年时间,和上辈子的自己接触到了,这种感觉,难以形容的诡异!

    恍惚的,我看见数百年前的自己,正在用一口刻刀在井壁周围篆刻符文的影像,很明显,某一个记忆碎片被激活了,释放出影像来,其实,只是作用在我的大脑中,外在自然是看不出什么来的,但我却因此多出了一点儿上辈子的记忆。

    篆刻这些符文的同时,我在不停的念咒,且在运行某种奇特的功法,热流于经脉中流动,带着生命之力,却灌注到符文之中,寄托某种目的。

    这个目的却是模糊的,我无法感知到是什么,沿着这股记忆,在井底自然的踏出脚步,里倒歪斜的脚步,踏在诸多方位上。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步法,我的心底升起明悟,是前生的自己独创的步法,可以沟通自家预留的符文,这和道家传统的步罡踏斗不一样,完全的自我创造,天下独一无二,就是说,只有自己才能解开这些符文……。

    我越走越快,蓝莲平静的站在那里,很是懂事儿的不打扰我,在某一刻,心底生出一种冲动,‘唰’的一声桃木剑出鞘,然后,暗中追寻着这股意念,狠狠的刺向井壁上的某一个符文。

    就在剑尖接触符文的同时,我回忆起前生的自己吟咏的某段咒语,下意识的跟着吟唱起来,最终一个字符是‘疾’!

    随着咒语声,剑狠刺进井壁,然后,‘哗啦’一声响,符文碎裂了。同时,周边所有的符文像是连锁反应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碎裂了,那感觉,就是前生的自己锁上某个路径,而今生的自己,解开了这道路径。

    砰砰砰……!

    周围接连不断的传来动静,我的眼瞳猛地扩大,接着又闪电收紧,因为,就在我和蓝莲的面前,一道漆黑的大门从脱落的石壁之后显现出来,同时,‘咔咔咔’的声响传来,大门向内缓缓开启,一股股阴风打着旋儿发出呜呜的声音从门后传来,接着,一切归于寂静。

    上辈子的我,在古井之下封闭了一道门户,这辈子,我却来此打开了这道门户?难道,上辈子的自己卜算到了数百年后的事儿,这是预先做了手脚吗?

    心中充满疑问,可惜,没人回答我,因为,只有我完全了解了前生的自己,才能真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生,我可是陆地神仙般的绝世高手,卜算到数百年后转世的自己会来到此地,并打开门户,似乎,这也能说的过去,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