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奴, 瑶奴。”

    李承乾远远地看见苏妧, 就大声喊她。虽然是喊,但听得出来太子殿下的声音意气风发,好像心情颇为愉悦。

    苏妧看见李承乾快步走过来,也很是想朝他狂奔过去, 但最终还是按捺住心中的感觉, 站在原地等他。

    李承乾走了过来, 他脸上尽是春风得意的笑容, 看到了苏妧,恨不得当众将她抱起来转几个圈圈。但太子殿下今时不同往日了,稳重的架子是要端一端的,于是他停在苏妧面前,打量了太子妃片刻,然后轻咳一声, “嗯, 回来了就好。”

    苏妧看他那模样, 一时没忍住,“噗嗤” 一声笑出来。

    也不知道是谁, 急呼呼地把她催回来,如今她回来了, 他又是端着这模样。

    苏妧一笑, 旁边的藿香绿萝等人都忍不住抿着唇, 可是她们不敢显露出笑意,只好低头憋笑, 憋得快要背过去。

    李承乾看苏妧的贴身侍女这模样,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道:“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本太子与太子妃也有好几个秋不曾相见,你们退下,没事别来打扰。”

    绿萝等人笑着退下,她们也并不是真的完全退下,只是离了有些距离,既不会打扰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的相聚,也不会让两个主人要人服侍的时候找不到人。

    李承乾见旁边的人退了下去,笑着伸手过去,将苏妧的手握住。

    交缠的十指被藏在了两人交叠的衣裳布料之下,太子殿下见四下无人,就没脸没皮地跟太子妃说起了这几天独守空房的苦处。

    “这几天回到丽正殿,总想着要去看看你,回去了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顿时觉得自己十分孤单。”

    “在崇文殿看书时,总会不自觉得问如今什么时辰,得看着时间回去才不会影响你睡觉。这几天晚上我要回去时,都是徐九提醒我说太子妃如今不在宫里。”

    “你出宫心中定然快活,要不是我派人去接你回来,你准会再耽误两天。”

    “……”

    说到最后,太子殿下的语气都开始变得幽怨起来。

    苏妧听着太子殿下的话,只笑不语。

    李承乾看苏妧只是听着,并不搭腔,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趣。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确实是因为苏妧不在宫中而有诸多的不习惯,但也并非是不能控制。但人有时候总是十分奇怪,若是一直颇能自持,那么再怎样,也能把握一个度,若是认为无妨,尽管沉溺其中,那么就会无法自拔。

    他过去放任自己沉溺在苏妧的柔情之中,如今一旦她不在身边,便诸多不惯。

    徐九与他说,那是因为他与太子妃才大婚不久,早些时候几乎形影不离,如今太子妃乍一离开,自然是十分不习惯。

    但李承乾心中明白其实并不是那样。

    他一旦得闲,见不到苏妧便心中有些没有着落,并不是因为他习惯了苏妧,而是因为苏妧在他心中有着谁也无法比拟的位置。

    习惯可以养成,但对一个人毫不设防,甚至时刻都牵挂着她,那就不止是习惯的问题了。

    李承乾牵着苏妧的手,说了半天,见他的太子妃只笑不语,也不贫嘴了。

    他笑叹了一声,忽然凑到苏妧的耳旁。

    “瑶奴,想我吗?”

    原本还听太子殿下耍嘴皮子的太子妃本来心情十分愉快并且带着几分看他能贫到几时的心态的,忽然听到太子殿下那蕴含着十分感情的问话,心头不由自主地一颤,偏头看向李承乾。

    青年太子眉目俊朗,望着她的眼神既多情又专注。

    苏妧被李承乾看得脸上不由得一热,呿了他一声。

    李承乾看着苏妧的模样,恨不得将她抱在怀里狠狠亲一顿,心里一旦有了那样的想法,就难以克制。

    于是,太子殿下牵着太子妃走向东宫,脚步越走越快,好不容易到了丽正殿,殿中的宫人侍女正要行礼,太子殿下就大手一挥,吩咐说道:“你们都下去。”

    侍女宫人们看着太子殿下火急火燎的模样,以为是他有什么要事要跟太子妃商量,于是赶紧低着头退下。

    苏妧被太子殿下那样拉着回了东宫,心里正在奇怪他到底是有什么事情,抬头正想问,太子殿下便已经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接着就是那热情似火的吻落下来。

    苏妧:“……”

    猝不及防的热情。

    但心中意外惊喜之余,又觉得十分甜蜜。

    于是,原本抵在李承乾胸前的双手缓缓放下,然后回抱他的腰身,回吻他。

    良久,纠缠在一起的唇分开,李承乾捧着她的脸,英俊的脸上带着笑意,哑声说道:“这几天可想死我了,你想我吗?”

    苏妧望着眼前令人几乎无法抵挡的男色,忍不住踮起脚尖又吻了一下他的唇。

    可李承乾好像就是听不到苏妧的回答不干休似的,追着她又吻了过去,贴着她的唇,不依不挠地问道:“瑶奴,想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