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妧回丽正殿的时候, 李承乾不在。

    藿香迎上去帮苏妧将缠在手臂上的披帛拿下, 说道:"太子殿下一个时辰前到丽正殿了,见太子妃不在,便又离开了。离开前叮嘱婢子,说若是太子妃有事情要找他, 去崇文殿即可。"

    绿萝带着侍女端着洗手的水和毛巾上来, 让苏妧洗手。

    绿萝:"太子妃, 您要去崇文殿吗?"

    苏妧放入温水中的手微顿了下, 摇头说道:"暂且不去,对了,万泉县主呢?"

    杨宜歆入宫,并不像从前那样在公主院和城阳公主她们住在一起。因为李承乾的本意是要杨宜歆陪苏妧的,因此苏妧如今是住在丽正殿的偏殿中。

    绿萝:"午后城阳公主和晋阳公主到了东宫,本想要找太子妃的, 可太子妃不在, 万泉县主说太子妃也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才回来, 她干脆带着两位公主去泛舟了。"

    泛舟?

    苏妧看了看天色,这都快天黑了, 还在泛舟?

    她想起今天一大早杨宜歆领着几个宫人进来丽正殿时的模样,心里微微一暖。放在一年多前, 她是绝对想不到原来自己和杨宜歆会成为如今这样算是亲密的关系的。

    而曾经和她两小无猜的杜蕙, 此刻则在洛阳, 虽有书信往来,说说生活上的趣事儿, 可字里行间已经透漏着生疏。

    苏妧在丽正殿中喝了一杯水,想了想,从方才在尚药局带回来的一堆东西里找出了两个小香包,就又要往外走。

    藿香和绿萝连忙跟了上去,"太子妃,您要去哪儿?"

    苏妧:"我去看一下万泉县主和两位公主如今上岸了没有。"

    阳春三月,春日的夕阳照耀着长安,太极宫的东海水面上,波光粼粼。苏妧在岸边站定,看着在湖面上的乌篷船。杨宜歆正坐在船头,她的手中还拿着一枝桃花,而晋阳公主和城阳公主一左一右坐在她的旁边。离他们的小船几米远处,还有一艘小船,船上的人是李治。

    杨宜歆远远看到在岸边的苏妧,站起来朝她招手。

    岸边桃花盛开,站立在桃花之下的苏妧笑看着杨宜歆,她其实很想朝杨宜歆和晋阳公主她们叫一声,可到底是在宫中,她又是太子妃的身份,太过随性了会落人话柄。

    于是,太子妃只好十分矜持地站在岸边,仪态万千地微笑着等那几个萌萝莉回来。

    大概是因为苏妧给晋阳公主的玩偶令她十分喜欢,因此晋阳公主在船上见到苏妧的时候就十分兴奋,船一靠岸,晋阳公主就指挥着侍女将她抱下去。

    脚才着地,晋阳公主就迈着小短腿跑过去一把抱在苏妧的大腿。

    那可爱粉嫩的小萝莉语气欢快:"阿嫂!"

    苏妧弯腰摸了摸晋阳公主的丫髻,然后将她抱了起来,"怎么样?兕子玩得高兴吗?"

    晋阳公主双手抱着苏妧的脖子,点头,"高兴。我问万泉阿姐为何阿嫂不来与我们一起划船,万泉阿姐说阿嫂有事情忙。阿嫂是忙什么事情呢?"

    杨宜歆和城阳公主也走过来了。

    晋阳公主看了看她们,然后又转头看着苏妧。小萝莉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黑色的瞳孔像是被浸润过的墨玉。她歪着头苏,瞅着苏妧,问道:"阿嫂在忙,那晋阳能做些什么呢?"

    杨宜歆:"你能做什么?你只要待在公主院乖乖的就可以啦。"

    晋阳公主:"可我喜欢阿嫂,我想帮阿嫂做些什么,不可以吗?"

    小孩儿的话当不得真,如今说了,等会儿眨眼就忘。可稚儿无知,所以不知道什么叫讨好奉承,当她们说什么的时候,心里肯定就是那样想的。

    苏妧被晋阳公主的话弄得心里暖洋洋的,她将晋阳公主放下去,笑着说道:"可以啊,那兕子想为我做什么呢?"

    晋阳公主:"阿嫂送给我的兕子,本来很香,如今不香了,我可以帮阿嫂的忙,将我的兕子变成原本那样香香的样子。"

    苏妧忍俊不禁,杨宜歆也弯着双眸,她捏了捏晋阳公主的嫩脸,"鬼精灵。"

    晋阳公主将杨宜歆的手打下去,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仰着头,眨巴着眼睛望着苏妧。

    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有什么理由能拒绝她的要求呢?就算有理由,难道就忍心了么?

    苏妧是不忍心的,所以她将方才从东宫里带出来的小香包给晋阳公主,柔声说道:"只要把这个香包和那个兕子的玩偶放在一起,过不了多久,玩偶又变得香香的。"

    晋阳公主听了,欢呼着将那小香包接过来,然后开始去催城阳公主,要城阳公主陪她回去公主院。

    城阳公主年长几岁,已经开始懂事。苏妧也给她准备了一个小香包,那个香包的味道偏甜,却并不腻,闻着十分舒服,香调会给人一种明亮的感觉。

    苏妧:"城阳可以把这香包放在衣服之中,整个长安,只有你才有这种调香哦。"

    城阳公主听了,顿时眼睛弯成天上的新月,"多谢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