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妧想好了要送长孙皇后一个梦, 当天晚上她就真的成功进入了长孙皇后的梦境。

    能进入长孙皇后梦境的苏妧松了一口气,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入梦的技能是时灵时不灵的呢。

    结果竟然是长孙皇后曾有那么多无眠的夜晚吗?

    苏妧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是不管怎么样,能进入长孙皇后的梦境,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好消息。

    这是苏妧第一次进入长孙皇后的梦境。

    在一个太极殿的门前, 穿着华服的长孙皇后正站在台阶之上, 面无表情地看着台阶之下的场景。

    在她的身边, 站着一个侍女, 那是风铃。

    而台阶之下,是李世民被众人围在中间。

    苏妧再仔细一看,发现最里面那些人,全部是年轻貌美的女子,而离他最近的,竟然是年轻貌美的杨氏。

    长孙皇后:"圣人天生多情, 从前尚未封王时虽见端倪, 但总是还顾虑我的感受。自从封王后, 便开始不加节制,登基后, 他贵为一国之君,更是变本加厉。风铃, 我应该如何面对圣人?"

    风铃低头, 不言不语。

    长孙皇后笑着说道:"之所以贤惠, 不嫉妒不愤怒,是因为心中早已摒弃了爱恨。我若是想要当一个贤后, 便该要放弃一些东西。更何况,我还有太子需要教导,也有宫外的长孙一族需要照应。"

    语毕,她舒了一口气。

    "风铃,走吧。"

    她的声音,像是松了一口气,带着几分轻松和释然。

    可她没走几步,见看到了李世民和杨氏依偎在繁花丛中,长孙皇后的脚步一顿,周围梦境的色调,瞬间变暗。

    苏妧见状,心念一动,原本昏暗的色调忽然变得明亮。

    长孙皇后置身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在大殿之上,有许多来自异国的使节向她和李世民献上贺礼。而在宫殿前方的空地上,缓缓地浮现出一幅画面,那幅画面是在一片广袤的黄沙之地,在那黄沙之地上,有一队骑着骆驼的商队在一路向西。

    骆驼上驮着各种各样的货物,绫罗绸缎,手工制品……商队带着来自大唐的商品回去,而在他们的前方,也有络绎不断的商人骑着骆驼往长安的方向走,他们要带着来自祁连山的和田玉,带着来自酒泉的夜光杯,还要带着来自他们故乡的瓜果蔬菜的种子,到长安朝拜天子,向大唐臣服。

    而沿途的城市乡镇,热闹非凡,既有唐人,也有胡人。

    他们在一起饮酒作乐,且歌且舞。

    那商道沿途,洒满了欢声笑语。

    长孙皇后看到那条长长的商道,一直通到了长安的城门。城墙之上,她看到了自己的嫡长子李承乾,青年太子面带笑容,意气风发,他对着前方道路张开了手臂,道路上的人似乎能感应到他的举动似的,全部都回头,然后朝他深深鞠躬。

    那些鞠躬的子民在欢呼:太子殿下英明!

    然后,苏妧终于看到长孙皇后展露笑颜,不是她平时面对众人时温雅得体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开怀的笑容。

    至此,苏妧才知,即使是年过三十的女人,当她开怀高兴地笑起来时,依然美丽动人得如同少女。

    苏妧终于得偿所愿,入了长孙皇后的梦境。

    真是不妄她一宿不睡,苏妧在床上翻了个身,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一晚上李承乾都没有到丽正殿。

    外面的天空一层淡淡的白,尚未天亮,但是算了算时辰,这个时候李承乾该要去上朝听政了。她在大床上翻滚,想找一个舒服的姿势补眠。

    只是入宫之后的这些日子,她好像被人宠坏了。没有人抱,没有人亲,感受不到那个人的体温,就好像是少了些什么似的,怎么也无法入睡。

    苏妧只好爬起来,让藿香和绿萝领着侍女进来帮她梳洗。

    绿萝帮苏妧梳头的时候,轻声说道:"太子妃昨晚没睡好吧?脸色看着不太好。"

    苏妧抬手摸了摸脸,笑着说:"没事,那帮我上点妆,等会儿我要和万泉县主一起到立政殿去给皇后殿下请安,别让人看出来我昨晚没睡好。"

    绿萝将苏妧的头发盘了起来,拿着一个飞凤钗在上面比划着,"昨晚太子殿下来了,因为当时太子妃已经躺下,太子殿下不想惊扰而来您,就便去了崇文殿。说是,刚好李侍卫在宫中当值,他也趁机去找那些羽林君喝几杯。"

    崇文殿在崇文馆的旁边,崇文馆是李承乾念书的地方,至于崇文殿是他平时在那里休闲的地方。

    苏妧笑着舒了一口气。

    幸好,去的是崇文殿,而不是东宫其他的什么地方。

    苏妧正想着,月见进来跟她说万泉县主带着几人抬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到立政殿来了。

    苏妧:"什么?"

    还不等人来为苏妧答疑,杨宜歆的声音便在殿外响起,"哎呀,你们慢一点,当心碰坏了这个宝贝,这可是皇后殿下送给太子妃的!"

    苏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