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天遁传音】
    “……”

    左旸与水寒秋交流了一下眼神,因为顾忌乔北溟可能藏在其中的可能性,都没有擅自说话,而是先一道小心翼翼的绕着这座碑林查探情况。

    放眼望去,这些石碑呈放射状排列。

    一大片只有半人之高的小石碑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环绕着碑林最中心的一个足足有2米来高的大石碑,无端的给人一种好像进入了一个恢弘的地下陵墓的肃穆感觉。

    左旸与水寒秋并未贸然进入碑林,而是先绕着碑林的外围进行查探,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小石碑全都是一些无字碑,在这上面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只有碑林最中间的那块大石碑上面,远远的望去能够隐约看到一些字迹,但上面到底刻的是什么东西,却无法看清楚。

    不过左旸与水寒秋还是坚持绕着这座碑林走了一圈,通过那些小石碑之间的间隙初步确定碑林之中应该没有藏人之后,才终于略微安心了一些,穿过碑林向那个大石碑走了过去。

    如此等到来到大石碑近前时,两人的心却沉到了谷底。

    “这块石碑上原本刻有一些字迹,可惜已经被什么人给毁掉了……”

    水寒秋回过头来看向左旸,有些失望的叹道。

    “嗯。”

    左旸点头应了一声,目光却依然停留在被利器划得面目全非的石碑之上,仔细看了半天之后,才轻声说道,“虽然上面的字迹已经无法看清,但是还是大概能够分别的出来,位于石碑最左面的这一列比其他字体要略微大一些、并且独立一些的字正好是5个,也就是说,原本刻在这上面的很有可能就是【修罗阴煞功】的真迹。”

    其实不管上面刻的到底是不是【修罗阴煞功】,左旸对这种情况都早有心理准备,因此此刻看到这种情况他心中虽然也是有些惋惜,但非要说难受,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受。

    “应该是了。”

    水寒秋肯定了左旸的猜测,却是又有些不忿的骂了一句,“这乔老魔当真可恶至极,如此珍贵的秘籍真迹居然都下得去手。”

    “嗯……”

    左旸眼观鼻鼻观心,却只是发出一个含混不清的鼻音,因为他知道如果换了是他,应该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看来这次是白来了,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趁早离去吧,免得真撞见了乔老魔,那时再想走便要费上一些功夫了。”

    水寒秋身为一派尊主,倒也是个颇为果断的人,见这次的目的已经无法达成,却也放下的很快,扭头便要带着左旸原路离开。

    “等一下!”

    左旸却忽然又叫住了她,依然有些念想的道,“这上面刻的是否真的就是【修罗阴煞功】,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完全确定,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罢了,而乔北溟此刻又是否真的在这个密道之内,你之前也说过,那其实也不过只是你的推测,猜测和推测都不能当做依据,更何况不是还有一道石门没进么?前面两道石门我们都已经进来了,只剩下最后一道石门就不进去看看就这么走了的话,你不觉得遗憾么?万一那里面才有我们真正在找的东西呢?”

    游戏玩的久了,左旸对游戏的认识也是越来越多,逐渐产生了自己的想法。

    在这个游戏里,左旸虽然一直以来都不只是把npc当做单纯的npc去看,但是却也改变不了水寒秋就是一个npc的本质。

    npc按照功能去分类,其实主要也就分为三大类:敌人、剧情、服务。

    这三大类npc虽然功能不同,但是说到底都是在与玩家互动的过程中进行一些必要的说明和指引,就好比左旸此前与水寒秋之间的互动,在达到一些好感条件之后,水寒秋便十分尽责的将有关这条密道的信息全部传达给了左旸,同时还帮助左旸打开了第二道石门,协助他继续进行接下来的剧情,这其实才是她出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否则游戏设计者完全可以不让水寒秋出现在这里,便可以让她拥有【修罗阴煞功】,也可以一开始就把念萝坝设计成为游戏中与九大宗派平起平坐的门派。

    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游戏之中的npc在履行职责的同时,还有着一些属于自己的独立人格,完全不会让玩家觉得太过模式化罢了。

    说到底,npc始终是npc,在玩家的游戏进程中,npc始终都只能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玩家才是游戏真正的主角,一切的选择都还是要玩家自己来做,而不同的选择,结果自然也就不同了。

    如果带着这种思路去逆推剧情的话,左旸顿时就更加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离开这条密道了。

    现在他显然正处于一个奇遇任务之中。

    按照官网的说法,奇遇任务最终的奖励完全是随机的,是好是坏又或是一无所获全都看玩家自己的选择与运气,虽然这些左旸都清楚,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个奇遇任务非同小可,好或是坏他都可以接受,就是无法接受这种平平淡淡的结果。

    换句话说,他倒宁愿自己最终被乔北溟一掌拍死,好歹也算是与乔北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