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豆先生不会读心术,他听不到宴会厅的人们内心的呐喊,还颇有兴致把那包东西颠了两下,把宴会厅里的人们急得心都跳到嗓子眼。

    而且地上这样的包裹还不止一个两个,而是一堆。憨豆先生东摸摸,西碰碰,还摸出一个吹一下就卷出好长假舌头的玩具,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乔装打扮的工具,憨豆先生一看这些,玩心大起,都忘了自己是走在街上被人套麻袋抓来的。

    不过憨豆先生忘了,那两个在镜头前表演的两人可没忘,他们两个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就看到憨豆先生在那里自娱自乐,戴上了假发和眼镜,正在努力把一个头罩往头上套。

    “嘿,看我们的这位客人。”小丑都被憨豆先生的样子给逗乐了,学着憨豆先生被头罩卡住的动作龇牙咧嘴。

    “裁判还是坐在裁判席上比较好。”谜语人看到空空的椅子和落在地上的绳子,不认同的摇摇头,对小丑说道,“看来裁判并不想老老实实的坐在裁判席上,我们还是给他另找一个裁判席吧。”

    这里是阿卡姆疯人院,别的没有,把人锁住的工具多得是。

    谜语人和小丑还未行动,憨豆先生已经放弃了把那个头罩套到头上,他撇撇嘴,吐出舌头,发出“噗噗噗”的响声,做着鬼脸嫌弃的扔掉了头罩,然后转过身来就与谜语人和小丑对视着个着。

    神经迟了不止半拍的憨豆先生意识到有些不对,他终于升起了警惕心,拿着手中的头罩和玩具面向着他们,做出抵御的姿势。

    小丑哈哈大笑起来,连隔着屏幕的人们都觉得无语。

    憨豆先生看了看手中的东西,确实小了一些,便把东西往后一丢,在地上挑了最大件的东西,高举过头,做出准备砸他们的样子。

    这回小丑和谜语人才有些紧张,“oh,shit,那是炸|弹!”

    炸|弹?

    ???

    憨豆先生也慌了,他放低了手中的东西深深的看了一眼,冷汗都流了出来,手不住的颤抖,僵硬了片刻之后,他将那一团东西扔向小丑他们,只要东西不在他的手上,他还可以安慰自己不危险。

    危险转移到了小丑手中,是的,憨豆先生的准头太好了,随手一抛就正中小丑怀里,小丑也不敢不接,虽然这炸|弹是遥控的,但毕竟是廉价买来的,要是摇晃太过有个损坏就爆了呢?

    小丑是不怕死的,如果他的死能将那些代表正义的人拖下泥潭,就算死上一回又有何妨,不也是很有艺术感的吗?

    但是现在要是死了,还是现场直播,那他死后别人会怎么说?那个傻乎乎的自诩要和蝙蝠侠作对的小丑玩了把大的,结果游戏还没有开始,他就被一个随手抓的路人给弄死了。

    呵呵。

    对了,这个路人叫什么来着?

    ……

    小丑的求生欲叫嚣着,他还要和蝙蝠侠来玩一场致命游戏,绝对不可以死在这里!于是小丑便把手中的东西扔给了谜语人。

    接到炸|弹的谜语人:“???”

    谜语人捧着炸|弹也是左右为难,小丑见势不妙已经跑开了,憨豆先生更是跑得比小丑还快,连自己刚刚因为好玩弄了一身的装扮都顾不得弄掉,冲向门口。

    憨豆先生有某种特质很特别,他总是会运气很不好的弄坏一些东西,但他的运气又不算特别坏,每次就算干出蠢事祸及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在他把门打开之后冲出去,便有惊无险的逃离了现场,门还因为他用力过大,撞在墙上反弹回去把门给合上,等小丑冲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门把断了。

    小丑:“……”怎么会这样诸事不顺。

    憨豆先生一路向外冲,一直冲到有光明的地方,他用力的撞过去,撞碎了门一下子撞开,他顺着惯性一路滚了出去,滚了老远才停了下来。

    他看脱险了,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直起身子。

    “咔嚓”,突然他挂的那串玩具中有个东西随着他起身的东西,发出了一声脆响。

    “轰!!!——”

    他呆愣着麻木没有表情的脸,傻傻的看着刚刚逃出来的那个建筑……炸了。

    慈善会的宴厅上,所有人看着已经随着巨响而没了画面的屏幕,表情十分统一的变成一片空白。

    包括已经远程弄来装备化身钢铁侠准备干一场的托尼,以及换好超人行头准备出发的克拉克,还有想了n个应对方案却一个都没有派上用场的布鲁斯。

    西尔弗惊讶得吹了声口哨,“哇!真牛!”

    然后西尔弗刚升起的崇拜之情全被夏洛克一掌揉在头上给揉没了,“停停停,我做了好久的造型呢!”

    “蠢!”夏洛克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然后压低声音和西尔弗说着悄悄话:“那你想过没有,等你被这个特工抓到之后,会不会也像他们那样,‘轰’的一下?”

    西尔弗秒怂。

    夏洛克看到憨豆先生的杀伤力后,真是懊恼不已。没想到他还有看走眼的时候,果然低估一个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