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六十三  甜心,你就是我的信念
    后来, 甜心是被疼醒的。她呻yin了一声,他扔了粉笔赶到了她面前, 轻声问:“疼吗?”

    “还好。”肖甜心看着他,仿佛睡了许多年, 一切恍如黄粱一梦。

    “我看到小甜了,她说,你需要我。”

    慕骄阳将她抱了起来, 置于膝上说:“是的, 我需要你。”

    顿了顿,慕骄阳又问她:“你还记得海边的事吗?”他不敢提小木屋,只能换一个词来作暗示,下缓冲。

    “不记得了。”肖甜心摸了摸他的脸, 又再摸了摸, 十分眷恋。

    原来,她的精神状态处于两个断裂开来的界面。当她沉睡时,知道发生过的事;当她醒来, 就会自动进行自我暗示,让她处于“遗忘”的状态, 达到对自己的补充和补偿。

    他抿了抿唇,眉心拧得紧。

    以为他是愁案件的事,肖甜心双手攀着他肩膀,唇已经贴了上去,吻了吻他眉间红痣,轻声说:“案件有什么问题吗?”

    听他分析了一遍后, 她说:“关于X的案件,你的侧写是不是有什么新想法没有告诉何队?”

    一回到工作上来,肖甜心就会分外专注,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关乎人命。

    这一点,也是慕骄阳深爱她的原因,他和她的契合是无人能够代替的。他忽然就吻住了她,低喃:“甜心,我爱你。”

    “呀,这么避不及待对我表白?”她笑得很甜,一对大眼睛弯成月牙儿,圈着他颈项,红唇已经印了上来,加深了这个吻。她吻得十分火辣,好几次还咬了他舌尖,痛得他受不住时,她手压在了他脑后,再度加深了这个吻。

    她变得有些不老实,换了个姿势跪坐在他膝上,越吻越深,吻得他几乎窒息。但他知道,她就是她,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女孩。

    “还喜欢吗?”她眼里有戏谑。

    “喜欢。”慕骄阳亲了亲她眼睛回答。

    肖甜心主动松开他,走到了黑板前,看了许久也默默思考了许久。

    “我是发现了一点线索,但是在没有证实前,不想说出来反而影响了何队他们的判断。”慕骄阳说。

    黑板上,X画了箭号对应的四个人物分别是翟林、伊娃、史密斯、尹志达。现在只剩下翟林和尹志达的旁边没有打上交叉。

    “X在对棋子下手。就像另一场‘杀戮游戏’,由他挑选出来的执行杀手,应该由他来结束,而不是被我们抓到。这样才符合X的游戏规则,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肖甜心分析道。

    慕骄阳看着她,只觉心中爱意翻涌,他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点画像侧写,而她却能完全地跟上他的思路,甚至……超越他!

    果然,肖甜心顿了顿又说:“我还觉得,X的行为里有一种仪式感。他挑选穷凶极恶的罪人,然后由他来下手除去,显示出了他好杀戮里的另一种有英雄情结,想做个地下判官的那类特质。”

    慕骄阳看了看黑板,然后说:“是。我也有这种感觉。经你补充,X的这幅画像已经基本成型。X所要模仿的洛泽,本身就是英雄,就是一个传奇。X将自己看作洛泽,他的幻想里,自己是可以执行私刑,警恶惩奸的‘警察’。”想了想又补充,“在美国,很多连环杀手都爱开警车型号的车;在作案后也喜欢参与到警方的调查中来。X就是如此。”

    “所以,X会对翟林和尹志达下手。抢在警察找到证据抓到他们前杀死他们。”肖甜心已经完成了所有的画像。

    慕骄阳一顿,抿了抿唇说:“哪又怎样?尹志达案或许能找到证据。但翟林案所有证据都存在不足,还有伊娃顶罪,控方很难在法庭上钉死他,甚至可能当庭释放。这种事,我在美国见过太多。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阿阳,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肖甜心蓦地抬眸看定他:“阿阳,你这样做,和X有什么不同?”

    这次醒来,肖甜心觉得慕骄阳有了细微的变化,说不上来,但觉得他的另一面好像渐渐暴露了出来……暴戾、阴暗、执拗的另一面……她在学生时代和他在一起时感受到过……

    她走到他面前,执起他的手,轻言细语地哄:“阿阳,我能明白,常在深渊边上走的那种感觉。这世上如此多不公平的事,但我们必须要坚持我们的信念啊!”她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心上,那里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她又说:“阿阳,别往下看,深渊里住着一头怪物。”

    慕骄阳猛地清醒过来,看向她时目光清凉而执着,“是,甜心,你就是我的信念。唯一的信念。我只需要仰望你。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光明。”

    肖甜心轻声笑了,“你错了。阿阳,你是此世间唯一的真理,唯一的光明。你是我爱的慕骄阳。”

    ***

    慕骄阳和甜心专门去拜访了洛泽夫妇。

    在那栋美丽温馨的海边别墅里,洛氏夫妇热情招待俩人。

    看见月见抱在怀里的小婴儿,肖甜心眼睛都亮了,跑了过去,伸出手说:“小草,我可不可以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