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五十三 补偿型人格
    那一切, 发生得太快,让他来不及阻止。

    但她已经那样做了, 虽然生涩,但由肖甜心那张皮囊所带来的冲击太过于剧烈, 令他难以负荷。他战栗不已,全身的血液都聚到了那里,强硬得马上就要冲破一切, 毁灭一切。她抬眸, 眼底是戏谑的笑意,声音低哑:“这个庞然大物,还真是俊俏,我都吃不下了。”

    慕骄阳双手一提, 将她拉扯了上来, 就按在他的怀里。她想动,他更为用力地抱住她,压制着她, “甜心,我永远不许你这样做。永远!我不舍得……”我不舍得你受一点点的委屈啊, 他的泪水打湿了她的发,她的脸庞,“就算是做,也是由我来,你永远不必这样。”

    忽听她一声叹,还是小甜的声音:“你对她真好, 我真羡慕。”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伏在他肩头安静地睡着了。

    当看到何队收整队伍,往这边来时,慕骄阳摇醒了她。

    “阿阳,我又睡着了?”肖甜心茫然地摇了摇头,只觉得头晕目眩。

    与他的症状不同,肖甜心的本我人格对次我人格一直无法感应,只是以梦的形式存在,她对副人格的事不知道,但小甜是知道肖甜心的存在的。

    又想到了刚才,他给老师钟教授打了电话,询问甜心在美国的情况,才知道她在辞退FBI的工作后,没有马上进入美术学院而是消失了整整一年时间。钟教授只知道她去了加州散心,但后来她的行踪在加州出现了三天后忽然消失,最后能查到的,只是一张飞往墨西哥的机票。但入境时,美国方面查不到肖甜心的入境记录。

    他需要时间去查清楚她消失的那一年发生的事。

    慕骄阳见她茫然发呆,从衣袋里取出手机,按下了播放键。

    “在梦里,我总是见到一个女孩子,她说她叫小甜。她刚才就出现了。她对我说,想过简单轻松的生活。她说她向往加州的艳阳和大海,她想去哪里躲起来。当个快活人。”

    “这是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慕骄阳的声音很温和,有抚平人心的镇静感。肖甜心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慕骄阳揉了揉她的发说,“你只要像从前那样活活泼泼,快快乐乐的就行。你只是出现了初步的人格分裂,我和景蓝会帮助你融/合。说好的,我们一起赶走小甜。”

    “这个很严重吗?”肖甜心十分担心。

    慕骄阳见到何穆同的人已经上了山,往这边开来,还在山腰拐角处对他们招了招手,于是发动了车子,跟了过去,“别担心,我能处理。你忘了,洛泽的四重人格症就是我治好的。”

    “小……小甜?她……她是个怎样的人?”肖甜心期期艾艾,心里很慌乱。

    为了安抚她,他只好说谎话:“没关系,她是个好相处的女孩。”小甜是个怎样的人?呵,她会施展一切魅力骗他上床,然后从他身边溜走,让他找不到她。只有她想的时候,才会出现。

    是的,这就是小甜,她很可怕。

    X逃跑了。

    听见这个消息时,慕骄阳并不意外。他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不会那么轻易让警方抓住。

    一众人回到瀑布后的山洞里来,鉴识科的工作人员带了照亮设备,整个山洞变得光亮无比。

    肖甜心的衣服还扔在蛛网边的地上,一位女性鉴识科员将她的衣服收进了证物袋里,希望能找到凶手的头发或其他物证。

    农舍那两间房子找搜集过了,在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指纹搜集人员摇了摇头,说:“一枚指纹都没有留下。”

    为了激励士气,另一个说道:“别灰心,在他租住的家里找到了几根头发,可以检测到DNA。”

    慕骄阳眉头紧锁,“X非常谨慎,他在这里住了整整一年,但只要在这里,他都戴着手套不留下指纹,这样的人对自己的自控力达到了变态的可怕程度。不会留下头发这样的证据,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故意的;一时他戴的本就是掩饰身份用的假发。”

    徐一一走了过来,向他请教:“慕教授,你是怎么想到他会扮成画家或侦探小说家的?”

    “他要在这里小住,最好的掩饰就是作为一名画家或是隐居写作的作家。男人写情感小说总是有点违和,但如果是侦探小说就很顺理成章。所以我推测他会以这两个身份为由,租住农屋。”慕骄阳回答得很认真。

    而肖甜心趴在一边研究那三只蜘蛛,还看得很起劲的样子。徐一一十分担心,探过头来说:“甜心,小心有毒!”

    “甜心!”

    她毫无反应,看蜘蛛交/配看得津津有味。

    “没关系,那些蜘蛛没有毒的。”慕骄阳解释。

    对这里的取证没有太多的收获,见大家心灰意冷,慕骄阳忽然说:“我可以给出凶手工作方向的侧写。”

    一听了他的话,大家都精神一振,全靠了过来。只有肖甜心还趴在那里看蜘蛛交/配看得津津有味。

    “这是一种新发现的蜘蛛种类叫达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