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十四 洋娃娃
    作者有话要说:
景蓝我很喜欢哦。慕骄阳的猪朋狗友。哈哈。我想给他单开文,依旧是推理言情。所以,这次给配角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他是很重要的配角。心理学家。嗯嗯嗯,因为明天入v了,今晚就多放一章啦,加更哦,大家要来宠爱慕同学哈!九点第二更,爱大家!  离开监狱的时候,慕骄阳一直牵着她的手。

    只是,她一改从前的活泼开朗,变得很沉默。

    当阳光再度洒在彼此身上,俩人站在光明的中央,再回首,那座犹如灰色铁甲城堡一样的监狱,像个丑陋的怪物匍匐在海边。

    其实岛上风光是真的不错。绿树成林,许多不知名野花一蓬一蓬地开,远远看着,犹如云霞,从天上开到了海里。

    慕骄阳正要开口说请她吃午饭,电话却响了。

    又发生了最新的命案。在肖甜心还在走神的时候,就直接被他塞进了车里,飞速赶往了犯罪现场。

    “离上次命案有多长时间?”肖甜心咬了咬牙,明明心里抗拒,却希望能尽快抓到凶手。好像这样做了,自己就能得到解脱一样。

    “三天。之前每次作案,凶手会有四到五个月的冷却期。”

    “凶手的作案手法在不断升级。而且,凶手似乎……”肖甜心斟酌了一下,咬了咬唇似乎是要下定某种决心:“似乎很焦虑。”

    慕骄阳侧过脸来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犯罪现场。

    一处偏僻的郊外。简陋的农家大院。

    慕骄阳取出手套戴了起来,然后对她说:“你没有手套,注意一些,别碰任何证物。”

    她点了点头。

    他先走了进去,然后说:“要有心理准备。”

    到处都是鲜血。感觉凶手更为残暴了。

    刑/警队长何穆同首先走了过来:“最近夏海市都不知道搞什么,接二连三出现连环凶案,所以只好麻烦你和景教授了。”

    另一个蹲在地上找寻线索的老警察低骂了一句:“夏海是靠海旅游城市,治安一向很好,几十年来从未出现大型凶杀案,更何况是出现连环杀手?真是见了鬼了!”

    何队安抚:“别废话了,还是工作吧!”

    都是熟悉的面孔,陈星也在,正在搜索什么。而一个蹲在尸体旁边查看的男人在听见何穆同提到他后,站了起来朝慕骄阳走了过来,说了声:“嗨。”

    肖甜心看了眼来人西装革履,是个将正装穿得一丝不苟,温润儒雅的英俊男人。

    “嗨,景蓝你也在。”慕骄阳走到他身边,和他开始讨论初步的案情。

    男性死者三十四岁,身上刀伤很多,每一刀都砍得很深很长,比起前三次案件,凶手变得更为残暴。致命伤在心脏。“典型的父爱情感的缺失。”慕骄阳分析。

    再看女性死者,二十九岁。口里塞有一把匕首,身上刀伤比起男死者,更多但不致命,凶手意在折磨,下ti呈撕/裂。但由于慕骄阳与肖甜心已经分析出凶手是女性,所以是伪造的掩饰的伤口。“凶手对母亲这个角色非常憎恨,来自童年受到的虐待。”景蓝说,“凶手遭到过继父xing侵。”

    肖甜心又看了景蓝一眼,果然是厉害的心理学家,与慕教授的想法完全吻合。

    “这里我已经做了侧写,我们的重点还是在小女孩的卧房里,因为凶手心理接近崩溃,且因时间仓促改变了做案模式,没有经过‘过家家’扮演,直接开始杀戮。凶手的幻想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很快会进行第五次杀戮。”景蓝先一步往受害者七岁小女孩的房间走去。

    肖甜心察觉到了,这一次的现场十分凌乱,凶手的心理出现了异常,估计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令她崩溃的事件。例如,失业。毕竟,以她的精神状态,已经开始处理不好工作上面临的各种问题。她的脑海里充斥的全是杀人的幻想。而失业,导致了她对原生家庭更多的怨恨、绝望,与强感到强烈的不公。

    闭上眼睛,肖甜心将自己代入凶手的心理,喃喃:“为什么要这样不公平。因为我是女孩子,不是父母想要的男孩子。所以才会有这一切不幸,才会失业,才会绝望。”

    “是。这就是凶手的诉求。”慕骄阳牵着她的衫袖,将她带离鲜血、死亡,将她带到他的羽翼之下,“进去吧”他想了想,放开她衫袖,手轻轻搭在她肩头,堪堪圈着她,给她保护。

    这一次,他的女孩,很勇敢。没有呕吐。

    心理学家、犯罪心理专家组成的小团体有自己的破案方式,于是和刑/警队分开工作。

    当他们三人走进小女孩房间时,痕检人员和技术人员正在取证和拍照。

    “小安,请对那个洋娃娃进行多角度多方位拍照。谢谢。”慕骄阳对着技术员说道。

    陈星知道他们对证物的侧重与刑/警们是不同的,对安武点了点头:“照办。”然后对另一个捧着笔记本电脑的技术人员安文说道:“阿文,你把这座屋子的四周道路天眼,与主干道的天眼找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