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看到光的背面 > 楔子 命运的齿轮
    作者有话要说:
ps:今晚八点还有一更哦!大家记得来看!

    哈哈哈,林子把话说在前头。这真的是一部萌甜萌甜的文,甜甜哒。别被开篇楔子给吓到哦。那是我的一贯风格而已,侧重心理。每个作者都有她固有的风格嘛,看过洛泽《他刻骨铭心的爱》的,都知道这是林子的固有风格了。

    划重点:慕骄阳和肖甜心同学是最萌身高差193&159,所以,绝壁的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再次划重点!划重点!亲亲抱抱举高高!!!嗯,重点就是举高高。嘿嘿嘿。

    这俩人是从校服到婚纱哦。大家期待嘛?哈哈哈哈!校园部分回忆杀。

    发新文,都会有活动哒,请关注窝的微博留意活动,然后每章有红包随机掉落哦,大家多给窝留言吧!每一条窝都会很认真滴看哒,爱大家!

      眼前是白亮的光,那种光惨白,炽亮,白得如同虚幻。

    一个密封的房间,一个密闭的空间。

    我想,我是在哪里?

    我躺在了一张手术台上,不,是解剖台。

    还有生的希望吗?我想求救,我想大喊,可是我喊不出声。

    “你不是善于捕捉猎物吗?最精明的猎手!”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冷静中有着狂热的兴奋。就像一个最出色的猎人。而我现在成为了猎物。

    我看到了刀的冷光,锋利,嗜血。

    锋芒毕露。

    我想,要是能一刀毙命,真是很不错的选择。可是,现实是,不会。这个冷酷声音的主人,是个xing虐/待犯。他喜欢残忍地虐/待,直至猎物死亡,然后,再寻找下一个猎物,以此反复循环,只有被抓到,才会是终止。我一直在追捕他。

    可是,现在我躺在了解剖台上。

    所以,他不会选择轻松的解决方法,不然,他无需将我带到这里,置于解剖台上,意味着慢慢折磨的开始。

    刀,从我的腹部切了下去。我一向不相信有上帝,我没有信教。此刻,我只想我的呼喊,上帝能听见。

    他避开了重要器/官,在肌肉与骨骼之间的缝隙里游走。他,在戏耍我。

    我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对自己说:“慕骄阳,你忍受不了是吗?你看,每个受害人,都是这样过来。每个受害人,都在说话。”

    “我知道。我知道。”我说。

    “你承受不了的,这对你来说太残酷。你不够强大,换我来吧!我会坚持到救我的人出现的那一刻。”我看到自己闭上了眼睛,然后我体内,被称作慕教授的另一个我,出来了。

    我是游走在黑暗与光明的那一类人。我们看到的,总是隐藏在光的背面的东西。这个世界越是充满光明,反之,黑暗地方的反扑就更为强大。凶手,总是最好的猎人,他们就像丛林里的狮子,总能看到一群猎物里,最特别的那一只。一直等待它,直至它落单,然后将它捕获。要想抓到凶手,就要将自己置于凶手的位置去思考。

    而只有“最特别”的那一只,才会落单。

    我们,必须对受害者,感同身受。才不会坠入黑暗。

    因为,有时候,我们与凶手都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想成为猎人。

    疼痛,一层一层铺开,镇静剂在我的身体里流动。而我无法动弹,只能清醒地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剖开。

    快救救我吧!慕教授发了疯一样大喊,但依旧只有卡在喉头的“嗬嗬”声,在久延残喘。

    然后,我听到了破门而入的声音,我自炽亮中坠落,跌进黑暗里,然后,我看到了光。

    只是南柯一梦。

    梦里,我成为了受害人。他们的痛苦,我感同身受。

    我听到了慕教授的声音:“慕骄阳,你总是不够强大。你回去吧。是时候了,我将出现在世人面前。我会替代你,成为慕骄阳。”

    简报室里,一个有着好看苹果脸的年轻女孩子站在最靠近站台的位置,她迅速记录着什么,偶尔抬头给出几点简报意见。她一袭黑色套装,垂坠的黑色丝质长裤利落笔直。

    下面的人看着她,雪白的肌肤,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一管鼻子像她的着装利落干净,但弧线是东方人特有的柔和流畅,红菱似的小嘴,紧抿时,像一颗樱桃。是一张在刻意故作成熟的脸。

    “从凶手寄录像给受害人家属这点来看,证明凶手毫无怜悯,性好虐待,选择的受害人,没有任何共同点,年龄跨度非常大,职业身份也完全不同;除了都是已婚,已为人母。无不良嗜好。是低风险人群。证明凶手智商很高。和一般的xing虐/待犯不同,凶手的行为里,透出的信息更多的是报复。而且,这是一个团伙在作案。排除兄弟等有血缘关系的人,因为有血缘关系的人,不会一起谈论xing,和进行xing/行为。从罪案手法如此熟练来看,是惯犯了,至少有一个是曾经坐过牢的,最近才被放出来。可以查查资料库。”

    台上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脸露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