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39 章
    刘荨回到成都之后, 就感受到了大臣们爱的折子。

    天啦,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折子。

    刘荨忍不住抱怨司俊:“你不该改进纸张的,你看, 如果他们写竹简,就没那么容易了。”

    司俊道:“且不说纸张早就出现了,就算用竹简,他们也会上折子。到时候你就要担心一下会不会被竹简埋掉的问题了。”

    刘荨被司俊的话噎住了,超级垂头丧气。

    司俊拍拍刘荨的肩膀道:“至少只是上折子,还没有当众抱着你的大腿哭, 你就知足吧。”

    刘荨抖了抖, 更加垂头丧气。

    实际上益州的官吏们不是不想抱着皇帝陛下的大腿哭, 只是想着皇帝陛下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自己去哭一场, 好似有点太过了, 怕会打击皇帝陛下的的积极性。

    如果他们知道, 因为他们这一次的纵容, 刘荨心想大家不熟的时候,反应都这么不痛不痒,熟了以后肯定更加纵容他,心里对这次“离家出走”毫无压力,他们现在一定会上演撞柱子的十八种方法。

    然而他们不知道啊,所以刘荨就这么被他们放过了。

    司俊就没这么轻松了。

    虽然李昂帮他做了很多工作, 李昂离开之后还有公宇, 但仍旧有许多工作需要他自己完成。

    刘荨作为还在学习政务的皇帝, 工作就是帮帮司俊打下手,顺带听司俊讲课。

    司俊一边干活还要一边给刘荨讲解,一心二用更忙了。

    刘荨在其中也学到了许多。

    一州不治,何以治天下?刘荨看着益州那些麻烦事,嘟着嘴,嘴唇和鼻孔之间夹着毛笔,满脸嫌弃麻烦的样子。

    司俊看着刘荨这滑稽样,疲惫都好似稍稍消失了一些。

    刘荨道:“反正现在没人,我变成猫给你当手腕垫如何?用毛笔写字手腕得悬空,实在是太累了。你不发明一下钢笔铅笔什么的吗?”

    司俊道:“炭笔等这些硬笔可以推广给民间,用于民间记账等用途。就以陛下的名义推广吧。”

    刘荨挑眉:“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给我增加声望呢。”

    司俊听出刘荨话中开玩笑的意思,也开玩笑道:“这是臣该做的,陛下不用谢。”

    刘荨“噗嗤”笑道:“那我就笑纳了。别皮了,你还想在这里忙多久,那么多下属,你还真准备自己亲力亲为,把自己忙死吗?新招来的两个苦力,你不用一下?”

    司俊道:“刚来益州就待在身边,提报太过对他们也不是好事。”

    刘荨道:“谁让你提拔他们了,就让他们当秘书而已。没职位的。”

    司俊惊讶。

    刘荨比他还黑心啊,让人白干苦力不给升官?

    刘荨笑眯眯道:“我觉得他们反而会来感谢咱两,觉得咱两对他们太好了。”

    司俊放下笔,叹气道:“陛下说的是。”

    果然,刘荨比自己更适合这个位置。

    刘荨鼓起腮帮子,道:“就咱们两人在,你还要说陛下吗?”

    司俊无奈笑道:“小草。”

    刘荨得意的勾起嘴角,心里跟灌了蜜似的。

    他就喜欢小伙伴用无奈低沉的声线叫自己小草的样子,浑身都麻了。

    没想到自己还是个声控呢,上辈子怎么没发现自己还有这爱好。

    司俊道:“小草,你是不是无聊了?”

    他知道刘荨这几年一直被关在宫殿里,没有任何自由可言,虽然系统小屋可以给他以心灵上的慰藉,但毕竟地方也不大,刘荨离开京城之后,就不太喜欢待在一处。

    只是他现在事情太多,推广新作物、接待投奔的人、和荆州众人的磨合、以及虎视眈眈的其他势力,都垒在了他面前。他实在是没办法陪刘荨四处逛逛,可他又不放心刘荨一个人出游。

    在荆州,他就放刘荨离开视线半日,刘荨就去打了个群架,顺带捡了两个人回来。就算是在益州,在成都,他也担心刘荨会不会被不长眼睛的人伤害。

    司俊知道自己这种心态有点保护过度的嫌疑,可刘荨还在这么小,在现代社会,还是个初中生,他怎么保护都是不为过吧。

    刘荨道:“是有些无聊。不过没关系,我还坐得住。以后在宫殿会一待几十年,现在就闲不住,以后怎么办。”

    听着刘荨这么说,他更心疼了。

    司俊想了想,道:“过些日子就是重阳登高节了,我虽没时间,但可让其他人带你去逛逛。”

    刘荨道:“你不去?那我在这陪你。大好的节日”

    司俊道:“重阳我也会设宴,只是不去登高。我在成都这么多年,附近也都逛腻了。何况,我无论去了哪里,他们都能认出来。小草就不一样,大可以微服私访。”

    刘荨道:“说得好像你伪装之后能被人认出来似的。”

    虽这么说,刘荨还是心动了。成都周边景色他都没见过呢。比如九寨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