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暴君 > 第 15 章
    司俊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他似乎没有问过刘荨带了多少东西出来。

    这原因也简单,司俊在知道宋太后去世,刘荨受了刺激之后,就满脑子担心刘荨,怎么可能还有心思谋划,让刘荨打包多少东西?

    刘荨人安然无事就好。

    而且以常理而言,刘荨当时精神状态不正常,满脑子就是扛着炸|药包炸死于泽。他应该也没心思去计划打包什么东西吧?就算有心思,时间那么紧,为了隐蔽,他变的肯定是小猫。小猫腿那么短,能跑多少地方?

    后来司俊虽然想过这个问题,担心刘荨有压力,后悔没多打包些钱财增加实力,因此一直没问。

    现在司俊觉得自己想岔了。

    他扶额问道:“小草,我能问一下,你带了多少东西出来吗?”

    寝宫都被你搬空了也就算了,这本是你睡的地方,但很多摆设是后妃宫中才会有的吧?

    听司俊难得叫他一次小名,刘荨知道司俊大概在头疼了。

    但他不知道为何司俊头疼。

    他带的东西越多,司俊不是该更高兴吗?

    刘荨掰着手指头,粗略数道:“内库和太后私库……宫中摆设……藏书……收藏的兵器……国库……于贼囤积的粮草……”

    司俊不知道自己该做出怎样的表情。

    益州的确富裕,但是刘荨带来的这些财物,可以再养一支益州同规模军队。

    汉室虽然势颓,但每年税收还是在的。于泽入京之后,俨然将国库当成了自己的东西,所以对充盈国库十分积极,连自己积攒的财物都运入了国库——国库隐秘性和安全性肯定比于泽自己挖个地窖来得高。

    而汉室传承几百年,宫中珍宝不知几许。只代代皇后后妃带去的嫁妆,就已经价值连城。

    据刘荨意思,他连冷宫的摆设都没放过,何况库房。

    司俊叹口气,发现自己对刘荨的了解还不够。

    刘荨见司俊样子不是高兴,虽然心中疑惑,语气还是弱了几分:“还、还有玉玺、天子私印、太后私印……祖宗的牌位……”

    司俊哭笑不得:“你把牌位也带上了?”

    虽然刘荨嘴里老嚷嚷着他不是原装刘家子弟,实际上明明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刘荨道:“不只是牌位,太庙我全搬空了。”

    司俊:“……”

    刘荨道:“都是好东西呢!卖了能值多少钱,养多少兵马啊!”

    司俊:“……太庙东西的主意你就别打了。怎么搬出来,以后怎么搬回去。”

    刘荨耷拉脑袋:“多浪费啊,反正刘家列祖列宗看我把太庙的礼器融了养兵马收复河山,他们肯定也会同意。大不了就当我借他们的,以后再做一批新的还给他们嘛。”

    司俊叹气:“还没穷到那地步。你给带来的东西列张单子……单子在系统里列,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待我考虑一下怎么编个理由,你再把东西拿出来。”

    刘荨见司俊并不是生气,语气也嚣张了一些:“你不是说我乃是天命神授,自带异象,那么隔空取物什么的也没什么吧?至少比祖宗召唤陨石来得正常。”

    司俊难得吐槽:“都不正常。虽我准备给你塑造一个神异的形象,但神异事迹是让人猜不出来前因后果,而不是让人一眼看穿你的底细。”

    “你的空间若被人得知,且不说将士会不会依赖你的空间,不再考虑粮草运输等问题,其他人也会重点针对你。”

    刘荨打断道:“等等,我这空间用来运送粮草不是正好?为什么不能?”

    司俊道:“首先,你会很危险;其次,粮草押运也是练兵的一环。你能帮得了一时,能帮得了一世?就算你能,但空间随着你走动,你作为天子,怎可能专门去押运粮草?而且他们完全没了粮草后顾之忧,依赖于你,整个军队就会毁了。”

    “你也不想等你去世之后,大汉军队瞬间变成连押运粮草都不会的傻子。”

    刘荨结结巴巴道:“但、但是押运粮草会死许多人吧?”

    若变成他去运,死的人会变少吧?

    司俊这时候显得特别无情:“战争都会死人。把你的东西收起来,晚上我们去空间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司俊觉得自己脑子还是不够,需要伙伴们帮忙。

    刘荨垂着脑袋,显得特别烦恼。

    司俊叹口气道:“还不明白,就去问河清他们,为何我要这么做。”

    刘荨嘟囔:“为什么要问他们,你说不清?”

    司俊挑眉:“我说得清,但你会听吗?”

    刘荨被司俊的话噎住了。

    见刘荨垂头丧气的样子,司俊心里叹气。

    还好刘荨对宿谊和慕晏两位教导他的老师很尊敬,不然刘荨这越来越接近两只猫的性子,他还真够头疼。

    所以到底有什么法子,能让两只猫别老是当坏榜样,跟他们的饲主商量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