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卫城是今天下午临时来杭州开个会,会议结束的时候,陈鸣告诉他乔俏在剧组出了点事,所以他直接让陈鸣开车送他过来。

    不管怎么样,如今他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他有责任照顾她。

    其实秦卫城到这边有一会儿功夫了,只不过看到有人找乔俏,他没出现而已。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秦卫城已经见怪不怪。

    听他这样说,乔俏就猜到赵俊演找她的一幕,被他看到了。于是,乔俏反而更加赖在他怀里,不肯起来了。

    “你看到了啊?”乔俏娇娇软软贴在他怀里,一双白嫩小手也不安分老实,戳他胸口,“你都看到了,你怎么不出来?现在等人走了才出来,怎么‘捉奸捉双’啊?”

    秦卫城望着黏在怀里的娇软小女人,见她只穿一件单薄的睡衣,到底怕她冻着,于是将人抱起往房间去。

    乔俏水眸一动,白嫩的玉足一勾,就顺势将门关上了。

    进了房间后,秦卫城将人放下来。

    他有些嫌热,直接抬手松了领带,顺便解了领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

    乔俏进剧组,当时是陈鸣给明坤打的电话。就算秦卫城没出面,但是明坤也猜得到,怕是秦卫城的人。

    明坤其实不管这些刚出道的小明星是不是找金主抱大佬,他在乎的,永远是演技。乔俏演技好,他当然愿意启用。

    再说,既然乔俏背后的人是秦卫城,他何不卖这样一个面子呢?

    陆重是厉害,但是如何比得过秦卫城?

    明坤心里有自己的如意算盘,所以,自然不会亏待乔俏。

    乔俏的住宿条件,就算不能跟顾崇萧子童比,那也绝对不可能差。

    乔俏是单人住,房间挺大的,地上铺的是厚厚软软的地毯。卫生间有淋浴,也有浴缸,壁橱很大,光线很好。

    秦卫城略扫了眼,知道这明坤识趣。

    过来就是想亲眼看看她到底有事没有,现在看到人好好的,还能在这里跟他演戏跟他装,想必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秦卫城飞机只改签延迟了几个小时,一会儿还得飞回尚城去。所以,他也没时间留在这里跟她耗。

    “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或者联系陈鸣。”秦卫城说,“我让陈鸣安排了两个人跟在你身边,你放心,他们不会随便出现打搅你。但是如果你有事情的话,可以找他们。”

    乔俏都不知道这事情。

    “秦老师还特意安排人保护我?”乔俏惊呆了。

    秦卫城忽视了她脸上夸张的表情,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他说:“等你回去后,一起去看爷爷……”

    老爷子如今上了年纪,越来越像个小孩子。就因为上次骗两人回去吃饭被秦卫城说了后,老爷子脾气也上来了,直接自己跑去养老院呆着,秦卫城这个孙子跟乔俏这个孙媳妇不去接他,他就不回来。

    秦卫城不可能会跟老人家计较这些,亲自去接人。谁知道,老人家说阿俏没来,不回去。

    秦卫城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阿俏在拍戏,等回了尚城就去接他。

    乔俏正惊讶于秦卫城竟然要带她见家长了,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正琢磨着要多问几句的时候,秦卫城手机不合时宜响了起来。

    是陈鸣打来的电话,多半是催他下去的。

    秦卫城没接,直接把电话挂了。

    “记着我说的话。”他再次叮嘱。

    乔俏特别殷勤地送秦卫城到门口,回来后,仰躺在大床上,想着这件事情。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怪怪的。

    接下来高负荷的工作,让乔俏根本也无暇多想别的,只能全身心投入到拍戏中。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拍过戏了,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认认真真演好每一场戏……这种日子,才是她真正想要过的日子。

    乔俏戏份不多,差不多一个星期,她就杀青了。

    临走前,明坤将她叫了过去。

    乔俏以为是明坤想跟她谈下次合作的事情,没想到,竟然在明坤那里,她看到了陆重。

    是陆重找她?

    乔俏带着疑惑敲了敲门:“明导。”

    正在跟陆重说话的明坤,立即笑着朝乔俏招了招手。

    而陆重,人依旧坐着没动,只是在听到声音的时候,略微侧身朝门口看了眼。

    即便隔得远,但是透过男人那双金丝边的眼镜,她依旧看得清楚他那双寒眸。

    这是来者不善啊,乔俏眼底一片死寂,心中轻哼了一声。

    乔俏走了过去,却只跟明坤打招呼,权当没有看到陆重。

    “明导,您找我有事?”

    明坤笑着指了指陆重:“是陆导找你有事。”

    果然是他找自己……乔俏心头一跳。

    当年她有多爱他,如今便有多恨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