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年代金满仓 > 第 25 章
    老话说, 七坐八爬,婴儿一般是七个月知道坐, 八个月才会爬,然而对由异世时空穿越过来、天赋异禀的杨宁馨来说, 她根本没有受这个生长规律的限制, 她发现自己还只有半岁的样子,一双腿就很有力气了,只是为了不让别人觉得这事情太奇怪,她只把这站立行走的节奏稍微提前了一点点。

    十个月上头, 她就能扶着椅子慢慢走一小段路了,湖泉村里的人都啧啧称奇,从来没见过哪个奶娃子像杨宁馨一样走路这样早,而且她还能走得很稳, 很少有失去平衡跌倒的时候。

    “人家小六吃得好!原来一直吃奶糕,后来用骨头汤熬稀饭,你想想,这营养还能不好?咱家的娃怎么和小六去比?”

    杨家精心的哺育, 很好的为杨宁馨做了掩饰,十一个半月的时候, 她就能松开手跌跌撞撞的自己走上几步了,这也是为什么左亚辉提出让她也参加忠字舞大军的原因。

    “婶子,你就放心好了, 我们会看好小六的。”左亚辉蹲下身子, 将站在地上的杨宁馨搂在怀里:“婶子, 我跟你说,小六其实走得很稳了,她就是要多锻炼才能走得更好呢。”

    “是吗?”王月芽将信将疑的看着杨宁馨:“小六真能去跳忠字舞?”

    “可以的!”左亚辉革命情怀勃发:“□□教导我们,遇到困难不要害怕,要努力克服,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对小六来说,跳忠字舞也是纸老虎,能够被克服!”

    虽然没见过纸老虎到底长啥样,王月芽还是决定让杨宁馨去参加忠字舞训练:“行,咱们要听□□的话!”

    只不过毕竟不放心,王月芽喊着一家人过来开小会:“咱们家小六也要一块儿跳忠字舞哩,大家都注意着啊,千万别让小六摔跤了!”

    廖小梅有些心疼,抱住杨宁馨坐在那里,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她的背,眼睛巴巴的望着王月芽:“娘,小六能不能不去哇?我害怕她跌倒呢。”

    “我都答应队长了,咱们先让小六去试试,要是行就让她去,不行就算了。”王月芽想了想,脸上露出了笑容:“杨林江那个死夹子,为了让小六去跳忠字舞,还许了咱们家二十斤米哩!”

    “啥?为啥我们去跳他不给米啊?”狗蛋愤愤不平:“就小六去跳给大米?”

    “咱们家小六是宝贝疙瘩,才这么小就挣工分咯!”王月芽得意的看了看杨宁馨一眼:“小六真聪明,你看哥哥们都没你厉害!”

    狗蛋挠了挠脑袋,满脸的不高兴。

    “得得得,你们好好照顾着妹妹,过年的时候奶奶每人给五毛钱压岁!”王月芽见着孙子们都是一脸羡慕和惆怅,赶紧许了个甜头:“那我可说清楚,小六摔一次,你们的压岁钱就扣一毛,听见没?”

    “知道了!”

    几个小子高兴得跳了起来,跑到旁边商量:“小六跳舞的时候,咱们总要有两个在她旁边,万一她要摔跤,咱们就躺地上给她当沙包!”

    “没错,只要小六不摔着,咱们每人能挣五毛钱哪!”

    说到挣压岁钱,五个小子脸上都放出亮来。

    杨林江的选择没错,挑了十个女知青回来,湖泉村的忠字舞排练和以前比,那是天壤之别,再加上左亚辉的静心构思,这忠字舞可是别具一格。

    第一天排练,湖泉村里除了年纪太大的老人和类似杨国平这样的残疾人,男女老少都在靠山的小坡上集合,杨林江吹了下口哨点了人数,参加忠字舞排练的有一百二十来人。

    好庞大的队伍啊,杨宁馨看着周围都是脑袋,心里好奇,也不知道这忠字舞跳出来是不是能与二十一世纪的广场舞媲美。

    左亚辉站了出来,走到杨林江身边,先微笑着向大家挥了挥手,豪迈的背诵了一段□□语录:“□□教导我们,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今天我们要向敬爱的主席跳忠字舞表明忠心,咱们湖泉村团结如一人,试看哪一队能赢我们?”

    她的话铿锵有力,大家都热烈的鼓起掌来。

    杨林江手里拿着红宝书,朝左边一挥,右边一晃:“大家都要听左知青的安排,正月十五的比赛里,咱们湖泉村一定要拿第一!”

    一群人跟着杨林江振臂高呼:“第一、第一!”

    杨宁馨也兴奋起来,虽然被廖小梅紧紧的抱着,可她还是伸了伸胳膊踢了踢腿表示她也有决心——这可能就是心理学里说的群体感染吧。

    等着大家安静下来,左亚辉开始排阵型。

    十个女知青在最前排……

    杨宁馨被王月芽抱着看左亚辉挑人,跟前世卖水果的差不多,最大最好看的果子都要放到第一排,这是用来吸引顾客的,后边那一排就是小、干、涩的那一种了。

    左亚辉让村里的后生都站到旁边,按着高矮一字排开,她挑挑拣拣选出了十个,被挑出来的那十个洋洋得意,昂首挺胸站在那里,左亚辉一个个的拖着站到了相对应的女知青身边:“记住了,你们要一对一对的出场。”

    后生群里顷刻炸了窝,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