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不是贾雨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找来船夫,船夫拿着划桨打捞贾雨村。

    “果真是人在做天在看哟,做人还是要厚道。”船夫边救人边想。

    前几日贾雨村不让救人的嘴脸还历历在目。

    报应来的真快。

    费了好大力气船夫才把贾雨村拉了上来。

    爬到船上的贾雨村瘫软成一堆,连吐了好几口水,“小贱蹄子,害我命哉!害我命哉!”贾雨村骂道雪雁,这般的贾雨村还哪里有半分文人的模样。

    没有办法,一个人愤怒惊慌的时候最容易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

    特别贾雨村这样的衣冠禽兽,反差更大。

    “啧啧啧啧。”船夫皱了眉头,他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是怎么和那样神仙般的姑娘扯上关系的。

    黛玉淡淡的看着贾雨村的嘴脸,这般的人竟然是她的先生。

    贾雨村骂的声音太大把船舱里的王嬷嬷给叫了出来,“这是怎的?”王嬷嬷看着十分狼狈的贾雨村。

    “嬷嬷,给船夫些散碎银子。”黛玉对王嬷嬷道,总不能让人白出力气。

    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了水,贾雨村还在骂,王嬷嬷听了一下,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雪雁把贾雨村给推下去的?

    对于雪雁,王嬷嬷不喜她许久,作为黛玉的奶嬷嬷,说句高攀的话,王嬷嬷早就把黛玉当做自己的女儿,谁对自家姑娘不真心王嬷嬷心里有数。

    各位可能会问,既然这般,雪雁怎么还能伺候黛玉?

    林如海虽疼黛玉,可他公务繁忙,很少关心内宅的事,贾敏又是个软性子,林府的奴才被惯的失了规矩。

    “是,姑娘。”王嬷嬷嫌弃的看了贾雨村一眼,她早就说这个什么劳什子的先生不是好人,要是这幅嘴脸被她家老爷看见就好了。

    交代完了王嬷嬷,黛玉转身回了船舱,不想多看贾雨村一眼。

    黛玉之前虽知贾雨村不可信,可这般丑陋的样子还是头一次见。

    “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姑娘信我。”

    黛玉刚迈进船舱雪雁就扑了过来,黛玉身子羸弱,差点被雪雁扑倒,黛玉微皱眉。

    “先生应是无事,待会过去赔不是便好。”黛玉对雪雁说道。

    “先生定饶不了我,姑娘帮雁儿说说情。”雪雁边哭边道。

    这真是卖主子的时候只想自己,出了事却想黛玉。

    不要说雪雁年岁小,骨子里的东西是变不了的。

    黛玉看着雪雁,眼中说不出的情绪,沉默半天,黛玉点了点头,倒是心软。

    想着经过今日的事情雪雁该有所反省,黛玉决定在给雪雁一次机会。

    那头船夫把贾雨村抗到了船舱里,在怎么说也是收了人家银子,看着落汤鸡般的贾雨村船夫帮着换了干爽的衣服。

    落水加上骂人消耗了贾雨村不少体力,如今有人伺候换衣服他自不会拒绝。

    换下的湿衣服扔在了屋子外面,等会挂在船头让风吹会就干了。

    “小蹄子定饶不了你。”贾雨村还在骂雪雁,什么文人不文人都没命值钱!

    这一骂贾雨村又感头晕恶心。

    “船夫,把船停歇。”贾雨村对着船夫喊道。

    这船晃的贾雨村难受。

    “爷,您这不是赶路么?”船夫进来道。

    前几天救人的时候要停一会,贾雨村好生反对,轮到自己了立马转变态度。

    “我现在这般还赶什么路!”贾雨村气急败坏的模样。

    “那您等着,我去问问姑娘。”船夫道。

    付银子的说了算。

    正巧王嬷嬷还没回船舱,船夫把贾雨村的要求和王嬷嬷说了。

    “且等我和我家姑娘说说。”王嬷嬷回道。

    “好咧。”船夫应道。

    “在我家姑娘没发话前还劳烦师傅赶路。”王嬷嬷道,“好好赶路。”

    “晕死那厮。”王嬷嬷心里道,经过上次救人和这次骂人事件,王嬷嬷对贾雨村特别鄙视,会识字念书又怎样,心黑了当官也是个贪官。

    不得不佩服王嬷嬷真相了,贾雨村还真真是个贪官。

    “好咧。”船夫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王嬷嬷特意在外面逛了一会在进船舱找的黛玉,只这一会贾雨村便吐的不行,没了骂人的精力。

    黛玉那边,雪雁见自家姑娘同意给自己说情马上破涕为笑。

    “雁儿就知道姑娘最好了。”雪雁站了起来,眼里没半滴泪珠。

    王嬷嬷进门的时候正对了雪雁这笑脸,瞬间就变了脸色。

    “你也该仔细些,别老给姑娘惹麻烦。”王嬷嬷进来对着雪雁说道,语气不好。

    “雁儿知道了。”雪雁道,因由犯了错,雪雁不敢顶嘴,只是对着王嬷嬷的脸色不好看,似是嫌弃王嬷嬷多管闲事。

    雪雁可是家生子,她爹是府上的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