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入赘狂兵韩东 > 第205章 夜话
    第205章 夜话吃过饭,夏梦先回了房间。

    隐约还能听到妹妹在说去上京的事情,没放在心上。洗澡,换上睡衣之后趟床头看书。

    风拍打着窗帘,天气变得有点不太寻常。没多会,滴滴答答的声音响起,是下雨了。

    夏梦走下床,到窗边将窗户合上。可见性的,外头像是蒙了一层雾,雨滴由小而大砸落下来。

    于此同时,身后有开门的动静。

    见是韩东,夏梦话里少了饭间亲热:“有事么?”

    韩东指了指浴室方向:“借你浴室,洗个澡。”

    他自己明白夏梦为何态度突变,应该还是因为关新月的事。

    在警察局期间,关新月没少来看他,夏梦因而碰到过好几次。饭间,瞧她没有反常,韩东还抱有侥幸,她大概是没那么小心眼。现在看来,刚就是演戏给龚秋玲跟夏明明看,故意营造出一种夫妻关系和谐的氛围。

    这跟韩东预料中的相处不太一样,他也不适应突然骤冷的温度。主动找话题道:“下午还好好的天气,没想到雨来的这么突然。”

    “三天前的天气预报就说今天有雨,没觉得突然!”

    韩东走过去,刚要环住她腰肢说几句软话,被夏梦抬步躲开:“洗过澡,等会回你自己房间。我有点困,要休息了!”

    似乎也觉得自己话太生硬,她接着道:“明明说让你跟着去上京的事,你怎么看?”

    韩东收回有些僵硬的动作:“我想过去一趟,顺便看看战友。”

    “她要去好久的!”

    “我最多一周时间。”

    “你要知道,蒋中平他们都是什么人物?真以为如明明说的那么简单,一块吃顿饭就能攀上交情。”

    “你误会我意思了,就是去上京看看战友,没想过去讨好谁!”

    夏梦愣了下:“你难道不觉得机会千载难逢么?错过了这次,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再跟蒋中平他们认识的机缘。”

    韩东无奈道:“你一会说我攀不上人家,一会又说不攀上人家是遗憾。到底要怎么着。”

    夏梦有种对牛弹琴的错觉:“洗你的澡去。”

    韩东空来郁闷,大致倒也摸到了女人想法边缘,难以理解而已。

    她应该是觉得男人要有进取心,有企图功利心。

    而韩东自己,偏生对这些有的没的懒得去想。他所能想到去做的都是眼前的事情,如尽快协助钟思影把阿鬼抓捕归案,如尽快落实工作室被砸的赔偿问题……

    强忍着不去想两人思想上的隔阂,韩东去了浴室。

    冰冷的水珠顺着头发滚下,他大脑稍清明了一些,看了眼浴室外突然熄灭的灯光,微有低落。

    这种患得患失就跟结婚那会差不多,会因为她高兴而高兴,因为她低沉而低沉。会去想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够,该怎么去弥补。

    可太累了,他也尝试过去顺着她做任何事情,于两人的关系毫无益处。

    雨似乎更大了些,在浴室里,他都听到了哗哗啦啦的异动。

    而外界的声音,将整个房间反射的更加静蔼寂寥。

    韩东打了个冷颤,习惯洗冷水澡的他,有点适应不了突然转凉的天气。

    匆匆围上浴巾,拿毛巾胡乱抹了下头发。

    路灯的光线透过微开的窗帘,让房间稍有一些可见度。韩东摸索着去打开灯光,这才看清楚,夏梦人整个蒙进了单薄的被褥中。

    呼吸几乎听不到,也不清楚她到底睡了没有。

    但随即,她掀开了被子:“烦不烦啊,都说了让你回房间睡。”

    韩东瞧着她那张精致如刻的面孔上密布着的不耐,拉开了旁边衣柜:“今天气有点凉,想帮你拿个比较厚的被子……”

    夏梦眼神稍缓:“我不冷。”

    “你是不是不舒服?”

    夏梦敲了敲额头:“头有点疼,这几天总失眠。抱歉啊,对你态度不好。”

    “睡不着就先别睡了,还早。”

    夏梦见他抱着被子往自己这边来,瞪了一眼:“我身体不方便,你别打什么主意。”

    韩东被点破心思,却也并不是太局促。

    男人本性,他跟夏梦独处一室确实会把控不住。可也并不是完全下半身去思考,她这种状态,根本就不可能会配合。

    所以,虽蠢蠢欲动,韩东却一直没敢太由着念头乱窜。不知道夏梦信不信,他就想跟她聊会天,单独相处下。

    以前的韩东,在部队被关十天半个月的禁闭,心无杂念。如今却因为警察局里短短的时间,脑海中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夏梦的影子。他都觉得自己是着魔了,可毫无解决办法。

    跟她在一块的感觉,尤其是同床共枕,随口聊天。让曾连吸毒都强行戒掉过的韩东,重新上瘾。

    装没看到她躲闪动作,韩东拿了个枕头放在了她背后:“公司最近怎么样?”

    夏梦欠了欠身体,实在是没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