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入赘狂兵韩东 > 第204章 生日
    第204章 生日到家门口,别墅中没什么动静。他停步掀开上衣看了眼,昏暗的灯光下,肋骨跟腰部交接处,隐然泛青,剧痛仍自不断袭来。

    韩东用手揉了揉,待疼痛稍缓,他才状若无事的去按门铃。

    叮咚中,半天没有回应。

    他暗自奇怪,手放在门柄上压了一下。

    门开了。

    夏梦母女平时挺有安全意识的,一般情况,晚上都会将门反锁。今天怎么回事?

    这阵子因为闵辉,韩东神经线条绷的很紧,不由多了些警惕。

    小心翼翼将门拉开了条缝:“小梦?”

    气氛仍然是静悄悄的,没有动静。

    难不成都不在家?可明明夏梦打电话说,在家里等着他。

    心脏收缩了下,他当即推开了房门。

    咔嚓!

    原黑暗的环境随着他进入,瞬息亮如白昼。

    剧烈的强光反差,让他遮住了眼睛。右脚尖点地,常年面对危机的反应,韩东直接就要跃开。

    只手缝中看到了熟悉的人影,让刚退开半步的韩东稳住了身形。

    是夏明明和夏梦两姐妹,就站在距离他大约四五米的位置。身后,岳母龚秋玲正悄无声息坐在沙发上面,饶有兴致的回头观看。

    她的面前,摆放着一个生日蛋糕跟几碟精致的饭菜,以及桌角上的一瓶红酒。高脚杯在灯光映射下,流光溢彩。

    韩东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夏明明脆声上前:“姐夫,生日快乐!”

    “生日?”

    韩东脱口道:“今天不是我生日啊……”

    夏梦脸上错愕一闪而逝,跟着上前把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了过来:“我看过你身份证,上面是今天。”

    韩东回神:“我身份证不准,是在部队给办的。因为需要,日期跟其它方面都有差异。”

    夏明明无语:“姐,你连自己老公的生日都搞不明白么?白忙活了!”

    夏梦略尴尬:“我对数字不太敏感。”

    韩东明白了点什么,其实是不是生日还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能想起来帮他过生日。

    而且,这感觉特别的奇怪。

    具体说不上来,天气转冷,他却觉得有温暖游走在血液中。

    他父亲韩岳山对过生日一向嗤之以鼻,从小到大,韩东真不知道过生日是什么样子的。

    更重要的,他生日的前几天,就是母亲的忌日,父子两人对此忌讳莫深。

    复杂涌动,韩东笑着帮夏梦解围:“我生日还真没有具体日期,既然赶巧,就算今天吧!”

    夏梦近期因关新月这个人,对韩东稍有成见。但也不好太表现出来,佯装轻巧道:“怎么能算今天?到底是哪一天。”

    “早着呢。”

    “多早。”

    “一个月前刚过。”

    也不愿意提太多过去的事,韩东打岔翻开了夏梦递来的盒子:“什么啊?”

    夏明明道:“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韩东还真起了兴趣,把东西掏出来打开。

    一块浅蓝色菱形面的男士腕表静静躺在中间,内敛,只十分好看,极合韩东眼缘。

    蓝色定制款?”

    夏明明讶异:“姐夫,还挺识货啊。”

    “见别人戴过,得五六万吧!”

    夏梦插话道:“打了个八折,喜不喜欢。”

    韩东把手腕上原来那块一千多的表取下来,换了上去:“谢谢,特别喜欢。”

    “客气什么,赶紧去收拾一下来吃饭。等你好久了都。”

    “你们先吃,我这就来。”

    等韩东上楼,夏明明似笑非笑:“姐,昨天我还听谁说对我姐夫挺上心的。真够可以的,当人妻子,连丈夫生日都能记的牛头不对马嘴。”

    夏梦翻了个白眼:“他不说的话,谁知道身份证上的生日不对。”

    夏明明又挤兑两句,看姐姐快想动手的时候才暂时打住。临去餐桌前,还是忍不住道:“你等会记着别吃一些味道太重的东西,要不影响感情。”

    龚秋玲轻掐了小女儿一下:“少说几句,成天没大没小。”

    “哪小,我比我姐大多了?”说着,抬头挺胸。

    龚秋玲噗嗤笑了出来,好一会才整了整脸色:“小梦,咱们之前聊的,你找机会跟小东说一说。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直接让他去东胜工作。那个工作室根本就不行,他从工作之后,受伤跟吃饭一样……这次是拘留,下次万一坐牢,你们俩怎么办!”

    夏梦瞥了眼楼梯口方向:“他肯听我的才怪!”

    “什么?”

    “没,我找他好好说!”

    韩东从楼上下来之时,见到的就是母女三人笑着聊天的情形。

    迎面而来的自然默契,让他也油然轻松起来。

    这种气氛,真是他跟夏梦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