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入赘狂兵韩东 > 第33章 极品
    西餐厅里,一个年轻男人正坐在角落处的位置上。

    西裤,皮鞋,白衬衫。

    相貌俊朗斯文,气质温和。

    尤其是一双深邃而不见底的眼睛,很容易就引动许多西餐厅其它女人的注视。

    领口最上的扣子开了一颗,严谨中又不乏洒脱随意。

    如此男性,不管到哪,总免不了成为焦点。更何况邱玉平近两年本就是媒体的宠儿,知名度很高。

    腕表是欧米茄的一款,黑色的表身充满质感,戴在他的手上,与气质很完整达成了统一。

    有识货之人能认出来,这款命名为月之暗面的腕表,市面上的价值近百万。

    抬手看了看时间,邱玉平随后注意到门口方向有熟悉的人影走了过来。

    唇角不着痕迹上扬,他笑着招了招手。

    正是韩东跟夏梦。

    目光在掠过夏梦之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几分复杂。但少顷,他视线就集中在了韩东脸上。

    这是他第一次见夏梦的这个所谓丈夫。

    相貌尚可,却也仅限于此。

    其它方面不管是穿着,气质,以及从夏梦处听说的各方方面面都让邱玉平由衷怀疑,夏梦到底是如何看上韩东的。

    她眼光多高,邱玉平知道。

    大学之时,无数个追求者,优秀者众,她也从不为之动容。

    就是他邱玉平,也是在某一个瞬间无意打动了她,两人才开始正式交往。

    当然,这种怀疑不会出现在脸上。

    心理学上将心理素质分为三个阶段,喜怒行于色,喜怒不行于色,喜怒行与色而不行于色。

    第三种境界是说,一个人的任何情绪会表现在脸上,却心宽而波澜不惊。

    邱玉平眼下属于第二种境界,正在往第三个境界努力。

    韩东当然也看到了邱玉平,上次的匆匆一睹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再见下,又是法国餐厅这种浪漫特殊的环境,韩东浑身如蚂蚁爬过,处处不舒服。

    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在邱玉平面前,他明处的任何条件都没办法与之去比。

    就在刚才他进餐厅之时,还被服务员给拦了,请他务必规范着装。若非夏梦抬出了邱玉平名字,韩东进也进不来。

    “玉平!”

    夏梦这阵子在电话中与邱玉平联系越来越多,也是愈见熟悉。

    上前笑着对视一眼,自然落座。

    韩东知道这种表现意味着两人并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因为普通的朋友或者合作伙伴见面要么尴尬,要么客套找话题,再就是机械的将相处流于表象。

    真正的亲热熟悉恰恰是无声之时也不会有任何不舒服。

    夏梦跟邱玉平就是如此,如多年的知己一般,无形默契。

    韩东像多余的,很困难的克服心里的不适应。

    邱玉平彬彬有礼,伸出手来:“韩先生,早闻其名。”

    这话有深意,韩东一个小人物,怎会有早闻其名的说法。显然是夏梦跟邱玉平聊天之时,经常说起他。

    他看了夏梦一眼,见她注意力全都在邱玉平身上,伸出手与之握了一下。

    各自入座,邱玉平叫来服务生,用流利的法语交流,是在点餐。过程中不断征询夏梦的意思。

    夏梦笑容是那种韩东从未见过的轻松。

    两人低声商量,随性亲热。

    终究是基本的礼貌还在,邱玉平在询问夏梦好半天后,笑着将目光转向韩东:“韩先生想吃什么,今天不用客气,我请客。”

    韩东连一个法国菜名都叫不出,又哪里知道吃什么。

    夏梦不容他说,插话道:“玉平,不用理他,也用不着跟他客气。”

    邱玉平眼中异色一闪而逝,不知道夏梦自己有没有察觉,他却听的出来她对于韩东态度上的微妙。

    看似不屑于股,实则是一种自然到极点的讽刺。

    三人的场合,她讽刺自己丈夫,很显然把对方当成了丈夫。

    两种可能,一种是夏梦发自内心的厌恶韩东。另外一种可能是,无形之中,夏梦已经习惯了韩东这个毫无亮点的男人。

    “小梦,韩先生也是我的客人,这是礼节。”

    说着,接过菜单放到了韩东面前桌上,示意他点。

    韩东眼见上面一排法文,跟看天书一般。幸好有图,他胡乱给服务生指了两个。

    一番波折,总算是点好了东西。

    上菜的速度也不慢,林林总总的六七个,蜗牛,干贝海参,鹅肝酱……

    看似精美的菜品,韩东一点食欲都提不起。

    他所知道的,这里的鹅肝酱比黄金还贵,看上去卖相倒是不错,汁水透而亮。

    酒同样是韩东见也没见过的牌子,在电视里好像看到过,也不具体。就是听夏梦说邱玉平太客气的时候,才知道这一瓶红葡萄酒的价格是四万五千元。

    邱玉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