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24章 树倒猢狲散
    秦云山去世。

    这个消息传出,像是插上翅膀了一般,迅速传遍了朝野内外,引发了巨大震动。

    一方面,秦云山走得太突然了。

    真的太突然了!

    就在一个月前,他还乘坐专车离开秦家大院,前往广场纪念堂,祭奠伟人。

    那时候,他出现在新闻联播中,精神状态不错,身子骨看着也还好。

    几乎没有人想到,他会在一个月后突然离世。

    另一方面,对于华夏上流社会的人士而言,他们都很清楚,老人的离去对秦家乃至整个华夏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人死后不会立即下葬,古人讲究人死后经历七七四十九天就能投胎转世,这四十九天分为七个“七天”。

    而停尸的七天称为“头七”,头七的最后一天也叫“回魂夜”——在这一天里,死去的人会回到阳间来看最后一眼。

    按照古代规矩,人死后七天下葬,现代人为了偷懒、省事,将时间缩短为三天。

    经秦建国汇报组织与相关大佬沟通后,定于2018年2月7日为秦云山举办葬礼,地点定在八宝山殡仪馆。

    当然,秦云山的葬礼定在七天之后,不是因为讲迷~信,完全是因为他的身份太特殊了,葬礼的规模堪称最高级别,很多大佬都要出席,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

    八宝山殡仪馆东邻八宝山革命公墓,创建于1958年,是燕京历史上较早的殡仪馆之一,后来几经大规模建设及改造,如今是燕京规模最大、设施齐全的殡仪服务单位。

    秦云山的追悼会在殡仪馆的大礼堂举行。

    大礼堂位于八宝山殡仪馆内南侧,为燕京建设规格最高的治丧场所,其址原为八宝山殡仪馆第一告别室——2008年,第一告别室被拆除,在原址兴建大礼堂。

    大礼堂从远处看去,是一栋仿古建筑,带有浓烈的华夏历史底蕴和气息。

    2月7日,早上八点钟的时候,秦云山追悼会既追悼仪式准备工作就绪,停车场里停满了汽车,放眼望去,几乎是清一色的红旗,几乎全部挂的是军牌、官牌,每辆车的挡风玻璃右下角处都有各种各样的通行证。

    前来追悼秦云山的人们,下车后,通过指示牌步行来到大礼堂。

    大礼堂入口正上方,挂着“沉痛悼念秦云山同志”的黑色横幅,两侧则是对于秦云山的赞誉、评价。

    除此之外,四名全副武装的警卫,持枪站在大厅门口,所有宾客的身份进行验查。

    宾客通过检查后,进入大礼堂,迎面而来的是一条铺着绿色地毯的长廊,长廊两侧被栏杆连着黑布带隔离。

    按照安排,追悼会九点钟正式开始,届时那些站在华夏金字塔顶端的大佬会一同现身,参加追悼会。

    而在大佬们现身之前,其他宾客只能先在长廊两侧等待。

    礼堂内部,最前方有着六棵松柏,上面挂着秦云山的遗像,中间是一个花池,秦云山的遗体躺在花池中间,四周的墙壁上挨个摆着花圈。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有资格能将花圈送到礼堂内部的人,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虽然追悼会尚未开始,但包括秦风在内,所有秦家人全部都在。

    因为秦云山的追悼会堪称最高规格,他们没有像普通人家举办葬礼时那样披麻戴孝,只是披着白布,胸口戴着孝。

    他们站在礼堂里,没有人开口说话,全部都是一脸的悲伤与肃穆,等待着追悼会的开始。

    八点五十分,秦建国接到汇报,亲自走出礼堂去迎接宾客。

    以诸位大佬为首,宾客们井然有序地进入礼堂,然后依次排列而站。

    九点钟哀乐响起,追悼会正式开始,秦建国披着白布,带着孝,走到小讲台上。

    “感谢各位领导、同事和朋友前来参加家父秦云山的追悼会。”秦建国先是致谢,然后带头鞠躬。

    包括秦风在内,其他秦家人见状,也纷纷鞠躬致谢。

    “秦云山同志生于……”

    道谢过后,秦建国再次开口,诉说秦云山的一生,有战火纷飞年代的经历,也有华夏成立后的经历,还有退居幕后的经历,可谓是丰富多彩,功绩卓越的一生。

    十分钟后,当秦建国简短地叙说了秦云山的一生之后,以大佬们为首的宾客同时三鞠躬,然后开始依次绕花坛一周,对秦云山进行最后的送别,同时依次与秦家人握手,以示安慰。

    当然,宾客们并非与所有的秦家人握手,只是与秦建国、秦卫政、秦伟军、秦卫国和秦卫芳五人,至于秦风等晚辈则站在他们的身后。

    “建国同志,节哀顺变。”

    这是杨家家主杨琨的爷爷杨国涛,握住秦建国的手说的话。

    “建国,节哀。”

    这是李家家主李雪雁的爷爷李渊广的话。

    前者很正式,很礼节,后者很亲切,很遗憾,不同的话从侧面透漏着某些信息。

    除此之外,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