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90章 何必如此
    第390章何必如此

    想到這里,圍觀的不少人覺得有些好笑,要知道,那可是三個武王強者啊!

    而眼前這個少年呢?

    看上去最多不過十九歲左右,十九歲的少年,和三個武王強者,那可是宛如天地之隔啊,區區一個小子,如何能與三個武王強者的殞命扯上關系?

    “唰!”

    此時,趙翁庭和趙雅柔的面色卻是微微一變。

    而向任寒沒有理會別人的竊竊私語,仿若也是察覺到趙翁庭面色的變化,他目光緊緊盯著秦逸塵,等待著他的回答。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心中權衡了起來,自己雖然不懼怕向家,不過,若是被後者追殺的話,那也定然會有無窮的麻煩。

    最後,秦逸塵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回道︰“向家主此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三個武王強者是我所殺不成?”

    眾人的目光也都是看向了向任寒,很是不解。

    而向任寒則是對著那個侍衛使了使眼色,後者點了點頭,站了出來。

    “小子,少裝模作樣了,就是你,那個背影,絕對是你無疑!”這個侍衛站出來後,指著秦逸塵大喝道。

    “什麼?真的是這小子?”

    “不會吧?”

    “你懷疑一個武王侍衛的目光嗎?”

    在短暫的喧嘩之後,圍觀的人群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所有人的面色都是有些呆滯了下來,難道,向任寒說的是真的?區區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殺了他們三個武王強者?

    可是,十八九歲的少年,就算是從娘胎里開始修煉,也不可能是三個武王強者的對手啊。

    而且,听說那三個武王強者是死在向家的某次秘密行動中,那定然不會只有他們三人,這豈不是說,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子,在數名武王強者手中,還殺了三名武王?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這個少年,未免也太為恐怖了吧?

    趙翁庭和趙雅柔相視一眼,眉頭皆是皺了起來。

    “唰!唰!”

    此時,從趙家中,趙家的眾多長老,也是攜帶著許多侍衛行了出來,比起架勢,半點不遜色于向家的人馬。

    見到趙家的強者行出來,向任寒眉頭也是微微一皺,不過,他的目光依舊是盯著秦逸塵。在他看來,趙雅柔今日是必死無疑,而他現在最想解決的,是那個救走趙雅柔的人。

    “這位大叔,看你也不老,眼楮怎麼就瞎了?”秦逸塵嗤笑一聲,隨口淡笑道。

    听到他嘲笑的話語,向家眾人面色皆是一沉。

    “你說這些話,總的有個證據吧?什麼背影?與我背影相似的人,多了去了。”秦逸塵聳了聳肩膀,對于向家眾人的目光,他絲毫不在意。

    “那個救走趙雅柔的人,真元是否有屬性,是何屬性?”向任寒沉聲問道,的確,憑借一個背影,就妄加定論,是有些草率了。

    最主要的,他心底也不願相信,會是個這麼年輕的小子從自己精心布下的局中救走趙雅柔的。

    “雷屬性!”

    那侍衛目光死死的盯著秦逸塵。

    雖然那是在黑夜中,但是,雷光閃爍卻是很顯眼的。

    向任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對秦逸塵低聲喝道︰“小子,釋放出你的真元!”

    “父親!”

    听到這話,趙雅柔俏臉陡然一變,她連忙是對著趙翁庭低呼道。

    此時,趙翁庭的面色也是有些變化,不過,望著向任寒身後的人馬,特別是其中還有那輛馬車上,尚未露面之人,他就忍不住有了一絲的猶豫。

    連向任寒都得站在馬車外,那馬車中,究竟是何方大人物?

    難道是北冥宗的那個外門執事?

    若是外門執事是因為那三個武王強者之死而來的,他們這般阻攔,可絕對是給趙家招惹巨大的麻煩。

    見到家主都未發話,趙家的幾個長老也都沒有動作,其實,他們心中也很想看看,究竟是不是秦逸塵救得趙雅柔。

    “唰!”

    而此時,已經有三個向家的護衛掠出,將秦逸塵圍在了中間。

    “向家主,雷屬性武者雖然罕見,不過這天底下也多了去了,難不成,這些雷屬性武者,都是殺害你們向家強者的凶手嗎?”

    面對三個武王強者的圍堵,秦逸塵並沒有表現出慌亂的情緒,他平靜望著向任寒,淡淡的說道。

    對于趙翁庭的態度,他並沒有責怪的意思,站在趙家的角度來想,他們並沒有做出什麼動作,也很正常。

    畢竟,他們現在最為想要的,便是安靜的等待十方丹府來人,只要趙雅柔進入了十方丹府,他們的顧慮,也就不會那麼重了。

    而至于以六長老為首的幾個長老,他們的態度,說實話,秦逸塵真不怎麼在乎。

    “難道那小子真是殺了向家三個武王之人?”

    見到秦逸塵的強辯,不少人心中都是驚疑了起來,同時,震驚的情緒,也是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