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25章 自然有他的道理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排在第一的人,被所有人熟知,然而,第二的是誰,卻沒有幾個去關注。

    王沐羽就是屬于這類人。

    他永遠活在周天衛的光輝之下,不得翻身!

    周天衛無視他,他也就認了,而現在,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子,竟然也敢無視他,難道真當他王沐羽是泥捏的不成?!

    “小崽子,王公子問你話,你也敢裝作沒听到?你知道他是誰嗎?!”

    “一個連級別都沒有的家伙,趕緊滾下來,回去喝奶去吧。”

    見到秦逸塵的態度後,高台上另外幾個靠近青石平台的參賽煉丹師為了討好王沐羽,頓時對他叫喝了起來。

    “聒噪!”

    秦逸塵只是居高臨下的掃了他們一眼,淡淡的吐出兩個字,便又收回了目光。

    對于一些追求名利的煉丹師,他並沒有什麼好感。

    這些人,往往最後也不會有太大的成就。

    “混賬東西!”

    王沐羽一口牙齒都快被他咬碎了,面色陰沉的滴的水出,若是目光能殺人的話,秦逸塵已經千瘡百孔了。

    “是他!’

    然而,此時在貴賓席中,與秦逸塵在黑魔山脈遠古遺跡內有過過節的羅青羽和王海林卻是認出了他來。

    身為王城三杰其二,他們從來沒有對哪一個人如此刻骨銘心的恨過。

    秦逸塵,絕對是首一個!

    就算是化成灰,他們也絕對認得。

    太恨了啊。

    那遺跡,就在他們面前被秦逸塵搶走了。

    而且,還順帶利用了他們一把。

    這更是讓他們咽不下這口氣!

    “那小子,怎麼可能沒有死?!”

    王海林和羅青羽兩人,除了對秦逸塵的恨之外,更是的是意外,兩雙眼楮內,都是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們一直站在黑木崖之上,山崖之下塌陷了,成了真正的萬丈深淵,在下面的人,沒有一個能幸存下來!

    正因為他們一直守在上面,根本沒有看到秦逸塵和呂伶菡出來,他們才震驚。

    雖然,在呂伶菡懷孕的消息從王宮傳出來後,他們就隱隱覺得秦逸塵還活著,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這個小子,得罪了他們兩人之後,竟然還敢這麼囂張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難道他還天真的認為,自己兩人真不會對他動手不成?!

    “可惡的家伙,我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王海林更是將秦逸塵的行為,當做是對自己的挑釁。

    “林兒,怎麼了?”

    在王海林身邊,響起一道渾厚的聲音,喚起了他的注意。

    說話的,是一個身穿華麗絲綢衣袍的中年男子,正是王海林的生父,王程。

    說起來王家夠幸運的,武道有王海林,丹道有王沐羽,一武一丹,注定王家興旺。

    “林兒,你好像認識那個挑釁你哥的那人?”

    王程本來一直就關注王沐羽的情況,現在又見他的異狀,不由問道。

    “父親,你可還記得孩兒說過的黑木崖遺跡的事情?”

    王海林壓下了心中的震怒,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著。

    “你說的是……?”

    王程眼眸一眯。

    黑魔山脈遺跡的事情,其實也鬧出了很大的動靜,那里面若是真有傳承或者寶物,定然不凡。

    “孩兒和羅青羽,就是被他陰了!”

    王海林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說道,每一個字,都攜帶著他的怒火。

    這是他的恥辱啊!

    一直以來就只有他王海林陰別人的份,但是,在黑魔山脈卻狠狠的栽了一個跟頭。

    然後,他將遺跡里面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對王程說了一遍。

    “孩兒看在伶菡公主的份上,一直對他多加忍讓,卻不料他……若孩兒所料未錯的話,遺跡內的東西,應該就是這小子拿走了!”

    “如此卑劣小人,竟然也配參加煉丹師大會,還在那麼顯眼的位置?!”

    王程勃然大怒,一拍桌子,便是對著不遠處的主席台大步走去。

    “古冶大師,怎麼一個普通煉丹師也被安排在那個位置?”

    他來到主席台旁邊後,指了指下方高台上的秦逸塵,直徑對古冶問道。

    那明顯帶著幾分質問語氣的話,讓古冶大師眉頭不由皺了皺,然後,淡淡的回答道,“他能站在那上面,自然有他的理由!”

    他回答的更加直白。

    然而,處于憤怒當中的王程卻沒有听出他語氣中的不悅,依舊不依不饒,“什麼理由能讓一個普通煉丹師站在那上面?這屆大會有那麼多其他王國的煉丹師在場,古冶大師這不是讓別國的人,看我們的笑話嗎?!”

    “怎麼?我煉丹師公會的事情,還需要經過你王家同意嗎?!”

    古冶大師面色一沉。

    很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