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93章 你算什麼東西
    聲音不大,卻來的很突兀,且充滿了挑釁,讓得葉府內的人都是看了過去。

    听到這個聲音,站在議事大廳門口的李元霸和林華榮身形都是一顫,聞聲看去,便是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在葉府門口處,一老一少走了進來。

    兩人都穿著很普通,老的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似乎站著都要睡著了,少的不過是十幾歲年齡,但是此時,他的臉色卻冰冷的嚇人,那雙漆黑的眸子深處,充斥著熊熊的怒火。

    來人,自然是秦逸塵和周嘯蒼。

    “小子,你活的不耐煩了吧?!”

    一個武師境界的佣兵微微一怔後,臉上露出猙獰的笑意,一刀,就朝著秦逸塵的脖頸砍去。

    “ 擦!”

    秦逸塵手掌上鍍著一層白色的真元,抓住砍來的刀刃,用力一折,堅韌的長刀竟然直接被折成兩段,在那個武師佣兵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他感覺胸口一涼,然後就陷入了黑暗當中。

    看著被自己刀刃貫穿而死的佣兵,這時,眾人才是正眼打量眼前這個少年。

    “才十幾天……他竟然提升的這麼快?!”

    看著秦逸塵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解決了一個武師強者,林華榮瞳孔猛的一擴,心中駭然。

    這個少年,果然不能以常理來判斷的!

    “快走!”

    想到現在的狀況,林華榮不由大喝,臉上盡是著急。

    若秦逸塵死了,那他們就真的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了。

    “圍起來!”

    狼行厲喝一聲,頓時一群佣兵便將一老一少圍在中間。

    被圍困後,秦逸塵依舊淡然自若,甚至,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逃離的意思,這讓的血玫瑰眼楮一眯,放在了他身邊的老人身上。

    打量了良久,她依舊沒有發現什麼。

    這個老人,似乎,就是一個普通人,在他身上,血玫瑰竟然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真元的波動。

    然而,這反而讓血玫瑰的臉色凝重了起來。

    一個普通的老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那麼,就還有一種可能性……這老人的修為,在她之上!

    這給血玫瑰心中敲響了警鐘。

    果不其然……

    “滾!”

    簡簡單單一個字落下,那群圍著秦逸塵和周嘯蒼的佣兵,一個個頓時都倒飛了出去,摔的好不淒慘。

    哪怕是其中的一個大武師,也沒有例外。

    “怎麼可能?!”

    眾人眼眸內一片震撼,一臉見鬼的模樣,許久都反應不過來。

    “這位老丈,我們是在替王城杜家辦事,還望您老能行個方便。”

    血玫瑰上前幾步,朝著半眯著眼楮的周嘯蒼拱手說道。

    在她看來,眼前的這老人,可能是大武師巔峰三境的強者,不是她能抗衡的。但是,就算是大武師巔峰三境的強者又如何,難道就敢得罪杜家嗎?!

    這也是她將杜家抬出來的原因,就是希望能夠鎮住眼前的這位強者。

    然而……

    周嘯蒼根本沒理她,就好像沒有听到一樣,依舊是那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這讓的血玫瑰臉色不由一變。

    “老家伙,你可別不識好歹,得罪杜家,滅你九族!”

    嚴虎本來就一肚子火,直接喝罵,手中長刀,指向周嘯蒼。

    “哼!”

    周嘯蒼猛的冷哼一聲,一股如若實質般的氣質卷席而出,直接將嚴虎轟飛了出去,撞在圍牆上,落下來後,連連咳血,再看向周嘯蒼的時候,他眼眸內一片駭然。

    “就算是杜霸天都不敢和我這樣說話,你算個什麼東西?”

    清淡,卻冷漠的聲音從周嘯蒼口中傳出,讓的眾人心頭一震。

    杜霸天,那可是杜家家主,同時,也是大武師巔峰三境的強者,這老頭竟然敢直呼其名諱,可見,他並懼怕杜家分毫。

    血玫瑰心頭一咯,知道此次撞鐵板上了。

    在他們震驚于周嘯蒼實力的時候,秦逸塵卻是走向議事大廳,一路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攔他。

    開玩笑,嚴虎都已經在那躺著了,誰還敢做出頭鳥?

    “沒事吧?”

    來到議事大廳門口,看著渾身浴血的林華榮和李元霸,秦逸塵眉頭輕皺。

    “沒事……”

    林華榮搖了搖頭,一口氣一松,頓時一個踉蹌,臉色更是白了幾分。

    倒是李元霸,朝他大大咧咧的一笑,扛著那一雙巨錘,身形沒動半分。

    “張口。”

    秦逸塵拿出小玉瓶,肉疼的分出兩滴千年靈乳,分別送入他們兩人口中。

    千年靈乳一入口,便是化作一道清泉,擴散全身。

    李元霸和林華榮絲毫都沒有猶豫,就在這門口直接盤坐了下去,全力吸收著千年靈乳的藥性。

    “嘿嘿,你小子可算是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