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第88章
    姜子瀚取了扇子来给林乱打扇, 他原先兴趣怏怏, 现在见林乱瞪圆了眼睛,怒意让他双颊染上红晕,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姜子瀚也有了几分笑意。

    林乱一回来, 他总觉得时间好打发许多, 原先那种死寂的生活像被投入了石子湖面, 荡出了片片涟漪。

    原先到处都是林乱叽叽喳喳的声音, 猛然消失了,姜子瀚也不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 明明从前没有林乱在的时候也是这样过去的,他想了好久, 才不得不承认, 自己有些寂寞了。

    这庞大的宅邸, 充斥着的全是让人烦躁的死寂, 这种死寂太理所应当了,他从前从未察觉到,直到林乱闯进来,到处横冲直撞,他才发现, 生活也可以这样生动有趣。

    正是因为曾经拥有过,当这种生动鲜活消失恢复从前的时候才更加难以忍受。

    见林乱一副不忿的模样, 姜子瀚下意识的回护了一下。

    又对那人道。

    "你可别惹他,这可是个牙尖嘴利的, 惹急了我可拦不住。"

    那人有些讶异,低下头来看自己怀里半赤.裸的美人,用手指细细摩挲对方的下巴,让美人抬起脖子,带着几分醉意道。

    "你听见没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刚刚那是我们心高气傲的殿下服了软吗?小生怎么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呢?"

    怀里的娇媚美人顺势攀上他的脖颈,却没有回话,只是笑,她心里清楚,有些她讲不得,有些人说出来是打趣是玩笑,她说出来是犯上是忤逆。

    索性那书生打扮的人也不在意这些,他天生爱玩乐爱美人,对美人最是包容,这些可爱可怜的小东西是那么脆弱,需要人捧在手里好好珍惜。

    姜子瀚懒得理他,只给林乱夹了些他爱吃的到盘子里,嘱咐道。

    "离他远些,这就是个浪荡子,莫要学他,好好读书。"

    那人听见了,直起腰来,也不笑了。

    "殿下别这样说,就算小生这幅德行,好赖当年可也是个状元郎呢,算个读书人,您可不能污小生名声。"

    他这话带着几分嘲讽跟自厌。姜子瀚没理他,只低了低眼睫,确实,任谁也想不出,当年那个打马御街前的少年郎有一天会整日在青楼妓子怀里醉生梦死。

    林乱倒是没注意这些,只听了状元郎,立时对他肃然起敬,林乱自己读书读得半吊子,写文章只会生拉硬拽的套模板,自觉自己若是去科考是连个进士都考不上的。

    但周烟又整日提点他读好书,在学堂的时候先生也偏爱读书读得好的人,这么几年下来,林乱自己对于读书读的好的就不自觉也高看几眼。

    更不要说状元郎,这可是三年才出一个,多少出口成章过目不忘的才子里头才角逐出那么一个跳过龙门的。

    那人大笑了几声之后,就拿起桌上的酒坛饮酒,酒坛已经空了,他还在贪婪的舔舐着滴落下来的酒滴。

    林乱看了他好几眼,最后把姜子瀚桌上的酒壶递了过去。

    "诺,给你。"

    那人愣了愣,接过来酒壶。

    林乱歪了歪脑袋,干巴巴的道。

    "你那酒坛太小了。"

    林乱跟着周烟长大的地方临近边塞,一年到头天气寒冷,连小孩子都随身带着酒囊,里头装着烈酒,在外头随时都能喝几口,分量也比那坛酒多,姜子瀚这里东西精巧,连个酒坛都小巧玲珑,像个工艺品,适合拿在手里把玩。

    虽然林乱对酒没有多少兴趣,周烟又老是管束着他,但从小身边的小伙伴耳濡目染,虽然没有那些孩子那般厉害,喝多少都好像喝水一样,喝还是能喝些的。

    那人笑了起来。

    "什么啊,你这是在向小生示好吗?"

    说完就往后撤了撤,他看人还是准的,林乱明显就是个不肯吃亏的,看姜子瀚的表现,他也讨不着什么好,说不准就泼他一脸,谁知林乱也没生气,反而应道。

    "是吧,既然你是状元郎,那就饶过你一次。"

    那人用袖子掩住面容,弓着腰,身体伏在小几上,不停的轻颤。

    "那小生就在此,先谢过了。"

    他抬首,已是泪流满面。

    林乱有些不知所措,回头看姜子瀚,姜子瀚将林乱往后拉了拉。

    "撒酒疯罢了,莫怕,灵芝你带他去他卧房里休息休息,用些醒酒汤,歌舞也都撤了,再上些时令瓜果,剥了皮切成小块用冰块镇了送上来。"

    那人嘻嘻的笑了。

    "殿下未免太狠心。"

    嘴上这样说着,却也慢慢站起了身,拥着美人,有些踉跄的随灵芝走了。

    苏慢正守在殿门口,他已换了一身干净衣物,这一群舞姬乐师出门的时候他不免多看了一眼。

    苦恼的用手指抚了抚下巴。

    "那个不是几年前被圣上厌弃的状元郎吗?"

    他语气里并不带感情.色彩,只是平板的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