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43.林家幼子(tongshu.net)
    林乱坐在那里, 碎衣看过去, 他就看着碎衣, 不知道哭, 也不知道跑。

    碎衣想也没想就将林乱扯了过来, 自己身体微微弓起,将林乱藏在了腹下。

    他欠那个老人一命, 他得护好林乱。

    从今以后,他背负着他的性命。

    林乱也省心,乖乖的抓着他的胳膊,不哭不闹,一动不动,像只正在蝉蜕的蝉。

    碎衣觉得他可能是个傻子, 但他不关心这个, 傻子对他来说可能更好,至少傻子不会背叛,他养一个傻子,总比养匹会咬人的狼来的轻松。

    碎衣和林乱躲在尸体下面,从白天一直躲到晚上。

    直到天大黑了,碎衣才带着他出来,又经过一番波折才找到了大部队。

    叔父自然是不愿意再养一个麻烦的小孩子,林乱太小太瘦弱了,好像又在战乱中受了惊, 呆呆傻傻,瘦瘦小小的, 找人家收养都难的很。

    最后碎衣没有回去,他留在了晋国,接手了晋国的势力,这几乎是相当于放弃了首领之位。

    他慢慢筹划,他当时什么都没有,他不付出任何信任,他不放心任何人,就将林乱也放在眼皮底下,放在毒夫人身边,成为棋盘中一颗毫不知情的棋子,围绕着这颗棋子,他筑起层层城墙与屏障。

    用在晋国的势力慢慢渗透边域。

    等到有人察觉的时候,他和他的势力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他已经不想要首领之位了,他想要的更多,他要统一边域。

    而林乱,林乱是他的意料之外。

    这孩子在精心的照料下慢慢长大了,就像干瘪的种子吸足了水,立刻长出了嫩绿的叶子,迫不及待的开始抽条成长了。

    小孩子都长的快,林乱被养了几个月,就已经成了一个雪白的团子,毒夫人没有孩子,将来也不可能有孩子,她是拿林乱当亲生孩子对待的,即使这个孩子可能是个傻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乱走路稳当的时候会开口说话了,咬字还是含混不清的,但是碎衣他们都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个傻子。

    这孩子小时候受苦,但是那次混乱的时候他许是太小,又或者是受到了惊吓,总之是忘的一干二净了。

    林乱被娇惯着长大,越长越好看,无忧无虑,整日跟着别人后头,想的也不过是要个什么玩意儿,买多少吃食。

    但他刚开始不是这样的,他几乎不说话,不开口,他不随便提要求,别人给他什么,他就拿着什么,不给他他也不会发脾气,与其说是乖巧,不如说他是在害怕。

    都说他太小了,不记事,什么都不知道,连害怕也不知道,但是碎衣就是觉得他在害怕。

    他一刻都离不了周烟,独自一个人让他焦躁不安,周烟忙,他就整日捉着周烟的裙角,周烟走到哪里,他就跟到那哪里。

    许是刚开始就由周烟带他,他只认周烟,周烟心软,虽然觉得他这样太过娇气,林乱睁着一双大眼睛一看她,周烟就连心都化了,也就由着林乱。

    碎衣不,他觉得林乱在逃避,他不记得了,但他还在害怕。

    碎衣隐隐有预感,再接着这样下去,林乱自己就会毁了自己,碎衣不懂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出现,他用的方法也十分简单,林乱要跟着周烟,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他就让他不要跟着周烟。

    他按住林乱,随便在那里,只要看见他跟着周烟,就过去,撂倒他,按住他的背,按在榻上、床上、栏杆上、地上,只要他看见。

    那时候碎衣用的弓箭已经是很多大人都不会选择的重弓,压住一个林乱轻轻松松。

    林乱挣不过他,看周烟,周烟也不敢管,周烟听碎衣的,只自己往前走。

    刚开始林乱不说话,只是挣扎,怎么也争不过之后就恨恨的看着碎衣,眼睛却里就溢满眼泪,后来几次之后他就开始哭了。

    碎衣不怕他哭,就怕他不哭,不哭不笑那就不是孩子了,那连人都不是。

    碎衣等周烟走远后就会松开他,林乱就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一边抹眼泪一边自己往前去找周烟,看起来可怜的很。

    碎衣是不管他去找周烟的,他不能一辈子跟着林乱,只是在他眼前,林乱不能跟着周烟。

    林乱找到周烟之后就哭哭啼啼的拉着她的裙子,他开始主动开口说话,渐渐学会了告状,告诉周烟碎衣欺负他,后来还学会了栽赃嫁祸。

    周烟觉得这才像个小孩子的样子,听的时候满口安抚着,什么都答应,转头却十分支持碎衣。

    碎衣连晚上都不叫林乱跟着周烟一起睡,他觉得,林乱不该整天都在周烟的照看下,他让林乱和他一起睡,刚开始林乱抱着枕头往外跑,碎衣不拦着,外面所有人都不敢给林乱开门,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林乱最后只好抱着枕头悄悄爬上床,还是抽抽搭搭的。

    他以为碎衣睡了,小声骂他。

    "坏,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