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的马闻到熊的味道,早就焦躁不安的踏着马蹄,现在看见那只熊,立刻惊慌的嘶鸣一声,高高扬起了前蹄。

    刚刚林乱见了那个人拖着熊从山林深处走出来,一时之间有些愣怔,缰绳也就松了开来,这时候马不听话,他就知道,糟了。

    还没等他护住自己的头,准备落地时减少伤害,那个苗族少年就上前一步,抓着马鬃毛,硬生生将它压下,马头几乎要低到地上,四只蹄子紧紧扒进地面。

    这马平时脾气不太好,对着林乱都会发脾气,这时候竟然很安静,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它全身紧绷,马身都微微颤抖,却挣脱不得。

    那个少年继续压低马身,马身一点点下降,直到林乱和他平齐,他往前凑过去,笑了,天真无邪的。

    离得近了,林乱突然发现他眼角下有一道的伤痕,贯穿眼睑,还是新鲜的,往外冒着鲜红细小血珠,有些妖异,他却笑的像个孩子。

    “讷讷,我是阿撒洛。”

    他靠的很近,几乎要和林乱脸贴脸,林乱甚至能感觉他呼吸之间的温热气息。

    他重复,一字一顿。

    阿撒洛这时候的声音少了些甜腻腻的童声,多了几分少年人清朗,也不再笑了,显得有些严肃和庄重,他紧盯着林乱的眼睛,像盯着不容逃脱的猎物。

    “阿撒洛,他们唤我的名字我都不承认,这个名字才是我的名字,我的母亲将它交给我,我继承了阿撒洛之名。”

    林乱抓着缰绳,紧盯着他浅色的瞳孔,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

    阿撒洛慢慢松开手,林乱的马打了个响鼻,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

    他转身抓起那只奄奄一息的黑瞎子,重新对着林乱笑的像个小太阳。

    “你要去追猎物吗?前面没有了,前面是个悬崖,又有很多树,很危险的。”

    他站在原地,看着林乱,脸色有些苍白,重复道。

    “别去前面,很危险。”

    林乱有种他正在哀求自己的错觉。

    “那我不去那里。”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你。”

    阿撒洛的笑容真切了一点,他指着一个方向。

    “那边,有一群鹿,它们刚刚被狼追到了那边,现在正是筋疲力竭的时候。”

    林乱点了点头。

    “等我的侍卫回来,我就过去看看。”

    他这才露出一个笑容,又钻进了山林里,一会儿就不见了。

    林乱盯着他消失的方向撇了撇嘴。

    “奇怪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阿撒洛虽然老是在笑,他却觉得有些怪异和违和。

    几乎是阿撒洛刚刚离开,侍卫就回来了。

    林乱索性不去想,顺着阿撒洛指的方向一路向前。

    跑出不远,果然遇到一个鹿群,许是刚刚遭遇狼群,它们受了惊,慌不择路,林乱轻而易举的猎得了一只雄鹿和一只小鹿。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林乱才回到营地,他为了猎鹿,跑的远了些,回来的有些晚。

    营地里乱成一团,林乱刚下马,就被府里的老公公拉住了。

    “小祖宗唉,你可回来了。”

    他一边拉着林乱朝里走,一边吩咐身边的小太监。

    “快快,去告诉主子,林乱没事儿,他回来了。”

    小太监不等他说完就往前跑,不一会儿,姜子瀚披着一件黑色披风,在众人簇拥下过来了。

    见了林乱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还离着老远就停下了脚步。

    吩咐灵芝。

    “我去处理一下,你带林乱回去。”

    说着,又转身走了,临走又补充了一句。

    “给他做碗玉米排骨汤,压压惊。”

    灵芝行了个礼,腹诽道。

    这小子那里来的惊可以压。

    林乱见了姜子瀚走了,有些奇怪。

    “灵芝,他去做什么?”

    灵芝简单的一语揭过。

    “营地出了点事儿。”

    林乱点点头,也没有揪着不放,他兴奋的原地跳了两下。

    “灵芝灵芝,我今天猎了两头鹿,你晚上给我烤鹿肉吃,我还要喝一点酒。”

    灵芝一一应下。

    林乱这才安分下来,他注意到旁边来来往往都是各种各样的人。

    “怎么这里这么多人?有什么事儿?”

    “今儿林子西边,有几个人遇见了黑瞎子,死在了里边,今年那黑瞎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往年也没有这样的事儿发生,黑瞎子聪明,都是绕着人走,今年许是饿久了。”

    林乱皱着眉头想了想。

    “西边,那不是个悬崖吗?”

    “这猎场都是林子,哪来的悬崖,那个哄你玩的吧。”

    林乱有些犹犹豫豫。

    “许是我记错了。”

    灵芝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