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他脸上带着笑,高高举起猎物,纵马绕场一圈,本就生的稀世俊美,现在又添了几分少年人的肆意,更是夺人眼球。

    不少未出阁的小姐当场就红了脸,只不过皇上和众朝臣在这,这才有了几分拘谨,没有当场扔出自己的帕子去。

    不只是这些小姐,连那些经历过岁月沉淀,已经内敛如酒醇香的夫人也都看的脸红心跳,她们早就过了那个会轻易动情的年纪,但见了这样的少年模样,也忍不住心里一动,叫人回忆起自己的少女时期,忍不住心里唏嘘感叹一番。

    皇上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忍不住探头看刚刚骑马跑过的林乱,林乱纵马跑的飞快,只看见他的背影。

    “这是哪家的孩子?这般出众,以前倒是没有见过。”

    一旁的姜子瀚微微低头,恭敬回答道。

    “那是林大人家的公子,现在在儿臣府上做侍读。”

    “看着孩子这样子,倒有朕当年几分风采,给你做个区区侍读倒是屈才了。”

    姜家的江山确实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历代皇子都要学习骑射,皇帝年少时也确实在此道上颇为精通,但他现在,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身体虚空的很,那里有当年半分风采。

    姜子瀚打开折扇,遮住自己半张脸,并不答话,眉眼弯弯,像极了一只不怀好意的狐狸。

    “传朕的旨意,将朕那把乌木弓弩赐给,那个谁来着?”

    一旁侍候的大太监刚刚连忙俯身,能在皇上身边活的风声水起的,连心眼都比别人多长两个,姜子瀚不过提了那么一句,他就已经将人记在了心里。

    “回皇上,是林家小公子,林乱。”

    “对对对,赐给那个林乱。”

    姜子瀚闻言眼睛眯了眯,那把乌木弓弩是大家的遗世之作,一向被父皇收藏在自己的寝宫里。

    只不过是一个夺得彩头的魁首,怎的就如此重视,林乱不过是林家的庶子,人微言轻,就算是那林大人亲自来,也不需拿这种东西笼络,那便是,真心想给。

    真的是看见林乱就想起了自己昔年风采吗?姜子瀚不信,天子天子,说到底还是人,他拥有了世间的一切,唯一恐惧的就只是一个死字,历来君王最忌讳的可就是,生老病死,垂垂老矣。

    他若是真的感觉自己老了,感受到的,只有恼怒和对死亡的恐惧,别说赐下奖赏,找个由头赐死都不会是稀奇事。

    他向来想的多,心思又阴沉,一向是各个细节都会细细思量。

    姜子瀚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但是他还不够确定。

    众人退下的时候,姜子瀚特意落后了半步,他轻轻的、似是不经意的用折扇碰了一下刚刚那个皇上身边的太监。

    那人眼也不抬,像是什么都不知道,手里拿着拂尘,面色如常的跟着皇帝身边下去了。

    营地的一处无人的角落,姜子瀚随意立着,面前一个宫人单膝跪地,一脸恭敬。

    那赫然便是在皇上身边的大总管,虽然年轻,但也是宫里侍候皇上十多年的老人了,连朝中的不少重臣都要对他多加礼遇。

    如今却甘愿对一个年轻的皇子俯首。

    “今日那把乌木弓弩是怎么回事?”

    姜子瀚把玩着扇子,眼睛看向远方的山林,似是并不在意。

    那宫人似是未想到姜子瀚叫他出来便是问这个,迟疑了一瞬才回答道。

    “八成便是心血来潮了。”

    姜子瀚沉默了一会,才道。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可轻举妄动。”

    “是。”

    那人回答了一声,便起身,理了理拂尘,四处看了看,走远了。

    姜子瀚忍不住用扇子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真是发昏了,净胡思乱想的,不过赐把乌木弓弩,大抵不过想赐便赐了。

    第一日夺完彩头,便是休整的时候,到第二日才会正式开始开猎场。

    帐子都已经扎好,大大小小的帐子,整整绵延出数十里。

    其中,帐子又按各个府邸分开,已经在外头建了府的皇子自然也是自己住一处,帐子里早就被布置好,摆设样式一律跟府里一样,例如姜子瀚的帐子,里面的摆设完全就是照着他府里布置的,连房间里供人小憩的美人榻都跟府里一样摆在进门右手边。

    林乱是跟着姜子瀚来的,自然住在二皇子殿下的帐子这边,他今日夺了彩头,得了赏赐,兴奋的很,骑着马不肯下来。

    在马上跟灵芝显摆他的小弓,灵芝忙着安置人手,没空理他,只敷衍了两句。

    林乱也不嫌弃,喜滋滋的笑,他生的好看,傻笑也好看,硬是笑的一群小丫鬟围在他的马边,听林乱胡扯。

    灵芝从帐子里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她扬了扬眉。

    “你们这群小蹄子,让你们姐姐我累的半死不活,你们自个儿倒是清闲,还不去收拾收拾,带你们来是来玩的吗?”

    小丫头们知道她脾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