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当晚,周烟乐呵呵的为林乱做了他最喜欢的玉米排骨汤,绝口不提林乱在外面胡乱喝酒的事儿,连林乱趁她高兴,得寸进尺要的会元楼的点心都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林乱虽然觉得这也是伺候人的事儿,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但他仔细想想,除了玩出了新高度,他也就只有脸长得能拿出手,但他又不能靠张脸吃饭。

    这么一想,也就越来越觉得这差事好了,每个月还有月例,等干上两年,就到翰林院干一辈子,虽然会元楼的点心可能不能天天吃,至少吃喝不愁,还能养活的了周烟。

    第二天,二皇子府里就来了人,还是个管事,面白无须,说话有些尖细,一看就是太监,林乱没见过太监,眼珠子滴溜溜的老往来人身上看,被周烟瞪了好几眼。

    皇子府管事态度倒是和善,细细的把规矩都说了一遍。

    “这侍读,每个府里其实都不大一样,太子府里咱家不清楚,但是三皇子和二皇子咱家都有些了解,三皇子他府里的侍读都是和他一般大的少年,除了陪着皇子读书之外还陪着玩乐,这个暂且不提,且说二皇子。”

    他抬了抬袖子,一旁的月茹会意,递上早就准备好的荷包。

    他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叫人看了心里就舒服的那种笑,接着讲了起来。

    “你小子算是走了大运。”

    他虚点了点林乱的额头,亲昵的好像林乱是他宠爱的后辈。

    林乱倒是不讨厌他,他自己直来直去,也不愿多想,别人表现出笑脸,就算是假的,他心里也开心两分。

    总比那些说句话,句句带刺的好的多,总有那么些人,好似这样就能显得有多关心别人一样,林乱听得进去道理,但讨厌别人故作亲昵的挖苦,就算是真心的担心,也教人听了难受。

    他接着看着那管事,对这些皇家的事儿有些好奇。

    那管事看林乱这么好奇,也乐意多讲一些。

    “这二皇子可是这些皇子里最好说话的一个,当他的侍读没那么多规矩,每日只要在他在书房的时候在一旁研研墨,整理整理笔就好了。”

    他顿了顿,用了口茶。

    “我现在讲些规矩,你可千万牢牢记在心底,你今后吃住都在二皇子府,侍读其实还算个官职,也跟那些官员一样,五日一休沐,每五日回一趟家,也省的你想娘。”

    “只一点,二皇子不轻易动怒,但动怒就不是好平息的,你平日做事当心着点,再有一条,二皇子府里出入的都是些我们惹不起的大人物,都得好好侍奉着,一个也不能得罪。”

    林乱一听这个就有些恹恹的,他实在是讨厌极了低人一等,周烟拧了他一把,他勉勉强强抬起眼,老老实实的坐住了。

    夜色暗了,林乱昨晚睡得晚,今天早早歇下了。

    周烟临睡前特地去看了看林乱,帮他掖了掖被子,虽说平日里她老嫌弃林乱惹人嫌,真的要住到二皇子府里,离开她身边,她还是有些怅然。

    她刚刚关好门,就看见拐角暗处有个人,那人见她看过来,行了一礼。

    嘶哑着声音开口。

    “先生差我来提醒大人一句,毒娘子莫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

    “先生说,您向来有主意,他并不是您的骨肉,莫要和少主一般,失了分寸。”

    周烟没说话,抛过去一个小瓶子。

    “这是东西。”

    许久,她又轻声道。

    “禀告先生,属下有分寸的。”

    她慢慢的回了屋,屋里暗得很,她也没有点灯,就这么昏暗着坐在屋里。

    这么多年了,岂是能说丢就能丢开的?

    林乱已经进了二皇子府好些日子了,那个管事说的不错,确实很清闲,他进了二皇子府这些日子还没有见过一次二皇子,林乱乐的清闲。

    只是有些太清闲了,招猫逗狗习惯了的林乱有些蠢蠢欲动。

    还有没了小厨房的玉米排骨汤,让林乱有些馋了。

    他正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的大树下,捡了不少叶子,堆在一起,拿了个剪刀,剪着玩,从前除了碎衣没有同龄人跟他胡闹,碎衣又从来不让他,他讨不了什么好,懒得搭理碎衣的时候就跟月茹和周烟学着做些剪纸针线,说起来,他还会绣荷包呢。

    有一段时间他对这个很热衷,手指被戳了好几个窟窿,还是坚持做完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荷包,虽然现在想想是真的丑,配色一言难尽,红色的底布配了鲜绿色的线,还胡诌说是红花配绿叶,正面勉强能看,反面就全是线头。

    虽然碎衣一直嘲笑难看,但是他还暗示过林乱也给他做一个,林乱当然没有同意。

    林乱对那个荷包爱不释手,整天走那带那,把自己的零零碎碎的小宝贝全放了进去,被碎衣嘲笑是个小姑娘也不生气,可惜抱了没两天,那荷包就不见了,林乱失落了好多天,最后还是碎衣带着他去猎了两只兔子才高兴起来。

    林乱盘腿坐在地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