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中午了,醒来唯一的感觉就是饿,饿的他肚子疼,昨晚他还没吃多少东西就睡了,早饭直接睡了过去,午饭还没吃,四舍五入相当于两天没吃饭。

    碎衣不在,没有人看着他守着他,也没有人给他留玉米排骨汤。

    他委屈了一下,自个儿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出了门,熟门熟路的摸向厨房。

    “林乱你给我站住!”

    林乱闻言回头,是周烟,她身边还跟着刘奶娘和大丫头月茹。

    林乱迷迷糊糊的脑子还没有转过来,还冲周烟笑了笑,刚刚裂开嘴就被揪住了耳朵,林乱立刻清醒了过来,踮着脚尖哎哎呦呦的喊了起来。

    周烟用上了狠劲,打定主意要教训他。

    “娘怎么跟你说的?听没听见,好好给我读书,以后做个官,谁叫你去外头鬼混,还敢喝醉了,你胆子不小嘛,哭,哭什么哭,要是别人趁你喝醉把你卖了,你哭多久都没人怜惜你。”

    林乱扒着周烟的手。

    “哎哎,您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

    林乱眼泪真的掉了下来,他也不想哭,好歹上辈子已经成年了,但是他这辈子从小娇生惯养,一身细皮嫩肉,又惯会撒娇,没受什么委屈,对疼痛的耐受度十分低。

    生理上的眼泪根本止不住。

    周烟今天是动了真格,平日里林乱叫一叫就心软,今天哭成这样也没有松手,王奶娘在一边急得团团转,又不敢拦周烟。

    周烟是真的气急了,她是教坊里长大的,什么腌臜事儿都见过,林乱又生的好,喝醉了就是块不会跑的肉,谁叼在嘴里是谁的,别人想怎么玩怎么玩,别说林乱是个世家庶子,就算是嫡子,那些九流三教谁管你,能乐一时是一时。

    再说男人最是靠不住,兴致来了,那个管的住自己身下的二两肉。

    她决心要给林乱一个教训,她松了手,厉声道。

    “小畜生,你给我跪下。”

    林乱没见过这样生气的周烟,一时被震慑住,周烟话音刚落,他就已经跪下了。

    “一个时辰,一刻钟都不能少。”

    林乱讨好的冲周烟笑。

    “娘,我还得去学院呢。”

    周烟阴阳怪气。

    “呦,您还知道自己得去学院啊,我呸,林乱你给我记住,再给我有下一次,我打断你的腿。”

    林乱低着头,一副十分愧疚,认真反省的样子,他起床没有束发,头发柔顺的披散着,可怜兮兮的揉着耳朵偷偷看周烟,脸色苍白着,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可怜。

    周烟这才总算松了口,就算是知道这小祖宗八成是装的,但就算是装的,林乱的可怜也没几个人能不心软。

    “月茹你去给他拿书包来,送他去学院,下午再准时去接他回来。”

    这后半句是对林乱和月茹一起说的。

    月茹应了一声,去拿林乱的书包了。

    月茹打小跟在周烟身边,样貌平平,但是性子稳重,周烟对月茹放心的很。

    林乱还饿着,这时候也不敢提出来,只是老老实实跪在那里,月茹拿着包刚回来,和林乱还没来得及出院门,门口就来了个传话的奴才。

    来人见了林乱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

    “正好,既然在这那还省了找人的功夫,还请小少爷跟小人走一趟,夫人有请。”

    周烟不用想就知道没什么好事,笑着对月茹使了个眼色,月茹意会的把一锭银子塞到来人手里。

    “还请小哥提点两句,我家少爷近来没什么出格的事儿,夫人这是所为何事?”

    那人满意的颠了颠银两,面上好看了两分。

    “能有什么事儿,不过是小姐生辰,家里办了个宴会,请了各家少爷小姐来玩一玩,夫人想着好歹也是自家兄弟姐妹,这个时候都不见人,叫人看平白看了笑话,特意差了小人来,请小少爷也一起去耍一耍。”

    林乱眼睛一亮,他心里没什么心思,只觉得自己解放了,既然是生辰宴,想必肯定有吃有喝,要是去学院,不仅得老老实实跪坐几个时辰,还得饿着肚子。

    周烟看见他的模样就猜出了他的三分心思,暗暗摇了摇头,这个性子,没人护着就是被人生吞活剥的命。

    虽说这明面上的说法万无一失,但是一位世家夫人,连一个庶子都面面俱到的考虑到,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周烟觉得有问题,却又想不出什么。

    看来人实在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这事也推脱不得,周烟只得嘱咐了月茹两句,让她看着点林乱,这才让他们走了。

    那人看了一眼跟着的月茹没有说什么,只在前面引路。

    远远的就听见了前面院子里欢声笑语的,那林悦坐在中间,正被几位小姐围着说说笑笑,看见林乱来了轻哼了一声,破天荒的没有找林乱麻烦,以为自己要被刁难几句的林乱奇怪的多看了这位娇纵的妹妹。

    她双颊红红的,横了林乱一眼。

    “看什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