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自从林乱愿意再跟叶战说话,叶战就跟又活了一遍似的,之前懒洋洋的萎靡一扫而空,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他笑嘻嘻的,吊儿郎当,带着林乱和一众狐朋狗友整日玩乐,他带林乱去看最好的歌舞,吃最好的酒楼,赏这上京里最靡艳的花,虽然他没有意识到,但他在下意识的讨林乱欢心。

    叶战自己爱玩儿,但他喜欢的是纵马千里,追踪猎物,腰间别着弯刀,猎狗兴奋的喘息和呼啸的风声混在一起,带着腥味的黄沙被风扬起。

    他喜欢和亲兵在狩猎归来后围着篝火烤肉,大块大块的吃下去,而不是在酒楼里憋憋屈屈的从那本就没几口的好看吃食里挑出几口可怜兮兮的肉。

    他向来看不起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连走路都轻飘飘的那些公子哥儿,他们连喝酒都是软绵绵的,叶战也从来欣赏不来那些更加软绵绵的歌舞。

    虽然他看起来是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整天没个正形,但是他确实是一匹逮着机会就会将猎物吞吃入腹的狼,若不是他家老头子和他的几个哥哥们太过出挑,他只能是个"纨绔" ,到现在为止,他攒下的军功都能让他当个战将了。

    他回来是来当个纨绔,做些荒唐事儿是应该的,但就算是玩乐,他也更愿意去马场跑几圈,玩玩蹴鞠。

    风花雪月的事情他做不太来。

    泼墨汉家子,走马鲜卑儿,对他来说前半句就是个屁,他在大漠野惯了,是给片天就可以活下去的独狼。

    可林乱不一样,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精细的花瓶,是被人好好的捧在手心里的,林乱喜欢精细吃食,喜欢轻歌曼舞,喜欢红袖添香。

    既然这样,叶战就把最好的送到他面前,他喜欢纵马快意,但他更喜欢看林乱笑,怎么看都看不够。

    叶战知道林乱是林家的庶子,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他不刻意去调查,也会有人凑上来有意无意的告诉他。

    叶战见过林大人,是个看起来清雅极了的人,连他的夫人都是端庄有礼的,夫妇两个看起来很相配,是人人见了都会赞一句好一对璧人的一对。

    他实在想不出那样清雅的人会在外面养外室,还有了一个孩子。

    叶战眯着眼睛借着喝酒的空挡打量林乱,林乱长得一点都不像他父亲,那位大人是有名的清俊,而林乱长得花浓柳艳,连一瞥一笑都是别样风情,任谁都会赞一句他的好相貌。

    好相貌的男子一般都容易阴柔,但是林乱不,一眼看过去谁都不会看错他的性别,但是偏偏让人看的口干舌燥。

    林乱长得不像父亲,那定是随了母亲,叶战又灌下一口酒,笑了一下,这样的话,他倒是有些理解那位林大人了,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

    叶战没有意识到,他对林乱,关注太多了。

    叶战有些醉意,他这顿饭几乎没有动筷,倒是喝了不少酒,他看着场下的歌舞,恍然间又想起了林乱那踮起脚尖的惊艳一舞。

    那时候林乱被人劫走,后来有惊无险的回来,这事儿就那么过去了,林乱这惊艳一舞也就那么算过了,那才是真的好看,这些真是班门弄斧了。

    他下意识的看向林乱,脸色变了变。

    林乱正低着头和身边倒酒的女子说话,脸上带着笑,一副从容自在的模样。

    那女子眼神里都带着媚意,分明是动了心思。

    叶战莫名就有些不爽,林乱嘴甜相貌好,一向在女人堆里很受欢迎,这是他带来的人,他带着的,小小年纪就这样鬼混这还了得,叶战自觉得对林乱负责,完全忘了自己开荤的时候也不过十五六,跟林乱一般年纪。

    叶战将酒壶里剩下的酒全都饮尽,推开身边侍候的人,起身去斜对角的林乱那里。

    叶战高高大大的一个人,往林乱那张桌子那里一坐,长手长脚的舒展开,那女子就被挤到了一边,连林乱都被迫往里挪了挪,叶战大大咧咧的揽过林乱的脖子,那女子不甘心的看了林乱一眼,恋恋不舍的走开了。

    林乱已经有些醉了,他有些恼怒的推开叶战,要是平日里清醒的时候,他是不会这样的,叶战的身份和他的身份决定了谁占主导地位,对于叶战他只能笑脸陪着,就像他上辈子,那么多人都围在他身边,对他千好万好,陪吃陪喝陪玩。

    但他到底不是骨子里带着阶级的古代人,他的讨好也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的,而这里是一个有权就可以定人生死的时代,在这里其他人看来,林乱未免有些放肆了。

    叶战倒也不气,他本就没那么多规矩,林乱跟他这样没大没小他反而高兴的很,叶战嬉皮笑脸的又去揽林乱的脖子,这一回林乱没有动,轻哼了一声。

    林乱刚刚喝酒不上头,但是他酒量差得很,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其实眼神早就迷离了,叶战这么些日子也早知道了,他卡着林乱的脖子,教训林乱。

    “毛都没长齐还学人家找女人,胆子不小嘛。”

    林乱喝了酒反应有些迟钝,他消化了好一会才听懂叶战在说什么,他抬起头,费力的确定了叶战在哪里,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