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移开眼睛看着床里面 ,闷闷的开口。

    “是被人推的。”

    “嗯?”

    林乱恼了,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丫头推倒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事,碎衣还让他说两遍,这不是欺负人嘛!

    他索性转回去,又看着碎衣的眼睛。

    “我说!我是被——”

    林乱说不下去了,屋里有些暗,显得碎衣有些阴沉,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林乱觉得他眼神晦暗,像只冻原上饿急了的恶狼。

    碎衣突然伸出手,拂去林乱眼角的湿润,那是林乱刚刚扯疼了伤口,硬生生憋的,碎衣摩挲着那一片薄红。

    声音喑哑。

    “你放心,以后不会了。”

    以后不会护不住你了。

    林乱感觉碎衣有些奇怪,他的眼神好像要将他拆吃入腹,他不着痕迹的偏了偏头,避开碎衣的手。

    忽地“笃笃笃”传来了三声轻微的敲门声。

    碎衣跳下去,神态自若的开门。

    门外是兰蕙园里在院子里干些杂活的小厮。

    “刚刚林大人差人来,送了好些东西,还说,等小少爷养好了伤,就让小少爷去跟着府里的少爷们去上府里的私学。”

    碎衣神色淡淡的。

    “知道了,下去吧。”

    屋里的林乱耳朵尖,早就听见了,一下子愁眉苦脸起来,周烟也给他请过先生,他称得上天资聪颖,诗词书赋也都略通,算得上是有治世之才 ,说白了就是有做官资质,这是一回事儿,去上学又是一回事儿,全天下的学生都不愿意上学。

    林乱在屋里喊。

    “我离好还早着呢。”

    他把头蒙进被子,不看碎衣。

    夜间,房间里燃着安神香,林乱睡得很沉。

    门突然被打开,碎衣走进屋,又神色如常的关上门,仿佛他深夜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他没有点蜡烛,轻喊了两声。

    “林乱。”

    没有回音,只有林乱清清浅浅的呼吸声。

    碎衣轻笑了一声,在他意料之中,他在林乱的安神香里动了手脚。

    “睡得真沉。”

    他走过去,俯下身,脱了靴子,有力的胳膊一撑就轻巧的跨过林乱钻进了帐子。

    帐子摇晃了几下,显得有那么点暧昧。

    他穿着便于行动的骑装,这个时候就显得很方便,他在里面,侧着身子看睡在外面的林乱。

    林乱还睡着,碎衣把林乱受伤的手抓起来,手上还有淡淡的药草味,他像只狼一样嗅了嗅,皱了皱鼻子,最终伸出舌头来,一点一点的舔舐。

    他的唾液可比那些劳什子药要管用的多。

    碎衣小心的避开伤口,在边缘上来回舔舐,林乱怕疼,他碰一碰伤口就会逼红了眼角,只能在边缘上一点一点让唾液浸过去,他来来回回从头到尾细致的都舔了个干干净净。

    碎衣满意的将林乱的手放在一旁。

    凑近了林乱,近到林乱的呼吸都扑在他的脸上,就是这样,连你的呼吸也是我的。

    碎衣的喘息突然粗重起来,他撩开林乱的被子,林乱突然暴露在空气中,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碎衣将他带进怀里,林乱感觉到温暖,自己又靠近了一点。

    碎衣在他耳边近乎叹息一样低喃。

    “林乱,我快忍不住了。”

    一开始只是觉得想靠近,那个时候他还小,只是觉得林乱长得可真好看,不能让他和别人玩,这样漂亮的小娃娃只能和自己玩,他就像得了一个稀奇的玩具一样对待林乱。

    他给林乱玩自己珍藏的玩具,还给了他最心爱的小马,连林乱摔坏了自己的小弓都没有怪他,那个小弓,可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的东西,可是,最后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想抱着他,想欺负他,想看他眼角那抹薄红,想在他体内释放。

    林乱知道了会怎么样呢?会哭吧,哭的眼角有一片薄红,哭着求他饶了他,跟小时候闯祸的时候一样。

    会害怕吧,害怕的身体抖啊抖,像只没睁眼的幼猫。

    会厌恶他吧,用那种眼神看着他,会冷冷的叫他滚开。

    会离开吧,离得远远的,永远不让他找到。

    碎衣想到那种场景收紧了手,直到林乱发出难耐不满的轻哼,他才突然回神,放轻了手下的力道,满是心疼的揉了揉。

    他吻了吻林乱的耳侧,有些颤抖。

    “这样可不行啊。”

    早上林乱起来觉得自己腰酸背痛,跟周烟嚷嚷着昨晚鬼压他床,他做梦都梦见自己变成了被如来佛祖压五指山底下的孙猴子,周烟没理他,林乱就一直吵,最后周烟没办法给他从院里折了几支桃枝——辟邪。

    林乱不依不饶,说这是封建迷信,周烟大怒,揪着他耳朵问他有什么问题。

    林乱总算安顿了。

    院里的小厮在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