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12.桃之夭夭(十二)
    秋天在乾州并不明显,已经到了十一月里,城内郁郁葱葱的,依旧不见秋色。

    城外的山坡上倒是有了几分秋意,林子内落叶遍地,平铺着形成数条小径。

    清晨时,混合的泥和青草的露水格外清新,小木屋那儿传来窗户推开的声音,书生模样的男子站在那儿,看着窗外的桃树,脸上的神情很温和。

    很快的,他从屋后的水井中打了一桶水,走到桃树下,浇了几勺后,将掉下的叶子扫到最中间。

    这棵桃树是山坡上长的最好的,他印象中,这是他之前从山谷中折回来的桃枝,插在这儿,几年的功夫,长的十分好,今年头一年结的桃子就比其他的水灵。

    不远处传来了叫喊声,是过去的几个同窗来找他。

    看到他手里还拎着木桶,笑道:“你怎么还在磨蹭,书堂那儿等着呢。”

    “不急。”

    书生放下木桶,从屋内拿出来剪子,踩着凳子修剪屋外这棵桃树,那同窗都看不下去了:“就是一棵树,怎么你大病一场之后对它这么上心,满山坡都是,你还怕明年没有桃子卖啊。”

    书生愣了下,看着手上剪下来的桃枝,他对这桃树上心么,他总觉得自己做着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浇水也好,剪枝也罢,都是他应该做的事。

    对,就是他应该做的,必须要做的事。

    “你这一病就是一年多,还没到上京就回来了,这回的考试耽搁了也不要紧,再过两年不还能去么,你怎么想的,总不至于那事儿还没过去。”同窗是服了他这脾气,“若非这是棵桃树,我还以为你是要娶她做媳妇,也没见你对别人这么上心,哎说到这个,我娘前几天还问起,你什么时候成亲,我看刘家姑娘不错,人儿也有那意思,就你榆木疙瘩一个。”

    听到成亲二字,书生微皱了下眉头,下意识看向桃树,风拂动下,好像是能闻到桃花香,可现在是十一月里,书生抬手轻轻摸了摸树干:“我于她无意。”

    “那你也不能就这么一个人啊,我就是觉得可惜。”同窗对他不再想去上京考试这件事表达了很大的遗憾,以他的才识,即便是攀不上顶头的几个,将来当个官儿还是有的,怎么着都比现在好啊,他却要去书堂里做夫子。

    “人各有志,没什么可惜的。”书生从凳子上下来,他就是想留在乾州,守着山坡守着桃林。

    “要我说还是那件事对你的打击太大。”同窗说了一半,大抵是知道他的脾气,决定了的事不会改,便催他,“那你倒是快点啊。”

    一路下去,同窗不忘给他做媒,乾州城里身份相当的都叫他给念了个遍,他十分担心他的这个好友在放弃去上京考试之后连终身大事都给放弃了,这样下去他干脆出家当和尚得了。

    “此事不急。”

    “与你一样大的,孩子都三岁了。”

    书生笑着摇头,没有再与他纠缠于这个话题。

    “你这是要打一辈子光棍啊。”同窗嘟囔着追了上去,两个人到了山下,遇上了一群赶集的人,周遭一下热闹了许多。

    进城时得排队,人多难免拥挤,同窗还在试图用别人的事儿打动书生,前边儿人潮后退,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怎么回事啊这是。”

    “哎哎别挤,都把我的菜给挤坏了。”

    一阵混乱后,大家散开了些,两个人朝前面看去,一抹粉色的裙秀引入了书生的眼底,那是个背影,从地上将摔倒的孩子抱起来交给了赶过来的夫人,朝城门口走去。

    “你看什么。”同窗好奇的顺着他视线望过去,却只看到了妇人抱着孩子,颇为遗憾,“成亲了啊。”

    “我觉得她……”话说了一半停顿住,书生没再继续往下说,跟着同窗一起进了乾州城。

    从书堂内离开已经是正午,同窗邀请书生去家里坐坐:“你好久没有来我家了,我娘念叨的紧。”

    两个人从巷子内走出去,正说着,巷外两个人走过,其中的笑声吸引了书生注意力,抬起头看去,莫名的熟悉。

    “你看什么,哎,走慢点。”同窗跟着他出去,到巷子外,街上人来人往,“你找什么?”

    “看错了。”书生心中有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可又说不上来,“你先回去,我去杂货铺那儿买些东西。”

    “那你千万记得来啊,否则我抓也得给你抓来。”

    “知道了。”

    两个人分开后,书生还是在人群中看了下,但仿佛是错觉,人群中并没有他刚刚看到过的身影。

    书生摇头失笑,自己也是奇怪,对着一抹粉色的衣裳上心。

    在杂货铺内添置齐了东西,书生往同窗的家里走,经过一个面具摊时,看着一个孩子拿起猴儿面具,眼前的画面中忽然多了个身影,笑盈盈在说着话:“好看吗?”

    可就是记不得那模样,总觉得这回忆古怪的很,明明不曾经历,却那般真实。

    “老板,猴儿面具没了?”

    “还有呢姑娘,我这就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