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9.桃之夭夭(九)
    “放开我们,你要做什么!”

    “大胆妖孽,你竟然……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你究竟用的是什么妖法。”

    桃林内传来的谩骂声惊起了一片歇脚的鸟儿,在木屋的不远处,三个灰袍的修士被五花大绑在木柱上动弹不得。

    他们的法器被任意的丢在了地上,怎么召都没反应,而绑在他们身上的绳索随着他们的挣扎是越扎越紧,想尽办法都解不开。

    而他们正前方坐着的,就是他们谩骂的对象,茯娘笑眯眯看着他们,好心提醒:“哎,再挣扎它可就嵌你们肉里去了,你们也知道的,妖是没什么人性,嗜血的很,我这宝贝儿可饿了有些年头,一旦让它尝了甜头,我可就帮不了你们了。”

    似乎是在响应主人的话,绑在他们身上的金色绳索又紧了几分,这下他们真不敢动了,又不是没见过被妖吸干了血的人是什么样的,他们要是也变成这样,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你!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放了我们,还能饶你一命,要不然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尧山的修士,乾州知府请过来捉妖的。”茯娘看着这片桃林,再看他们身后的柱子,这些东西不仅仅是毁了桃林的美景,还破坏了这儿原本汇聚起来的灵气,“不过却丢尽了你们尧山的脸面,妖没抓着,倒打一耙的事儿干的倒不错,在这儿干打家劫舍的勾当。”

    “胡说八道,我们尧山的修士,何曾会做这样的事。”

    “有何分别,那这里的阵都是谁布下的,这些树是谁砍的,还有,这坑坑洼洼的洞又是谁挖的。”茯娘每说一处,布着的阵便破了一处,解了最后一个后,声音渐缓,“无能不说,还乱扣罪名,将行凶杀人的罪名扣在花妖身上,你们说,这些帐怎么算。”

    “你!”

    “私闯民宅,将此处破坏成这样,自然是要赔。”茯娘绕着他们走了圈,支着下巴,“你说怎么赔好?”

    三个修士以为茯娘是在和那边的葫芦妖对话,下一刻,他们身上的衣服就被绑着他们的绳子给扒光了,赤条条立在那儿,剩下一堆碎布片。

    特别整齐的是,灰色的布片一堆,白色内衬的一堆,最边上的,是他们身上的宝袋。

    冷风一阵,刮的人汗毛直竖。

    “妖孽你竟然!”想要抱住自己遮羞,可动弹不得,三个人涨红着脸,快气晕过去。

    也是,身为修士,到哪儿不是受人尊重的,他们受邀前来,在乾州知府可是被奉为上客,谁敢怠慢他们,又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啊,还不够是么。”仿佛是没听到他们的声音,绕到他们前面的茯娘状似倾听着什么,点了点头,“那你想怎么样?”

    这话问出口,三个修士即刻紧张了起来,他们也不傻,当然看出了这妖是在问绑在他们身上的绳子,刚才那句已经让他们变成了这样子,又不知要生出什么歹念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对我们动手,尧山不会放过你的。”

    “万物有灵,这儿的一草一木,你们又何曾放过。”茯娘抚了抚手中的镯子,感知到了什么,轻轻呀了声,“要来不及了啊。”

    话说完,她就这么消失在了远处。

    她这一消失,葫芦妖跟着扎入了土里,转眼就不见了。

    独留下三个修士在那儿。

    好半响他们反应过来才发现身上的绳子没有消失啊,他们还被绑在这儿。

    更让他们紧张的是,身后的木柱子不见了,他们三个人犹如一捆柴一样被那绳子吊着,悬在半空往山下人多的地方飘去。

    “哎,哎放开我们,你要做什么……”

    ……

    一炷香后,茯娘出现在了乾州城外的一处山谷中。

    山谷很大,外围还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越往深处林子越密,不知多少年没有清理的路,草都长过了人那么高,到最深处时,充沛的灵气袭来,饶是茯娘都觉得这是个好地方。

    “这样的宝地就养出你这么一个,倒是少见。”茯娘来到花妖过去生长的地方,周遭的草木十分茂密,但奇的是都没有往最中央蔓延,即便是花妖的本体已不在这儿,这中间还是空着的。

    茯娘看着那处,双手结印,脚下的土地略微松动了下,须臾,一块泛着莹绿色光芒的石头从土中冒出来,飘到茯娘手中,光芒散去,是一只极为精巧的玉盏。

    茯娘翻动了下玉盏,想看看底下到底是什么模样,只听见哎呀一声,两只纤细的脚从底下冒出来,为自己翻了个身后,想要开溜。

    “哟,成精了啊。”茯娘乐了,原来以为这会是个灵气充沛的宝贝,没想到是个活的,她直接将玉盏拎起来,晃到自己眼前,“小东西,露馅了啊。”

    玉盏辩驳:“谁是小东西,本大仙都上万岁了。”

    “上万岁你都修不出人形来,你这道行不太行啊。”

    “要不是本大仙顶上长了棵桃花树,我早就修出人形了!”挣扎了下没能开脱,玉盏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