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8.桃之夭夭(八)
    茯娘鲜少出远门,客栈存了数百年,到现在为止,拢共也不过三回。

    上回出去也已是七八十年前。

    乾州距落仙镇有一千多里地,翻山越岭,寻常人数月才能抵达,茯娘前往,不过用了六日的功夫,这还是她走走停停,一路赏花观景所用的时间。

    在距离乾州还有三百多里地时,周遭渐渐热闹,官道上经过的马车也多了,驿站之外满是歇脚的人。

    坐在那儿喝茶的几个商客忽然都吵着驿站外的官道望去,烟尘滚滚中,摇摇晃晃来了头驴。

    这驴儿着实显眼,因为它头顶上还绑了个棍儿,棍上系着一根萝卜,摇摇晃晃在驴儿眼前,看的见吃不着,勾的它往前跑儿。

    然而这还不是最惹人注意的,最引人注目的是驴儿身上坐着的红衣女子,半倚在驴身上,勾着一双腿儿,披在上边儿的长裙虽是盖着的,显露出来的弧线却更加的风情万种。

    如瀑的长发下,垮到肩下的外衫让白皙的肩膀若隐若现,惹的驿站外这帮子人,恨不得冲到人家跟前去,看的清楚才是。

    其中就有人冲着驴儿那儿吹口哨,驿站外男子居多,众人哈哈大笑,也都不掩目光,直勾勾看着。

    大家想着的都是一件事儿,她要是来驿站这儿歇个脚就好了,这般女子,倒不说认识,就是饱个眼福也好啊。

    可任由大家怎么起哄,话都喊出口了,驴儿就是没停下,它可不在意驿站内的人,浑身的心思都在前面吊着的萝卜上,一个时辰前茯娘从路人手中将它买下来,给它吊了个萝卜一直到现在都没吃到嘴里。

    就是因为驴儿身上的人太过于惹眼了,跟在驴儿后边的马车反倒是没几个人注意,实际上马车外坐着的一男一女也挺养眼,可有什么比得过前边呢。

    经过驿站时,茯娘还回头看了驿站一眼,这一笑又醉了一片。

    直到烟尘滚滚,马车和驴都看不见时,驿站外坐着的人中,还有在回味的,这时几个打扮有些粗野的人从驿站内出来,看到众人如此,目光倏地看向马车消失的方向,其中一人的眼珠子从横变竖,一瞬又恢复如常。

    几个人相互看了眼后,什么都没说,牵了拴在驿站外的马,走了约莫有半里地时,其中一个道:“大哥,有妖气。”

    若是旁人听到,一定会觉得他的声音怪异极了,可他怪异的又不仅仅是声音,还有脸上时而浮现出来的黄绿色鳞片。

    “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把那妖丹吐出来。”为首的横扫了他一眼,近日乾州多了很多修士,虽然修为不足为惧,被他们盯上也是一件麻烦事。

    “那群虫米可真没用,这么多人都抓不到一只负了伤的桃花妖。”说话间,一颗火红色的妖丹从他口中吐出来,脸上的鳞片渐渐退去,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不舍,可没办法,这妖丹上的毒去不掉,他就没办法完全吸收。

    “大哥,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

    “不好,快躲起来!”

    话音刚落,马上的三个人一瞬间消失,就剩下几件衣服空荡荡的掉在了马身上,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窸窣的声音,似有什么从中游过,平静下来没多久,马匹所在的上空,几道锐芒飞驰而过。

    ……

    两日后,茯娘他们到了乾州。

    乾州比落仙镇暖和多了,这时节,城内还是郁郁葱葱的,秋意不浓。

    寻了一处院落,茯娘懒洋洋靠在了塌上,将头上戴着的桃木钗拔下来,插入了葫芦妖递过来的瓶子,钗子一段浸到里面的水时,隐约可见桃木簪上幻化出了花妖的模样,朝着茯娘鞠礼。

    在窗外自寻了一处,扎根冒出藤蔓的葫芦妖憋足了劲在枝头长出三只小葫芦来,摇摇晃晃着朝茯娘喊:“掌柜的,那山上有人。”

    茯娘讨厌正午天,太阳太大太烈,她懒懒睁开眼:“是人还是妖。”

    枝头上噗噗又蹦出几只葫芦来,声音叽叽喳喳:“有妖。”

    “乾州人杰地灵,可真热闹。”茯娘伸手,数了数藤蔓上垂着的葫芦,颇为遗憾道,“小葫芦,你这结的有点小啊。”

    藤蔓抖了抖,卯足了劲,噗的一声,好么,大葫芦没给长出来,却在那一串的葫芦顶上开了花,茯娘没能忍住戏笑出了声。

    过了会儿,枝头上的葫芦一个个消失不见,窗外出现了小葫芦的人形,头顶了个消不掉的黄色小花,委委屈屈的看着茯娘:“底下布着的结界太多了,我撞到好几下。”

    茯娘伸手从它头上将小黄花给摘了下来:“那就去打听打听。”

    半个时辰之后,小葫芦打听来了不少事。

    半年前乾州出了一桩妖伤人事件,受伤的人还都是上京来的,此事惊动不小,来了好几拨修士捉妖,可妖没抓到,人也治不好,那些修士对受伤的人身上的妖毒束手无策。

    随后还出了妖杀人的事,死的人要么丢了心脏,要么被残食,因而引来了许多的修士。

    奇的事,这半年间杀人的事在减少,妖修无故死亡的事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