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1.桃之夭夭(一)
    春寒料峭,深夜的落仙镇万籁寂静,青石板的街道上不见人影,只有昏黄的灯在寒风下晃动,散着微弱的光。

    三更天,巷弄内响起打更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雾气,湿漉漉的,连带着脚步声都拖沓了些,在寂静的夜里,咚咚的响起在各个地方,谁家的牲口棚子内,还偶有咕咕声,与遥远的万珈山中传出来的兽鸣声相呼应。

    伴随着打更声远去,镇子本该再度陷入寂静,约莫一刻钟,镇子的南面方向,一条巷子中忽然奔出了个人影,趔趄几步后没能站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很快爬了起来,四下寻找了番后正欲走,巷子内追出来了三个人,背负者剑匣,头束着长带,一副武林人士的打扮。

    他们朝着黑袍裹身的人齐齐出剑,相比较之下,黑袍下的人就显得狼狈多了,剑锋上隐约闪现出来的光芒打在黑袍身上,直接又将人给打趴下了,一口血呕出溅在了地上,三个人围住了他。

    不知他们说了什么,为首的收了剑要去拿人,趴在地上看起来已无还手之力的黑袍忽然发难,黑色的烟雾散开去,几个人捂嘴的瞬间,中间的人不见了。

    脚步声从另一侧响起。

    “追!”

    逃似乎也是徒劳,尽管使了计策,但因身负重伤,体力不支下,他的速度越来越慢,而身后的人是越追越近。

    “客栈,客栈在哪里?”他慌乱的看着前方不断经过的屋舍,客栈呢,榕树说的客栈到底在哪里,这已经是落仙镇了,北边,他是朝着北边没有错。

    背后扫过来的剑气已经刮到了他的后背,破开袍子伤到了他。

    难道他找错了?

    猛地一震,被第二道剑气所伤,他的身体朝前飞去,直接摔了有五六丈之远,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再没力气起来了。

    随着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黑袍下露着的双眼满是绝望。

    可他不肯死心,匍匐着往前爬去,伤口留下的血迹被他拖拽出了一条很长的痕迹。

    片刻过去,他只爬了很短的距离,但本该出现在他身后,将他捉拿的三个人却还没出现,他转过头看,那三个人竟在他身后二丈之处停下了。

    他很快发现了缘由,他们面前有屏障阻拦,无法穿透。

    他的心中腾起了希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正在突破屏障的三个修士,小心翼翼的抚着藏在怀里的东西。

    “妖孽!”

    发现凭他们三个人之力无法突破屏障,修士从怀里拿出了一枚纸符,摊在手掌上幻成了纸鹤,低声念叨几句后向上空抛去。

    可不等那纸鹤飞远,才到半空而已,那纸鹤忽然化成了一团火,在半空中燃烧,连灰烬都没剩下。

    几个人大惊,警惕的朝前方看去,黑袍也转过身,原本就湿漉漉的空气,不知何时起了大雾。

    大雾中,一抹身影漫步而来。

    “又是万珈山上的这群讨厌鬼。”

    慵懒富有磁性的声音,与她的身姿一样夺人眼球,大红色的衣衫披在身上,长纱下,随着步伐,修长的若隐若现。

    一只长长的烟杆架在了描了红蔻的纤手上,另一头靠在了殷红的嘴唇,随着动作,薄烟从那性感的唇中吐出,腾起在半空中,散开去。

    精致的妆容下,黑如瀑的长发用着三根桃簪勾起,垂下的那些肆意的散落在肩头,更添了性感。

    这实在是一张难以叫人忽视的容颜,张扬到能够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力,美的惊心动魄。

    但那三个修士的神情却很难看,一是报讯的纸鹤被毁,二是眼前女子的修为,他们根本看不透。

    “是她!”其中一个想到了什么,猛然变了脸色,随即和同伴低声说了几句。

    三个人离开的很快,甚至都没多看他们追了将近半个月的花妖,转瞬消失在了眼前。

    “溜的倒挺快。”女子轻轻嘁了声,转头看站在那儿摇摇欲坠的黑袍,视线往下,落在地上那一滩血迹上,眼底闪过一丝光芒,有几分讶异,“修成半人了?”

    黑袍的身子一震,罩在头上的斗篷松落下来,露出了一张半人半妖的脸。

    ……

    外面的夜依旧寂静,雾气淡去之后,一间外观普通的客栈内却是热闹的很,敞亮的大堂中围满了人,有些蹲在桌上,有些趴在地上,还有挂在木柱上的,众人的视线很整齐,看的都是大堂中央的位置,那边坐了着个半人半妖的女子。

    说她半人半妖,是因为她的脸一半是貌美女子,另一半却不受控制的在变幻,时而变成另一半的貌美脸蛋,时而妖态,后脑勺上不断绕动的藤蔓枝丫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这是个还没修成人形的花妖。

    “不对,以她的修为,早就能修成人形了。”

    “肯定是因为她受了重伤啊,你受重伤的时候还不是癞□□一只。”

    “老三你再说一遍!”

    “行了你们,我看她进来时一直抱着个瓶子,她被那几个修士追杀,该不是杀了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