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贾探春第一次在王夫人面前说这些话, 说完后,她就觉得内心舒畅许多了。她一步一步地走向王夫人,伸手紧紧地抓住王夫人的手,目光冰冷地看着王夫人,凑到她的耳畔, 轻声道,"母亲, 你想死吗?"

    王夫人想要抽出手, 却发现抽不出来。她非常震惊, 满脸错愕,贾探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母亲, 书,我就不抄了。"贾探春松开王夫人的手, 转身就离开。

    王夫人见贾探春如此, 没有让人追上去, 现在的贾探春太过奇怪了, 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王夫人看向一旁的赵姨娘, "你便是这么教导你女儿的?"

    "夫人说错了, 她是称呼您为母亲。"赵姨娘开口, 她们这些姨娘生的孩子,都得叫正室母亲。贾探春当年待在贾老夫人那边, 更听王夫人的话, 反而忽略自己这个亲娘。

    即使他们出荣国府了,但是贾探春也没有对赵姨娘他们太好。

    赵姨娘认为王夫人说她没教导好女儿, 那就说错了,她可没有教导贾探春。

    "妾见她的次数都少得很。"赵姨娘道。

    王夫人低头看向手腕,手腕有着浅浅的红痕,贾探春到底怎么了。王夫人知道这世界确实有神神秘秘的事情,贾探春突然变成这样,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应该请人上门来看看。

    而贾探春已经带着丫鬟回去,那些丫鬟如今都有些怕贾探春,她们明显感觉到主子有很大的变化。

    贾探春可不管那些丫鬟,她如今是修炼之人,那些人都是凡夫俗子,没必要放在心上。贾探春有种自己高人一等的感觉,她有修为,就更加厉害。

    想到前世的种种,贾探春就觉得非常痛苦,贾家失势后,她在外就过得更加不好。名义上是和亲,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把她当一回事情。

    自打贾探春的前世记忆苏醒后,贾探春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两个人,一个是前世的,一个是今生的。前世的叫嚣着要改变,今生的却又在拉扯,觉得她做的有些过了。

    可是前世的记忆太过沉重,总是碾压今生的自我。

    好比刚刚,贾探春的脑子里出现其他的声音,不能忍着王夫人,得直接冲上去。要是还是今生的贾探春,贾探春一定不可能直接冲上去,毕竟只是抄女戒女则,被禁足,这不算大惩罚,一定会大小事化小小事化了。

    贾探春还会一直隐忍下去,筹谋大局。

    而现在的贾探春却直接对上王夫人,回到房间里,贾探春却又觉得不大对。她就这么直接对上王夫人了,后面会不会有更大的麻烦,怎么就没有再忍忍,得抓着王夫人真正的把柄。

    今生跟前世不一样,前世的记忆不一定都是对的。

    贾探春揉眉,现在的她根本就不像她自己,她脑子有点乱,可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她就应该这么做。直接让怼王夫人,不需要忍,等她嫁入皇子府,王夫人还得讨好她呢。

    对,她现在该想怎么遇上皇子,贾探春握紧双手,绝对不能任由贾家人将她随便嫁了,她现在可是有修为的人,跟那些普通人不一样。

    过了中秋节,邢家一家人也不好再待在一等将军府,他们便跟邢夫人告辞。

    "我已经交代熙凤,以后,她那边每个月给你们十两银钱,也够你们过活的。"这是王熙凤跟邢夫人提出来的,邢夫人认为极好。

    王熙凤没打算安排邢忠到铺子工作,邢忠的身份到底不大一样,他们这些人都敬着邢忠了,只怕铺子里头的那些人也不敢说什么,反而可能造成不好的影响。倒不如每个月给邢忠一家子一些银钱,一开始便直白地说出来便好。

    她可没空跟他们磨磨蹭蹭的,他们养了邢忠一家子,外面的人也不敢说他们的不是,只会说他们对填房的娘家极好。

    "若是缺吃少穿了,便跟我们说,多的没有,多匀给你们一两两银钱还是可以的。"王熙凤笑着道,十两银钱已经足够邢家一家三口过活了,吃食也能不错,这还只是一个月的,又不是一年的。

    那些寻常人家一个月哪里要花这么多银钱,王熙凤乐意多给些,要是邢家再多张口,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邢忠哪里会不明白王熙凤的话,人家跟你客气,千万别当真,拿的差不多就够了,再多要,只怕就不成了。传出去也不好听,要是贾家到时候不管他们,也没人敢说不是。

    那些年,邢家一家子已经过了不少日子,如今能有这些银钱,已经极为不错。

    邢母听着王熙凤的话,便感激地道,"多谢少奶奶了。"

    "舅母,您说的哪的话,什么少奶奶,在你们面前,我就是晚辈。"王熙凤道,"已经让人准备了马车,缎子也放马车上了,那些锅碗瓢盆的,那边的屋子都有。我让平儿跟你们过去,你们要是少什么了,就告诉平儿。"

    "不错。"邢夫人点头,她看向邢岫烟,"嫂子日后多带岫烟过来坐坐,岫烟的年纪渐渐大了,也该多见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