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浩就是故意跟着黛玉的,务必让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多走近,近距离接触后,她才能慢慢发现,他以前的那些行为真的不是挑衅,而是求偶。

    怪只怪当初的大氛围,大氛围就是大家都忙着努力修炼,求偶不求偶的,常常被人忽略,当成不重要的事情,因为大家的寿命都非常长。

    “不是我,还能是谁。”简浩挑眉。

    “俗套!”黛玉转身离开,话本里长有那样的对话。

    简浩亦步亦趋地跟在黛玉的身后,反正那些凡人又看不见他们,就算有修为的,也不可能随意看到他们。

    而薛宝钗跑去找薛夫人,想让薛夫人看看剧情书,然而,薛夫人只看到空白的页面。薛宝钗无法,她发现自己跟妈妈说,却是无用的,因为话到嘴边,根本就说不出来,只能让薛夫人看。

    “一个字都没有。”薛夫人翻了翻,不知道女儿到底要让她看什么,“你可是要做什么?”

    薛宝钗拿过剧情书,仔细看了看,上面有字啊。她联想到刚刚说话说不出口,莫非这个剧情书只有她自己能看到?若真是这样,她如何让妈妈相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她的冷香丸还是一个和尚说的,在医书根本查不到这个药方的。

    薛家还信这些的,如今,剧情书只有她能看得到,话还不能说出口,只怕里面有些门道,要真等事情应验,那她哥哥可就得糟了。

    “拿来记些东西,让您看看,这纸质如何。”薛宝钗随即笑着道。

    那甄英莲后来可是成了哥哥的妾室,如今,她既然知道那些事情,只怕是不妥的。薛宝钗本就是一个细心的人,要是这世上不只她一个人知道这些事情,她还让甄英莲到府上为奴为婢,这要是让人知道了,必定不好。

    但这甄英莲也不得不救,佛家讲究因果报应,功德之类的,她薛宝钗既然知道了这些,就该做些好事才是,以免日后落得书中那般下场。

    哪怕那些事情还没有发生,薛宝钗还是有几分相信的。要是哥哥真发生事情,他们一家子必定会去投靠姨妈的。

    “倒是还好。”薛夫人道,“你过来,不会只是为了一本书吧?”

    “妈妈,女儿一点心思还真瞒不过您。”薛宝钗笑道,便只能拿其他的事情说话,“元春表姐可是入宫了?”

    “早年便入宫了,只怕要封妃了。”薛夫人笑着道,荣国府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因此,薛家人并不知道贾元春已经被放出宫,更被说为嫔为妃了。

    王夫人又是个在乎面子的,怎么可能写信告诉薛夫人这些。何况薛家还打算送薛宝钗参加小选,王夫人自然就更不乐意说那些事情。

    “那得恭喜表姐了。”薛宝钗道,要是元春封妃,那么妈妈必定乐意带着他们去荣国府的。

    薛宝钗得到的剧情书,基本都是关于她自己的,有少量涉及其他人的。她知道,哪怕宝玉是个扶不起的,爱吃丫鬟胭脂的,只要宝玉受贾老夫人宠爱,又是出身荣国府,妈妈必定愿意让她跟宝玉在一起。

    父亲去世,他们又是商家,哥哥又纨绔,撑不起来。他们这样的人家,只怕很难找到比宝玉更好的人家。

    “等过些时日,我们便去你姨妈那儿。”薛夫人都想好了,他们一家子待在金陵也不好,孤儿寡母的,只怕守不住那些家业。倒不如变卖一些经营不善的铺子,留下些好的,再去荣国府。

    贾元春入宫封妃,姐姐王夫人在荣国府的地位必定更加稳固。就是元春还没封妃,大房也是越不过二房的,薛姨妈都懂得,她姐姐可没少写信跟她说的,荣国府大房的填房邢夫人比不得她们的,那样的人物管不得家。

    薛宝钗没有阻止薛夫人,她心里清楚,要是他们待在这边,只怕也是混不好的。倒不如去那荣国府,不管荣国府未来如何,眼下倒是可以用一用的。

    “日后,你参加小选,便也是要过去的。”薛夫人道,“你哥哥又是个没本事的,少不得得多想些。”

    “都听妈妈的。”薛宝钗心下有了打算,必定不能等哥哥打死了人,再去荣国府,那样算是他们有求于他们。哪怕没求,还是低了一等,那甄英莲的事情必定要处理好。

    只怕没了一个甄英莲,还有其他的女子,该是管管哥哥的时候了。

    实在不成,她就是厚着脸皮也得跟着哥哥,不然,他们就该早点上京城。

    而黛玉正往京城飞去,这个小界就是不好,法术都不能用太高等级的。再看看旁边的简浩,这位上神的脸皮比她还要厚。

    “送你回公主府。”简浩眉眼带笑,“虽说不能从正门进,但能从空中降落。”

    “你在威胁我!”黛玉眼睛微米。

    “送你回去,何来威胁?”简浩不认为这是威胁,他说的是实话,黛玉是偷溜出来的,自然不能从正门进。要是从正门进了,不就让人发现黛玉悄悄溜了出来,“你这睡午觉的时间,不能睡太久吧。”

    黛玉听他的话,却觉得,要是自己不让他送,他就让别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