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贾赦听闻贾老夫人叫他时,他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不过就是还户部欠银的事情,对了,还有林如海封侯的事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母亲想要让二弟封侯,指不定还认为林如海占了二弟的位置,毕竟母亲天天都想着让二弟当家,让二弟继承一等将军的位置,而不是他贾赦继承。

    林如海只是女婿,又不是母亲的儿子,贾赦敢保证要是可以,母亲一定希望林如海把侯爵之位让给贾政。

    贾赦悠哉悠哉地走到荣庆堂,他这个连荣禧堂都没住进去的当家的,压根就不是当家的。

    ‘啪’,一只茶杯掉落在地,要不是贾赦闪得快,那只茶杯就砸到他的头上了。

    “瞧瞧你做的好事。”贾老夫人愤怒地看着贾赦,“谁让你上奏折还户部欠银的,是不是林如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