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国府对外是贾赦当家做主,贾赦才是一等将军,如今,这荣国府好似是二房的,而不是他们大房的。就好比户部欠银这一件事情,贾敬来了,就该让自己这个家主过来的,结果倒好,贾政在里头。

    他贾赦就不能当家做主吗?好啊,那他就硬气一回!

    贾赦也不进去了,回头就去写折子,不就是还户部欠银,先用公中的银子,公中的不够,就两房的东西凑。贾政住在荣国府,吃他贾赦的,用他贾赦的,还做了他这一房的主。

    说什么读书人,呸,一点规矩都不懂得,狠一点,没关系吧。

    贾赦虽然混不吝,无耻了一点,但他也有些头脑。宁国府还了欠银,他们荣国府还不还,外头那些人都不可能高兴,倒不如让圣上高兴了。

    贾老夫人和贾政见贾赦没过来,只当他是个扶不起的,不知道跑到那边去浪了。

    以为贾赦就光光写折子了吗?怎么可能,贾赦还跑去林府了,安乐公主府就在隔壁,太上皇也就在隔壁。

    “如海啊。”贾赦就在林如海的面前哭诉,哭诉贾老夫人偏心贾政,哭诉贾老夫人偏心贾宝玉那个宝贝蛋子,“你可得护着黛玉侄女一点,他们呀,就想让你的黛玉嫁给宝玉呀,凑成一对玉儿啊。”

    贾赦七扯八扯,各种黑贾老夫人,黑贾政,黑宝玉。仿佛林如海不帮他,就是要把黛玉嫁给宝玉,宝玉那个蠢货,如何配得上黛玉。

    要是可以,贾赦更想跑到太上皇面前哭。

    “莫要如此说。”林如海皱眉,他知道贾赦是个混不吝的,却没想对方这么能说,“女儿家的事,岂可胡说。”

    林如海早在扬州时,就知道贾老夫人想让黛玉嫁给宝玉,还跟贾敏写过书信,他也是看过的。如今,再听到贾赦这么说,林如海还是有些心塞,黛玉可不是他们能惦记的。

    “在屋里说说。”贾赦见林如海不悦,内心高兴,让母亲他们惦记着黛玉,还让黛玉去府上陪元春他们。就元春那样的,还想找什么好的,想要依靠安乐公主的身份,就老老实实地过来陪玩,没道理让人家公主陪着她,“正好还未分家,就先还欠银,省得日后分了家,就不好算了。”

    贾赦这一次来,就是想让林如海知道这一件事情,如果太上皇能听到,那更好不过。

    “只怕……”贾赦叹了一声气,“只怕家中老母说我不孝啊,只是你我乃是臣子,该先忠后孝,何况我这也不是不孝。”

    林如海对荣国府的情况不感兴趣,但若是贾赦明理一点,他也是愿意的,毕竟荣国府是妻子的娘家。

    “无妨,这本算是朝政大事,不是后宅琐事。”贾老夫人管的是后宅,管不了朝政,林如海正色,“只是琏哥儿就要成亲了,你可得想好。”

    “若是王家不愿意,这亲便不结了。”贾赦不怕,六礼都过了,就差婚礼,王家也是要脸面的,不可能在这时候退婚。何况他这是还户部欠银,皇帝都看着呢,要是王家退婚,摆明了就是不满意他还户部欠银,那王家还能落得了好?

    傍晚,太子一点儿都不想这么快就回宫,奈何护卫不答应,皇上早就吩咐过,要是太子不肯回宫,绑都要绑他回去。

    “可恶。”太子不甘心,回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黛玉,“乖,孤改天再来看你,别忘了孤。”

    真可怜哪,不过上神黛玉不可能同情太子的,凡人幼崽就该跟父母多走近,怎么能随意住在别人家里呢。

    林希又抱着黛玉的大腿,哼了太子一声,“姐姐,我的。”

    太子好想把林希从黛玉的大腿上撕下来,就这么一个东西,什么弟弟,就是跟他抢人的存在。

    “孤就先把皇妹借你几日。”太子不大开心地道,说完后,又跟黛玉强调,“孤会来看你的。”

    一步三回头,太子还是被侍卫带走了。

    太上皇瞧着这一幕,乐了,看吧,只有他这个太上皇才能这么随意地待在安乐公主府,其他人都没门,皇帝不能随意离开皇宫,皇后得掌管后宫,也不能随意出宫。皇帝和皇后不能随意出宫,他们就只能压着他们能管得着的太子,他们管不了太上皇,可以管儿子。

    “走,黛玉,今天有烤鸭,味道还不错。”太上皇的牙口不错,身体健朗。早年,他退位的时候,身体确实比较差,如今不一样,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宝贝孙女在呢。

    那些老臣总想着他这个太上皇身体康泰,就能压着皇帝。啧啧,想太多了,什么让他管着皇帝,实际上就是那些老臣紧握着手里的权力。

    太上皇心里清楚,才越发不愿意管那些事情,如今跟宝贝孙女生活在一起,多好呢。

    听说黛玉早上出去玩的时候,把隔壁府的孩子给吓哭了。黛玉那么漂亮,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把人吓哭呢,一定是那些人不懂事,弱渣。

    “隔壁府的孩子,那么弱,改天找其他人玩吧。”太上皇笑着道。

    除了林家在安乐公主府隔壁,还有一个隔壁是礼部尚书家。礼部尚书为人不错,也算是书香门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