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天气晴朗,太上皇跟黛玉在院子里赏花,就有管家禀报说有大臣求见。太上皇自然知道他们所为何事,不过就是为了还户部欠银的事情。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黛玉张口就道,“要是谁欠了我的东西,敢不还,我一定让爷爷弄死他们。”

    管家没说是户部欠银的事情,黛玉却说了。太上皇没觉得不对,反而认为他家黛玉记忆好,皇帝之前说过,黛玉还记着呢。

    “对,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太上皇强调,转而告诉管家,“要是他们是为了这些事情来的,就让他们……让他们滚!”

    太上皇看了看黛玉,一定不能给宝贝孙女留下不好的印象,要抓住教育,不能让孩子学坏了。谁敢欠黛玉的,就得让他们还,至于弄不弄死他们,这就得看情况。

    “滚得远远的。”黛玉补充。

    “对,滚得远远的。”太上皇说着就抱起黛玉,抱不了太久,就抱一会儿,“黛玉,你是公主,就该这样,霸气一点。”

    一旁的管家笑着看着太上皇和黛玉,他可是在众多人选中脱颖而出,成为安乐公主府的管家,自然明白事理。黛玉是公主,有太皇上,还有宫里的两位宠着,合该嚣张一些。

    至于那些老臣,爱怎么着怎么着,太上皇还想着得给黛玉准备嫁妆,嫁妆一定要多。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些臣子有问题就该去找皇帝。

    荣国府的贾老夫人又让人送帖子到林府,只不过请的是贾敏,没有找黛玉。因着只是找贾敏,贾敏便过去了,没带黛玉,也没带林希。她到了荣庆堂后,才知道贾老夫人说的是户部欠银的事情。

    “老爷不管这些事情。”林如海极少在家里说到朝政,贾敏自然不知道。

    “他如今不是在御史台吗?”贾老夫人道,“当年,上皇南巡,耗费不少银钱。多少人家向户部借了银子,别家借了,你还能不借嘛。先帝还在,皇上如此做,只怕……”

    贾老夫人的话没说完,贾敏却已经明白,这是要让她找夫君上奏皇帝,延缓还款吗?

    贾敏脸色不好,九五之尊,一言九鼎,岂能说变就变,要是自己夫君上奏,岂不牵连夫家。心思一转,贾敏便笑道,“琏哥儿就要成亲了吧,不如等他成了亲,新媳妇进门在说。”

    眼看府里就要娶进王家第二个女儿,母亲怎么不找王家。贾敏的心又冷了一分,母亲是要把她推上绝路吗?这一次又一次的,外嫁女就得为母族牺牲所有吗?

    贾老夫人见此,就知道贾敏不愿,又不好逼迫她。只是府里不比隔壁的荣国府,还了户部欠银后,只怕府中就没胜多少银钱。

    贾敏到底没有留在荣国府用饭,坐了一会儿便走了。贾老夫人没挽留,她现在正头疼呢。

    安乐公主府,黛玉正给弟弟林希喂吃的,小小的凡人还是挺可爱的。

    “喝点水。”黛玉摸摸小林希的头,凡人幼崽长得挺快的,吃的却没有其他界的人多。

    太上皇看着黛玉投喂林希,就想到黛玉当初投喂太子的模样,笑着看着他们,没有阻止黛玉。

    东宫,太子这几天觉得哪里哪里都不对,以前吧,他有看到父皇和母后准备东西,原先还以为是送给他的,后来却发现不是,说是送给黄姐的吧,他们也没有送到皇陵,还是放到仓库?

    这也不对啊,太子惆怅,父皇最近似乎很开心,可能是因为户部欠银的事情,但是母后最近也挺开心的,皇祖父就更加离谱了,封了臣子的女儿做公主,还跑去跟臣子的女儿住在一起。

    皇祖父不会有特殊的癖好,喜欢小女孩吧?可是皇祖父早些年都没特殊癖好,听说皇祖父是因为黛玉长得像皇姐才封的公主,太子好奇,决定去安乐公主府瞧瞧。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太子今年不过十四岁,还懂得带着礼物去安乐公主府。既然皇祖父认了干孙女,那么安乐公主就是他的妹妹,他当然得给妹妹带见面礼。

    太子不过十四岁,哪里能随意出宫,宫人还是得禀告皇帝。

    皇帝没拦着,便吩咐侍卫护送太子过去,晚上一定得把太子带回宫里,不能让太子待在外面。皇帝想过了,太子是下一任帝王,自己跟太上皇活得再久,可也得有死去的一天,到时候要是新皇不看重黛玉,甚至厌恶黛玉,那么黛玉的生活如何可能好过,如何能嚣张霸气。

    太子还是得多接触接触黛玉,皇帝如是想,他还得培养好黛玉,不能像先皇那样废太子,要是换成其他皇子登基,他们必定不可能对黛玉那么好。

    无形之中,太子的东宫之位又稳了几分。

    皇后得知太子要出宫,便让太子过去,叮嘱太子几句,“别毛毛躁躁的,你是太子,得体,大方,稳重,知道吗?”

    太子跟阿萝的关系极好,阿萝又没给太子入梦,毕竟太子当年年岁也小,别把小孩子吓到了。

    说完后,皇后便让人把事先准备好的木盒子拿出来,笑着道,“过去后,便把东西给你皇……皇妹。”

    “都给她的?”太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