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英退休指南[综英美] > 邻家邻蜘蛛
    第一天,蜘蛛侠吃了布朗尼蛋糕配红茶;

    第二天,蜘蛛侠喝了热巧克力还有蛋挞;

    第三天,蜘蛛侠尝了红丝绒蛋糕和奶咖;

    第四天,蜘蛛侠有了鲜榨橙汁跟草莓卷;

    第五天,蜘蛛侠摸了摸岌岌可危的节操,带来了一盒纽约市排行第一的甜甜圈。

    彼得发誓,诱惑太大,他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一到时间,他就忍不住拐去维奥莱特的宿舍。蹲在对面楼看,他还能清晰地看到大开的窗户,摆好的点心,还有摆弄着乐器的姑娘。

    可能音乐的魅力实在是大,或者偶像的魅力也实在是大,彼得一连来了四天,听了四段不同的好听乐曲。

    好听。

    然而每天都来“吃白食”让彼得有了点小小的烦恼。

    虽、虽然他不会长胖啦,但是总这样也不太好吧?

    于是他傍晚的时候赶去了那家有名的“甜蜜的甜甜圈”,然后肉痛地将招牌甜甜圈买了个遍,最后把盒子藏起来。这才能在深夜的时候带着礼物来到了维奥莱特这里。

    公司的宿舍,只有维奥莱特这间亮着灯。

    浅金发色的姑娘又换了乐器。

    这次她手里的是比六弦吉他小上一大圈的四弦吉他,彼得看同事摆弄过。在同事手里只能制造噪音的乐器,在维奥莱特手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浅金长发的姑娘闭着眼,唇角带笑,浅浅的小梨涡可爱又甜蜜。她顺滑的长发披在脑后,几缕随着她歪头的动作擦过耳尖落在了胸前。

    她的指尖在尼龙弦上轻点,另一只手转着调音柄,靠耳朵在确认音准。

    女孩儿今天穿了一条夜空蓝色的无袖长裙,裙摆一直盖到脚踝,肩带很细,细到一动,垂坠感良好的布料也随着她动,露出她精致的锁骨,还有肩膀处那只红色的小蜘蛛。

    彼得敲窗户的动作都不由得放轻。

    他叩响了玻璃。

    维奥莱特被惊醒,睁开了眼睛。

    那双浅蓝色的漂亮眼眸闪过一丝茫然,似乎还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表情都显得有点呆滞。几秒以后,她才清醒。那双眼睛被笑意占据,唇畔的小梨涡加深。

    她抱着夏威夷小吉他站起来,笑意盈盈:“晚上好,小蜘蛛。”

    维奥莱特竟然已经无师自通,在别人都叫好邻居蜘蛛侠的时候,她已经叫上了小蜘蛛这样更显亲昵的称呼。

    而彼得被她温柔的声音一喊,隔着面具蹭了蹭鼻子。

    蜘蛛侠还吊在半空中。

    他和维奥莱特打过招呼,钻进了窗户,然后把手上比笔记本电脑还要大的盒子放到了桌面上。

    戴上面具的他总是要更健谈一些:“晚上好,漂亮姑娘。”

    “一直都是你请我吃点心,这次换我来吧,”他举了举手中绑着漂亮浅紫色丝带的包装盒,“不得不说,你今晚美极了。”

    没有姑娘不喜欢被夸漂亮。

    女孩儿手中的小吉他被她抱得紧了一点,琴颈遮住了半张脸。

    她笑得好看,接过了那盒甜甜圈。

    桌子上还摆着今晚的点心。

    一份芒果西米露,还有两杯芒果汁。

    维奥莱特坐下,小吉他放在膝盖上,拆开了绑着盒子的丝带。

    蜘蛛侠也坐在了他平常坐的位置,在盒盖打开的那一瞬间,默默地捂住了脸。

    ——他一共选了六个甜甜圈,有两个已经私许终生黏在了一起,一个粘在了盖子上面,一个不知道怎么翻了身,还有一个上面的巧克力碎全部撒掉,只剩下最后一个浅粉色的草莓味甜甜圈幸存。

    ……糟透了。

    维奥莱特忍不住笑出声,看到蜘蛛侠的尴尬,她贴心地挡住嘴巴,只露出笑得弯弯的眼睛。

    彼得:“……”

    掩耳盗铃是没有用的!

    活力四射的小蜘蛛又有些沮丧。他觉得自己真是可怜又倒霉。每一次想在姑娘面前表现自己,最后都会变得搞笑起来,不管是蜘蛛侠还是彼得·帕克。

    不过维奥莱特不会这么想。

    她双手合十,用那双温柔的浅蓝色眼眸注视着蜘蛛侠:“谢谢我的蜘蛛侠啦。今天想听什么歌呢?前两天都是在弹曲子,今天可以唱歌哦。”

    小蜘蛛瞪大的眼睛被掩藏在护目镜下方。

    “诶?可以吗?”

    “当然。”

    可偶像小姐姐这么大方,彼得却迟疑了。

    作为一枚粉丝,他可以说是听过维奥莱特所有歌,三年的时间里,大概一共有三十五首由她演唱的歌曲,还有十几首她谱曲别人唱的。

    彼得喜欢每一首。

    这时候他又不能贪心地每一首都选择。

    这可是一道让蜘蛛侠都为难的选择题。

    然而小蜘蛛的迟疑可能是让维奥莱特想多了。她嘴巴抿紧,下唇与下巴之间形成了一道可爱的沟,唇角的小梨涡消失,蓝眼睛向下看,显得有些沮丧,楚楚可怜。

    “……你不喜欢吗?”

    彼得无法承担把喜欢的偶像惹哭这样残忍的事情。

    他脱口而出:“第一章专辑的<星火>。”

    维奥莱特一愣:“你喜欢这一首?”

    蜘蛛侠只能嗯了一声,不说话了。

    维奥莱特的歌大部分都是那种倾诉风格的音乐,难得几首与众不同,他提到的就是。

    这首歌,听出来的更多,是坚韧不拔,与勇往直前。

    哪怕是用音色轻快的小吉他,维奥莱特的演绎也是极为优秀。这首歌需要的感情更多,她唱完的时候,白皙的面颊因为激荡的情绪而泛红。

    而蜘蛛侠就坐在她的对面,专注地听着她唱歌。

    好像这是一场为他独办的小型演唱会。

    维奥莱特唱了三首,剩下的两首都没用小蜘蛛选择,而是她自己来。但看着蜘蛛侠的样子,应该还是很成功的。

    女孩儿放下乐器,扫了一眼桌面。

    今晚准备的点心,蜘蛛侠一样都没吃。

    维奥莱特眨眨眼,歪头好奇的样子可爱极了:“你不喜欢芒果吗?”

    “不、不是。”

    想到蜘蛛侠至今没有公开身份,女孩儿恍然大悟:“对哦,我去隔壁,过一会儿——”

    “……不用。”

    蜘蛛侠迟疑了几秒,在维奥莱特面前掀开了面罩。

    他的面罩依旧遮住了鼻子,只是露出了下巴跟嘴巴。

    女孩儿笑得更甜了,浅蓝色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专注地盯着蜘蛛侠看。

    彼得被她看得耳朵发烧,只好舀了一勺甜品塞到嘴巴里。然后在这种尴尬又奇怪的氛围里,强行快速吃掉了半份西米露,喝了一口芒果汁润润嗓子。

    盯着他的姑娘笑得可爱。

    她的小梨涡一直挂在脸上,甜蜜迷人。看了好一阵子,维奥莱特突然开口:“你胡子没有刮干净。”

    小蜘蛛:“……诶?!”

    女孩儿眉眼弯弯:“开玩笑的啦。”

    小蜘蛛:“……哦。”

    女孩儿撑着下巴,一直没有移开视线:“你原来,真的是人类啊。”

    蜘蛛侠给自己辩解:“我当然是人类。”

    “那……很辛苦吧。”

    想到自己经历过的那些,彼得心有戚戚:“还、还好。”

    “一定很危险,”女孩儿温柔的声线听起来有些低落,“以人类之躯,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独自一个人。”

    小蜘蛛被她说得,差一点钻到桌子下面。

    而那双浅蓝色的温柔眼眸凝视着他露出来的人类肌肤:“你为什么,要做超级英雄呢?”

    “啊?”

    “既然这么辛苦,这么危险……”女孩儿的眼睛中真的有些疑惑,“为什么,你还要去做这些事情?我被你救过,我感谢你,但我也希望你不要这么拼命。五年了,你一直在做超级英雄,做纽约义警,提供保护与帮助。”

    维奥莱特看着他,又好像隔着他,在看向别的什么人:“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值得吗?前两天的报纸还在说你,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你的存在是错误的。”

    温柔的声线这一连串话却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你就没有想过,不做了,退休……之类的?”

    蜘蛛侠突然笑了起来。

    面具露出嘴巴之后,他的声音已经不是隔着布料那样失真。

    他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挠了挠露出皮肤的脸颊:“不是的,维奥莱特。”

    “我是人类没错,我也不是普通的人类,呃……曾经是。

    “或许有时候,与众不同的人会发问,为什么是我。我已经问过了这个问题。

    “答案,大概只能是‘我就是我’这种的吧。

    “对我很重要的那个人告诉过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既然我拥有了这份能力,就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你知道的,我在尽自己所能,去做一些有用的事情,提供帮助,或者阻止犯罪救救人什么的,唔,有时候还会去救只猫。

    “因为我能。

    “既然我有了这样的能力,如果我不去做,那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会认为我是原因。你看,你说过我救了你。如果我不去做……你怎么办?”

    彼得尴尬地笑了两声,扯下了面罩重新戴好。

    他的手摆了摆:“……有些好笑,是吧。我总是想太多。”

    “不,”女孩儿笑得温柔,“很好。”

    她眨眨眼,眨去泛起的泪光:“你很好,蜘蛛侠,你是个英雄。”

    被正面这样夸奖,蜘蛛侠有点不好意思。

    他的眼睛打了个转,停留在那份可怜兮兮的甜甜圈上。

    小蜘蛛又沮丧了。

    他站起来:“谢谢招待,维奥莱特,我该走了。”

    他站在窗边,再扫了一眼桌上的甜甜圈,想要说的话全部憋回了嗓子里。

    还、还是走吧。

    小蜘蛛动作利索地攀上了窗台。

    他像往常一样,回头和维奥莱特告别,结果一转头,粉红色的甜甜圈已经被女孩儿捏在手里。

    她叹了口气,眉梢眼角却都是舒展开的笑意。

    小梨涡甜甜暖暖,维奥莱特看着蜘蛛侠,洁白的牙齿咬在甜甜圈上,扯下一个豁口。

    浅蓝色的眼眸凝视着他,一边嚼着甜点一边说话,有些口齿不清:“唔,味道不错。不过这么晚给女孩子带甜品……”

    她吞掉了嘴巴里草莓味的甜甜圈。

    女孩儿笑着,眼中映着僵在窗台的蜘蛛侠:“……我长胖的话,你负责吗?”

    小蜘蛛:“……”

    红色的身影咻的一下不见了。

    维奥莱特趴在窗台,看着灯火通明的纽约城,笑出了声。几秒之后,她敛去的笑意,轻声念了一句“晚安”。

    而被调戏的蜘蛛侠正吊女孩儿浅金色的脑袋上面,脑袋抵在蛛丝上。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