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章 进击的夏司命
    王雄、蓝田玉抵达夏若天灵堂外的时候。



    一众夏氏宗亲神色复杂的看向王雄。



    “呵,王雄,你东秦可是灭了他大荒啊,你就敢独自前来?这群夏氏宗亲对你可是恨之入骨,你就不怕出个意外?”蓝田玉看着王雄低声打趣道。



    “不是有你的吗?”王雄看了眼蓝田玉。



    “我?你也别指望我,我未必是夏司命对手!”蓝田玉淡淡道。



    王雄却是摇了摇头:“今天,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给夏若天送行的,带太多的人,并不合适!大荒已经成为历史,我想夏司命如此聪明之人,应该能看的出来,就算此刻对付我,对他也没有好处,再说,他未必能威胁到我!”



    “东皇,蓝仙子,灵堂在里面!”一个夏氏宗亲恭敬道。



    虽然一众夏氏宗亲对王雄恨之入骨,但,却没人敢表现出来,如今,这天下再无大荒,只剩下东秦了。



    王雄、蓝田玉跨入灵堂。



    灵堂之处,摆放着一口棺材,一众夏氏宗亲跪地哭灵之中。



    王雄二人对着棺材行了个礼,同时接过夏氏宗亲送来的香,给夏若天上了一炷香。



    “夏若天?可惜了!”蓝田玉微微一叹。



    夏若天当初在天剑城一战,蓝田玉虽然没看到,但,从贺剑之处了解,那时的夏若天,已经达至巅峰,整个白狂地洲,或许没人剑道能有他强了,可惜,最终居然自杀了。



    王雄也上了一炷香,却是眉头微皱。



    “夏司命何在?”王雄皱眉看向一个夏氏宗亲。



    “仙……、家主,家主心伤过度,重郁成疾,在房中休息,二位请随我来,在客厅休息片刻!家主很快出来招待二位!”那夏氏宗亲恭敬道。



    “心伤过度,重郁成疾?唉,当年,我还是将这夏司命看走眼了,想不到他也有在乎的人!”蓝田玉感叹道。



    而王雄却是瞳孔一缩。不对啊!



    若按照商恨先前的描述,这夏司命对夏若天,可谓是爱护至极,为了成全儿子,不惜牺牲自己啊,儿子葬礼,这最后一程,居然躲房里不出来?



    按照夏司命性格,就算吐血不止,也不会离开灵堂一步的啊。



    王雄猛地一回头,看向那口棺材。



    棺材盖是盖着的,这时候,不该棺盖开着,与世界最后告别吗?甚至,棺材之上,已经落了一层灰了。



    说明,这些天,这棺材都没动过,夏司命都没看过夏若天的尸身?没有最后的遗体告别?



    “怎么了?走啊!”蓝田玉好奇道。



    王雄陡然看向那夏氏宗亲:“夏若天的棺材盖,什么时候盖上的?”



    “啊?”那夏氏宗亲一愣。



    王雄也担心自己猜错了,在夏若天最后一程的葬礼,自己可不想破坏,但,夏司命此人的奸滑,让王雄忽然有了一种不安。



    “是家主盖上不知道!东皇,前面客厅请!”那夏氏宗亲皱了皱眉道。



    “怎么了?”蓝田玉好奇道。



    王雄脸色阴沉了下来。大殿之中的温度,忽然下降了一分。



    “东皇,你要干什么?”一众夏氏宗亲顿时脸色一变,惊叫道。



    “哗!”



    王雄一挥手,就看到那棺材的盖子忽然被掀开了。



    “王雄,你做什么!”一众夏氏宗亲顿时惊怒的吼叫着。



    可,吼叫了一下,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那口棺材。



    “空,空的?”蓝田玉脸色一变。



    “不好,不好,蓝田玉,你是真仙,速度比我快,带我回凌霄城,夏司命这是调虎离山!”王雄脸色一变。



    “什么?”蓝田玉脸色一变。



    “快啊!”王雄瞪眼道。



    蓝田玉拉着王雄,瞬间冲天而上,向着凌霄城而去。



    而灵堂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夏司命却并没有露面,只留下一群夏氏宗亲,一脸茫然的看着那空空如也的棺材。



    凌霄城!



    叶赫连江在虎族驻地,指点一众虎族修炼。



    忽然间,叶赫连江眉头微皱,扭头看向南方。



    “至尊,出什么事了?”巨光战帅好奇道。



    “古战场入口,遭到破坏了!”叶赫连江皱眉道。



    “什么?那不是虎祖下了封印吗?而且,现在也没到开启的时候啊!”巨光战帅惊讶道。



    “本尊就是感受到父亲封印气息的变动,才知道的,不对,这破坏的力道越来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