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九章 臆想症
    “阁下今日独自前来,不知何事?”王雄沉声道。

    “找你斗战剑法!”夏若天沉声道。

    夏若天和王雄的对话中,语气深沉,可下一刻,夏若天看向一旁一块大石之上,却露出柔和的目光。

    “他就是王雄!”夏若天温柔的对着那块大石笑道。

    远处,王雄正惊异于夏若天来挑战,可下一刻,看到夏若天对着一块大石头说话,那语气,好不温柔?

    王雄古怪的看向那块大石头,但,那大石头空空如也,根本不算什么啊,不,应该说是刚刚因为真神到来,强大的气势,从山体中崩下的一块普通石头啊。

    那石头怎么了?夏若天怎么看待那石头如此表情?

    石头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啊!

    别人看不到大石头上有东西,可夏若天却是能看到。

    夏若天痴痴的目光中,看到一名绝美女子,正巧笑兮兮的看着夏若天。

    那女子极为美丽,一双大大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手中抓着一个手帕的刺绣作品,正一针一线的刺绣之中。

    偶尔抬起头来看向夏若天,眼中尽是柔情。

    夏若天看着那女子,也是神色温柔。

    “夫君,你可要小心!”女子温柔的说道。

    “我会的,这世上,除了我爹,还有谁剑道能有我厉害?小幽,你不相信我?”夏若天温柔的笑道。

    “我相信夫君!”小幽温柔的一笑。

    夏若天也是心中顿时甜滋滋的一片,笑容越发灿烂。

    “我说过,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第一剑修的夫人!我会不断攀上高峰,哪怕为了你,我也会做到,小幽,你记住了,我挑战的每一个对手,都是为了你更多一份荣耀,我要全世界的女人都羡慕你,我要让你做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夏若天温柔道。

    “嗯!”小幽幸福的点了点头。

    “哎呦,嘶!”小幽忽然皱眉,却是刺绣的针戳到了自己的指头。

    “小幽!”夏若天焦急道。

    “我没事,夫君,你不用管我!”小幽再度恢复温柔的笑容。

    “嗯!”夏若天点了点头。

    温柔的看了看大石头上的妻子小幽,夏若天这才转头,抬头看向王雄,脸上的温柔已经不复存在,此刻有的,只是一股滔天战意。

    以夏若天为中心,一股剑意冲天,滚滚剑气环绕上空,撕碎了满天云朵。一股斗战之意,直冲远处王雄而去。

    四方,无数人都茫然的看着夏若天,同时也看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

    那大石头有什么?为什么我们什么也看不到?

    王雄也看不到,但,王雄忽然间一激灵,大概猜到了什么。

    当年,自己也有过这种经历。

    当年,帝君殒落,自己为帝君报仇的时候,思念成疾,形成了魔障,臆想着帝君还活着,臆想着帝君还站在面前,当年,自己就是当着‘帝君’的面,为‘帝君’杀光了仇家。

    眼前,夏若天也得了臆想症?

    夏若天看到的,只是脑海中的回忆,他最思念、最放不下的那段回忆?

    小幽?那个夏若天已经死去了的妻子?夏若天爱她如此深刻?

    “王雄!出剑!”夏若天再度一声高喝。

    一声大喝,一股强大的剑气直冲凌霄城结界。

    “轰!”

    凌霄城结界轰然一声巨响,瞬间爆炸而开。

    “啊!”

    无数百姓顿时一片惊呼,露出惊恐之色。

    “夏若天,你为何选孤?”王雄沉声道。

    夏若天得了臆想症?你得臆想症就得臆想症吧,你来我这里闹什么事啊。王雄一阵郁闷。

    夏若天盯着王雄:“朕斗战四方,你是唯一一个,在剑道与朕战成平手之人!朕答应了一个人,要成为第一剑修,那必须要斗败你!”

    因为一个对小幽的承诺,夏若天才来的?

    王雄一阵郁闷,而其他人不懂啊,只听夏若天说,王雄和夏若天斗剑,斗了个平手?

    东方国官员看向王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特别玄虚三天仙,三天仙一脸活见鬼的样子。大王剑道,如此凶猛?

    在三大天仙眼里,那夏若天,基本等同白狂地洲天下第一剑仙了,恐怖的剑道,刚才只是一股剑气,就破了凌霄城大阵,这是何等霸道的剑道?

    可夏若天几个意思?大王能和他斗个平手?平手?

    遥远处,离刃、坎刃两大真神也瞬间张大了嘴巴。

    “不,不可能吧?”坎刃茫然道。

    “若换个人,肯定是个笑话,可,那是夏若天啊,他怎么……!”离刃也茫然道。

    刚才,两大真神还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特别坎刃,坎刃可是看在大护法面子,才放王雄一马的。

    在坎刃眼里,王雄除了调动天道威力强一些,其它?根本就是笑话,至于调动天道,整个白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