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悚游戏的角色都暗恋我 > 正文 第57章 今天江总被抱♂哭了么(10)
    模样英俊的西方男人, 不断地亲吻着椅背之上黑发青年的脖子。

    “叫出我的名字吧我想听。”

    江以霖能感觉到男人的头慢慢上移,似乎又找到了新的目标,开始在他的耳垂附近移动着, 却又不往下滑, 反而是有几分浅尝辄止的味道。

    江以霖感觉到小巧的耳垂处传来细细密密的痒意,让他不由轻轻地闭了闭眼睛。

    就像是光怪陆离的德古拉背景的画面,在他的面前缓缓展开。

    教父大人感觉到青年的沉默,又亲吻着江以霖的鼻尖, 说道, “怎么不说话了,嗯”

    已然将眼睛闭上的黑发青年,神情有一些冷漠,他的眼睛微阖,露出了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就像是圣经里被笼罩于光圈的圣子。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表现的越是默然,越让人兴奋,让人忍不住看到那一张冷静的面容之下所应该有的人世的情感。

    教父大人看着他这个样子, 又忍不住的凑近了他,双手紧紧的拥抱住了黑发青年,不断地吻着他的眼皮, 似乎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 让江以霖睁开眼睛。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的孩子。”

    江以霖慢慢地侧了侧头, 躲避着男人的头发,斜着眼看着教父。

    黑发青年的眼眸本来就是微微向上飞斜的,当他斜着眼睛看人的时候,就带了几分似有似无的魅惑。

    即使在那黑白分明的眼珠之中,不带任何的神色,也极其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只是觉得很可笑恶魔先生。”

    “窥视别人的记忆,伪装成其他人的样子,很有意思么”

    江以霖用手掌挡住男人的脸,不让他再凑近亲近自己,那慵懒的神情之中,带着一丝厌烦。

    “哦”

    靠在他身上的冷棕发色男人,露出了几分玩味的笑容。

    他缓缓起身,往后退了几步,又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魔鬼变成了少女维拉的样子。

    那高高的马尾,从她的右侧脑袋上垂下,身子也缩小了些许,和上一个副本中的模样完全相同。

    少女轻轻地哼了一声,她笑了笑,那张娇俏的脸庞上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你觉得没有意思,我觉得还是挺有趣的呀。”恶魔的声音带着几分明晃晃的天真,然而江以霖知道,这一切都是恶魔的伪装。

    他大概推测出来了,小面团之所以在那个位置上那么失态,应该就是被这只恶魔所幻化出来的幻觉诱惑到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江以霖心中的想法,sc738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在担心现实里被你抱在怀里的那一只收容物”

    “其实我和它也曾经见过,它还是挺有几分本事的”

    “因为下一个房间的那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对它感到有几分头疼呢。”

    下一个房间的生物

    江以霖皱了皱眉头。

    他有注意到,这个给人的感觉极其优雅镇定的恶魔,在说到在一个房间的收容物的时候,那原本戏谑的语气,也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谨慎。

    这些说明了下一个房间的生物可能更不好惹。

    恶魔先生顶着维拉的壳子,继续说道,“sc999,本来就是有着几分像是小孩子一般的性子,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它的确很难对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的天真让它没有弱点,正是因为它像孩童一样,所以它也没有什么欲望作为羁绊。”

    “何况那种强制性的,用自己的触手黏着别人,引人发笑的本事,的确很让人感到厌烦呢。”

    “但是”

    恶魔说着,指了指江以霖,它的嘴角轻轻勾起。

    “但是它遇到了你,所以它变了。”

    “它有了渴求的对象,也正因如此,有了弱点,才让我可以如此轻易的制服它。”

    “事实上,要不是它的性格比较乖顺,比较容易被人类收服,没有什么反抗心理,它也不会被那么容易得被那些碳基生物划分成safe等级了”

    江以霖听着恶魔清脆脆的声音,伸出手,猛地将那顶着少女外衣的魔鬼一把推开,神情里带着几分冷凝。

    他说道,“既然被我看破了这一切也就不要再顶着别人的壳子了吧。”

    “在这种幻境之中,表现出这种惺惺作态的样子,让我觉得很不好受。”

    被推开的恶魔挑了挑眉头,突然笑了笑道,“你不用感觉到如此的不屑,我现在的幻境也只是通过你的记忆构建的。”

    “你不喜欢,那要不换一个样子”

    恶魔说着,变成了一个金发男人的形象,男人穿着一身保安制服,将他那被精心锻炼过的身体勾勒了出来。

    这赫然是第一个世界里文森特的模样。

    在这个被他扭曲了的房间之中,还有着一具沙发,恶魔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之上,挑着眉头看着江以霖,说道,“就让我们言归正传。”

    “实话实说,你的第一个请求,我并不能完全答应,所以,请你换一个吧。”

    换一个请求吗

    黑发青年皱了皱眉头。

    他也知道要实现第一个请求的可能性并不大,否则如果真的可以驱逐系统,索求被实现了的话,那么,他被系统强制性要求进入这些游戏副本的行为也就失去了意义,相当于他可以恢复自由身的身份了。

    江以霖早有准备,直接把自己预先想好的第二个请求说了出来,“既然你能够看到我过去的记忆来进行模仿那么你能不能恢复我的记忆”

    这个问题,其实也在尝试几分打系统的擦边球。

    黑发青年也算是进一步的做了一个试探。

    恶魔听了这个问题之后,沉凝了些许,露出了一个有些玩味的笑容,问道,“你说的是哪一段记忆”

    “是你在另一个时空,以另外一个时空的身份存活着的记忆,还是在这个世界里所应有的记忆”

    江以霖舔了舔唇。

    果然,不出他所料。

    他知道恶魔所的第一句话,是指他原先在现实生活中的记忆。

    第二句话,指的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中以收容物的身份存在的记忆。换句话说,就是自己在sc基金会的副本中所扮演的角色的过往。

    同时,也是破解这个副本的关键。

    如果说和这个恶魔通过做交易,就能够完成第二个请求的话,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这等于是让它直接把自己送予了世界观破解度百分之百的成就,江以霖就能得知自己这个身体的一切真实身份,那么也就不用再有后续的探索了他只要在下一个房间存活就能够脱离这个副本了。

    真的会有如此简单吗

    江以霖眯起了眼睛。

    系统也会给他这么一个漏洞吗

    想到这里,黑发青年问道,“如果我两个都想知道,那么代价是什么”

    恶魔的嘴角微微弯起,露出了一丝无奈的微笑,“如果你想我完成你的第一个请求的话,相应的代价还是你本人。”

    “而你如果你想实现第二个请求的话”

    恶魔化身的人又向江以霖走来,微微垂下了头,那双湛蓝的眼珠,就算是埋藏着看似平静的深海,“我想说的是这个代价不能称之为代价,因为,那本来就是你来到这几个房间的最终目的。”

    “只要你恢复了记忆,你就自然能够得知,所谓的代价是什么。”

    他伸手将江以霖鬓角的头发轻轻地向旁边捋开,爱怜地吻了吻黑发青年的侧颜。

    “看在你刚刚没有拒绝我,在你脖颈处留下的吻痕的份上,我可以给你讲一个小故事。”

    “你可以认为它和你的过往,你的记忆,你从前被sc基金会收容进来的事情有关,也可以认为我只是讲了个故事我在撒谎。”

    系统的声音此刻在江林的脑海中响起。

    叮叮

    检测检测

    sc738对你的好感度达到了60,然而由于其欺诈者的本性,信息存疑度较高,请做好准备

    “你知道吗”

    模样英俊的金发男人,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道,“你不好奇下一个房间的收容物是什么吗”

    恶魔自顾自地说道,“那个生物被sc基金会编码为sc682,并且碳基生命体给它取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名字不灭孽蜥。”

    “当然,那一位存在是非常不喜欢这个名字的,不过,对于它而言,所有的人类都如同小虫子一般。”

    “你会在意虫子怎么给你取绰号吗当然不介意。”

    “然而,正如名字所称呼的那样,不灭孽蜥,所谓的不灭,正说明了它的永恒。”

    “它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再生能力,即使你成功伤害了它,它会根据你在它身上找出的弱点,不断地完善自己,加以进化。”

    “说的简单一点,人类对它越有敌意,它的自我完善能力就越发强大它也就越趋于完美。”

    江以霖默默的倾听者从它口中说出的所有信息,开始在脑海内整合。

    恶魔继续说道,“在人类世界所诞生的这个sc基金会,对于这些拥有着极其强大破坏力的收容项目,由于无法掌控,无法利用,都存有着毁灭的心思。”

    “他们想出了无数方法,来对付最为危险的那位,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

    “许久之后他们终于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恶魔摩挲着江以霖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微笑着说道,“曾经sc基金会的创始人,坐在了你目前所坐的这一把交椅上,向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他要找到一个途径,能够在保护整个地球不受到大范围损伤的前提下,杀死s c682,然而sc682本身也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我并没有能找到一个全然合理的途径,而且这个代价他也付不起。”

    “过了几日之后他离开了。”

    恶魔的声音越发低沉,他的语气就轻柔,就像是醇香的酒,似乎在引人沉醉其中。

    脑海中无数的思绪串联在一起,江以霖突然把这些和自己这具身体所有的能力联系在了一起。

    在保护整个地球不受到大范围损伤的前提下杀死sc682

    江以霖在更深处的意识之中,对系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那个被称之为最为恐怖的收容物的特征,是能够不断地完善自己身上的缺点,而自己这具身体的能力是能够不断的学习其他收容物的特征,并且也发展出相似的能力对它们进行攻击。”

    “从这个方面来看,似乎自己和sc682的能力是相互克制的何况sc682是来自于异世界的生物,而我也是被系统你引导着进入了这个sc基金会的副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

    也就是说

    江以霖的思绪转得飞快,黑发青年的双手交叠在一起,那双黑眸带着一种深邃的沉淀,就宛如洗涤过后的夜空。

    他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有人付出了那个sc基金会创始人付不起代价在恶魔座位上也提出了相同的请求即找到一个能够毁灭sc682的方法。”

    “那个人,恐怕就是你吧,系统。”

    “而sc738中的恶魔所想出的克制sc682的方法是让上帝再创造一个新的收容物,如果这个奇妙的世界,有上帝的话。”

    “它必须拥有着能够克制sc682的所有能力。”

    “那个收容物,指的就是我,对吗”

    系统没有出声。

    而在江以霖的对面,来自深渊的恶魔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她慢慢的走到了黑发青年的右侧,把那属于文森特的外壳褪下,露出了自己原有的样子。

    黑发红眸,斯文俊秀的外表,苍白到极点的面容,燕尾服款的黑色西装,四肢比例极为协调。

    如果忽略那比起人类更为邪气的笑容来看,他更是像是一个模样极其俊美的人族青年。

    恶魔单膝跪在地上,在江以霖白皙的手指上吹了口气,就像是想要为那秀气的指尖染上樱花花瓣的色泽。

    它轻轻地抬头,对着江以霖的指尖吻了吻,眼神魅惑。

    “这只是一个故事,不是吗”

    说完了这句话后,恶魔站起身,轻轻地舔弄着江以霖的耳珠,在他的耳畔边说出了一个称呼。

    而这个称呼,让本来表情冷淡的黑发青年,睁了睁眼睛。

    原来如此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

    叮叮

    检测检测

    世界观探索度80

    在屏幕的另一端,关于江以霖的数据重新被更新了。

    尽管sc基金会的所有人员都看不见江以霖和恶魔的对话,那是存在于黑发青年的精神世界里面的。

    他们只能看见那个模样俊美的东方青年,左手抱着项目sc999,就这样躺在了椅子之中。

    项目名称sc6782,江以霖。

    能力猜测全然的学习能力以及进化能力。

    直到屏幕之中的黑发青年,在恶魔座椅上睁开了眼睛,缓缓地站起了身子,神情淡然,直直地走向下一个房间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把目光看向了他。

    下一个房间就是收容着最后一个keter级别的项目,也是最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收容物。

    “果然是他么”

    在屏幕之外的男人,把玩着自己手中的戒指那象征着sc基金会最高权利的戒指。

    他不由想起了在前几天,自己不甘心地重新坐在了恶魔的座椅上,又提出了那个相同的请求。

    恶魔笑吟吟地告诉他

    “你所要实现的那个请求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